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蛊夫 > 大结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好大的口气!一并解决我?那得看看你成不成得了活蛊人先。”樊万从背后伸出来的蛊藤,猛地朝樊桃红袭过去。

    蛊藤一条条的在半空中围过去的时候,就像是他的黑色触角一样。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在迅速的萎缩。樊桃红见他这样,单只眼睛一眯,举起双手朝他的方向抓过去,大概也是想用蛊藤缠他。但是,她手往前伸了好一会,也没有蛊藤起来朝樊万伸过去,她不禁诧异的往坑中的蛊藤看去,却发现蛊藤一根根从她的腰部断离!

    “这……这是怎么回事?呃……”她惊愕的话还没说完,樊万的蛊藤就一下将她紧紧包裹住了,使她一句话都发不出来。

    樊万用蛊藤包住她没多会,樊桃红上半身开始一点点萎缩,而樊万的身体却越来越饱满。我们看的呆了,都一言不发。但樊万却用蛊藤将樊桃红拉到自己身边,双手掐着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的说道:“活蛊人之所以能长生不老,只不过是靠蛊藤吸收他动植物……甚至人的性命而已。成为了活蛊人,便没有了情爱,时间久了,连心都没有!还有,你以为活蛊术能让你长生不老,就可以让死者真的活过来吗?如果真能如此,我又怎么会不将我的爱妻复活呢?”

    “不可能……呃……陈碧落都可以靠着……靠着活蛊术复活,我……”

    樊万摇摇头,打断樊桃红的话,“不一样,陈碧落当时蛊藤已经长在她身体里,她就是死了,立马也能靠蛊藤重生。可我的爱妻,和你的连生哥一样,死时身上并无蛊藤,我们根本无法让他们复活。生死不可逆,别痴心妄想了。”

    樊万说到这,身上的皮肤越来越光泽,从佝偻不堪的老头模样,慢慢变成了帅气的年青人。这看得我们都惊奇不已。

    “我……我马上就要成为活蛊人,不会死的……不会……”樊桃红估计看到樊万变年轻,知道是吸走了她身上的养分,所以,干枯发皱的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

    “难道你还没发现吗?你是变不了活蛊人的……”樊万朝她皱着眉说道。

    樊桃红脸上露出不相信的表情,“不……不可能,我的蛊藤已经在吸樊守的蛊胎血,成为活蛊人只在一瞬间,到时候,我就可以反吸你这个老东西的……养分……”

    樊万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摇了摇头,似乎对她这种执迷不悟的性格很无奈。

    樊万没说话,汪洋突然开口,“樊桃红你仔细看看你的身下!”

    汪洋这话一出,我也和樊桃红一样,看向她的身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了我一跳。樊桃红身下的蛊藤居然都一个个断离了,并且好多化成一滩水。而就在这时,我看到这潭黑水中,突然伸出一只手来。

    那只手即使沾满了黑色的污水,我还是认了出来,心狂跳不已,难道……

    “啊!这……这不可能!”樊桃红见到这情形,伸手想一把打开樊万的胳膊,可是,当她的手碰到樊万的胳膊时,居然就被他胳膊上迅速长出来的蛊藤给缠住了,让她挣脱不了,并且,那只手臂在快速的萎缩,让她惊恐万分。

    与此同时,汪洋和杰南看到樊守伸出来的手,都走过去,汪洋一把拉住他的手,将他给拽了起来。

    拽起来之后,只见樊守猛地抹了一下脸上的污渍,就深呼吸起来,“憋……快特么的憋死我了!”

    “守哥!”我见到他好端端的,再也顾不得激动的心情,就要跑过去。

    “云凯快拉住她。”樊守这时也朝我这边看过来,见我要跳下来,忙吩咐一旁的郑云凯拉住我。

    郑云凯也反应速度,一下把我胳膊给拉住了,劝我不要下去,说下面太脏之类的话。

    樊守见我被拉住,舒了口气的,“碧落,我没事你放心。”

    “刚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明明看到汪洋把你……”后面的话我不忍心说了,因为想到那幅画面,我就心痛难耐。

    樊守这会已经在汪洋和杰南的帮助下,起身了,刚要回答我。樊万扭头朝他催促道:“你们快点上去,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

    樊守他们朝他那边看了一眼,樊万却收回了目光,盯着还处于震惊中的樊桃红。

    见状,樊守他们也就赶紧来到了通道的入口处,我和郑云凯赶紧将他们拉上来,樊守一上来,二话没说,就一把将我紧紧抱在怀里,“刚才吓到你了吧?”

    他身上全被那黑色的污水浸湿了,黏糊糊的,还有股腥臭味,可我一点都不在乎,将脸紧贴在他结实的胸膛处,放声大哭起来,“呜呜,守哥……我真的是被吓到了,你如果有事,我和守白守玉怎么办?你真的太坏了,每次做危险的事情时,都瞒着我!讨厌,太讨厌了。”

    说到气的地方,我狠狠的朝他胸口捶了两下。

    “是的,是的,我太坏了,也真讨厌,总是惹老婆生气,回家随你怎么罚我。不过刚才的事情我要解释一下,我刚才事先给汪洋了一个眼色,所以,他拿刀割我喉咙的时候,是用的刀背。没想到樊桃红却相信了。”樊守却抓住我捶打他胸口的手,送到唇边亲了一口。

    被他亲了一口,所有的怒气和担忧的心情都一扫而空,抬头看向他,正对上他含情的眸,一时间有些失神,“估计,她没想到你们两个死对头会突然合作。”

    话末,我扫了一眼汪洋。

    不但是樊桃红没想到,我也没想到。看来,汪洋真的变好了。

    汪洋正好也在看向我,四目相对了一会,我朝他笑了笑。他愣了一下,随后也回应的笑了笑,就转过头看向樊万那边了。

    而我,随后紧紧回抱着樊守,太好了,我的老公还活着,我和他还能这样互相抱着彼此,这一刻我才彻底的明白,这才是真正的幸福。

    “咳咳,哥,你们差不多行了。这樊桃红还没解决呢。”一旁的郑云凯轻咳了一声,提醒道。

    这才让我尴尬的低下了头,松开他。

    樊守见状,不悦的朝郑云凯道:“就你话多。樊万可是真正的活蛊人,对付樊桃红,那不是绰绰有余嘛。”

    他这话将我们的注意力都拉到樊万和樊桃红对战那边,只见樊桃红已经身体枯的成了干尸骷髅模样了,唯一的区别是她的头发上还有一些长发而已。

    樊万估计见差不多了,就松开了搭在她肩膀上的手。他这手一松开,樊桃红就瘫倒下去,嘴里发出虚弱的模糊声音来,“我计划的……这么……这么缜密……为什么到头来,还是不成功……为什么……”

    “邪不胜正!”这句话不是樊万说的,而是搂着我的樊守大声朝那边吼的。

    他这句话落音时,樊桃红的身子落进了黑色的污水中。

    随着她的倒下,周围突然变的好安静,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只是我们的一场幻觉。

    “万先生,你上来吧,刚才我放的化蛊水有点多,你再不走,恐怕你的蛊藤也会遭受腐蚀的。”樊守松开我,走到通道边缘,单膝跪地的朝樊万那边伸手。

    樊万回过神,从樊桃红那边收回目光,转头看向他,看了一会,笑了笑道:“如果世界上没有活蛊术,没有活蛊人,或许,不会死这么多的人。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控制不了别人窥探活蛊术,可现在我终于知道,我控制不住别人,但能控制我自己。”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话说到这,他顿了顿,然后环视了在场每个人,变得年轻帅气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轻松的笑容来,“蛊术本无邪,只是一些用蛊之人的心邪罢了。樊守,汪洋,你们是好巫蛊师。今后,除非善意,否则,不要用蛊。”

    樊守和汪洋闻言,互相看了一眼,然后都朝他点点头。

    樊万在这时,突然闭上眼睛,嘴里发出好多种唤蛊声,顿时,天上飞来好多的蛊物,随后是围墙外面也爬来好多的爬行蛊物,而这些蛊物一窝蜂的朝他身上围过去。在蛊物一层层围上他的时候,他用一根蛊藤不知道从哪卷起一玻璃瓶装的透明液体送到嘴边,然后咕咚咕咚的喝了。喝完,又用蛊藤将自己和那些蛊物都包裹起来,慢慢下沉到污水潭中……

    “万先生!”

    “……”

    我们见状,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异口同声的呼喊了一句,可他最后留给我们的回应,只是那蛊藤球中,发出的各种蛊物的惨叫声。

    慢慢的,这些惨叫声,随着蛊藤球沉到潭底后,消失了。之后,蛊潭水位升了起来,里面的水稠度更浓,颜色更深。

    “他刚才喝了化蛊水吗?”我心里明明有答案,可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声。

    樊守深叹口气,站起身,走过来搂着我,看着浓黑的潭水,伤感道:“应该是。活蛊人……他死了。”

    “他早就抱着和樊桃红同归于尽的想法,这样的结局,也在意料之中。”汪洋这时也走了过来,看了我和樊守好一会之后,才又道,“樊守,碧落,有一句话,我早该对你们说的,现在,乘着我还有机会,就说出来吧。”

    话末,汪洋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脸上,眸中神色复杂。

    “什么话?”樊守见状,将我紧紧搂到身边,警惕的瞪着他,“别又想挑拨。”

    汪洋闻言,儒雅的笑了笑,“你想多了。我是想对你们说……祝你们幸福美满。”

    我们没想到他会说出这句话,都惊讶的看向他。

    可他在我们发愣的时候,转身离开了。

    我们的目光追随了他的背影好一会,才被郑云凯的声音拉回来,“哥,你快看,那水面上鼓出的气泡里,是不是有一朵花啊?”

    闻言,我们忙将目光移到潭面上去,果然看到潭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鼓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气泡,气泡中有朵血红色的像是睡莲的花在缓慢开放。

    我们都很好奇,最后是樊守吩咐杰南,用他的弩箭去勾上来,结果,杰南听岔了,直接放箭设向那气泡中的花,顿时,花被箭射中,连气泡一起炸开。

    在花炸开的一瞬间,一只血红色的蜻蜓冲出来,围绕水面飞了起来。

    杰南见状,还要举弩去设,结果被樊守一把拦住了,用英文告诉他放走血色蜻蜓。

    我目光跟随那蜻蜓飞了一圈,眼前渐渐浮现出樊万的脸庞来,不禁一笑,“这蜻蜓不会是万先生化的吧?”

    真心希望这蜻蜓就是樊万,那样,他就可以自由自在的想飞到哪,就飞到哪了。再没有什么束缚。

    樊守他们没有反驳,却都将目光落在蜻蜓的身上,随着它越飞越远……

    ——————

    一年后,我们一家处理完南城的事宜,就回到了大樊村。当然,一家人中包括杰南和丫丫。本以为,大樊村的村民都不在村上,而是经过上次樊守的假意警告,他们四处躲藏起来了。却没想到,我们前脚刚跨进村子,后脚樊石头就领着大樊村村民出现在我们面前,用大樊村对蛊公的礼节跪地行礼。把我们都弄愣了。

    最后询问才知,是汪洋事后找到樊石头,把樊守放他们的事实说出来,他和大樊村村民解释了,大伙都对误会樊守感到愧疚不已。之后,回到大樊村,重新休整房屋,等待我们有一天回来。

    而最可贵的是,大樊村现在不止只有大樊村村民,还有几个马山寨的人,大家摒弃前嫌,其乐融融的住在一起,远离都市的喧嚣,在这里过着平淡却幸福的小日子。

    晚上,大樊村举行了篝火晚会,坐在火堆边,我靠在樊守的腿上,看着满天的星星,听着村民们的欢歌笑语,只觉得无比幸福。

    “老婆,我觉得村子里没个村医很不方便。不如下次回南城,把汪洋和美美带回来?”樊守突然问我。

    汪洋一年前去自首,结果没人肯相信他的话,反被劝回去,他只好继续呆在南城医院救死扶伤。后来因为身体的蛇蛊未除,越来越虚弱,不能长时间劳累,就辞职在家了。

    我们回大樊村之前,他还让美美过来和我们道别,听美美话里话外的意思,汪洋其实也想回大樊村,但怕樊守误会吃醋。

    所以,现在我听到樊守这话,心里暖暖的,“随你。”

    “还有,我觉得咱家后面的山上可以栽点桃树……”

    “随你。”

    “另外,我明天还得让杰南和守白守玉去山上砍些竹子,让马山寨那几个家伙编一些竹排,去河里,这样不是洪水时,我们还可以划竹排欣赏景色。”

    “好。”

    “还有,我今晚打算一整宿都要你。”

    “好……”

    他突然将我打横抱起,我吓了一跳,猛地反应过来,忙惊羞的拍打他结实的胸膛,“不……我刚没听清,不好……你这个坏蛋!”

    “自己同意的,不许反悔。我想想,先用哪个姿势好呢……”

    “……”

    (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