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唐枫秦语嫣 > 第84章 你就是懦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说着话,段昆就打开了门,出了房间,然后关上了门。

    胡先生看着唐枫,道:“唐枫,我只想知道,是谁把机密泄露了给你?”

    “你叫我什么?”

    唐枫目光一冷,看向了胡先生。

    胡先生身子猛然一紧,当唐枫的眸光锁定他的时候,他就像是被猛兽盯住了一般。

    “你只不过是唐家的弃子而已,再也不是唐家的三少了,我叫你唐枫,难道有问题吗?”胡先生一副鄙夷的说道。

    “也是,我早已不是唐家的少爷,你应该叫我的名字的,这个没什么问题,至于你问我是谁把你们的设计告诉了我,你觉得我会跟你说吗?”唐枫讥笑道。

    “说的也是,我太低估你了。”胡先生道。

    “呵呵,不管是你,还是你的主子,你们都很低估我。”唐枫嗤笑了一声道。

    胡先生沉默,看来他是对唐枫的这句话表示赞同。

    “胡越,你帮助你的主子对付我,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但你却做错了一件天大的事。”唐枫的目光看着胡先生道。

    “什么事?”胡越反问道。

    “你不该去设计害我的老婆。”唐枫说着这话的时候,眼神里已经闪烁了一片冷冷的杀意。

    胡越看到唐枫这裹挟着杀意的眼睛,也是身子不自禁抖了一下,他知道,既然事情已经暴露,他的下场会很惨。

    “所以,你该死!”

    唐枫看着胡越,接着道。

    胡越的身子再次一震,瞳孔也是收缩了起来。

    接着,唐枫便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朝着胡越走去。

    他的面色十分平静,但他的眸子却是含着慑人的冷意。

    胡越看唐枫一步一步的朝着自己走来,他的身体也是紧绷成了一片。

    起初,他那还算坚定的眼神,伴随着唐枫不断的靠近他,而变得惶恐了起来。

    终于,他承受不了唐枫那震慑人心的压力,“扑通”一声跪在了唐枫的面前,说道:“三少,我错了!”

    “你不该这么叫我,诚如你所说,我是唐家的弃子而已,你应该叫我的名字。既然知道错了,那就要承担错误的后果。”

    唐枫平静的说完这话,便猛的一拳打在了胡越的脸上……

    胡越惨嚎一声,便被唐枫一拳打翻了出去,接着,唐枫便冲了过去,对着胡越拳打脚踢起来。

    ……

    站在门外,抽着红塔山的段昆,吐着烟圈,听着房间里传来的阵阵哀嚎声,眼神里却是闪烁着异色。

    阿彪从楼梯走了过来,问道:“唐先生在里面收拾那个设计害的秦小姐的人吗?”

    “没错。”段昆点点头,说道。

    “像秦语兰他们,都是由我们帮他收拾的,而对这个胡越,他自己亲自来,可见,他已经愤怒到了何等地步?”阿彪感慨的说道。

    “是的,他很生气。”段昆点点头道。

    “昆爷,唐先生不会把那个家伙给生生打死吧?”阿彪问道。

    “应该不会。”段昆道。

    阿彪点点头,没再说什么了。

    房间里的哀嚎声越来越低了,到了最后,就没了声息。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的模样,房门打开了,唐枫从里面出来了,他的拳头上都是血,他的脸上也有血。

    看到唐枫的模样,这让段昆想到了唐枫那晚救自己的恐怖身手。

    “打死了?”段昆看着唐枫问道。

    “没有。”唐枫摇摇头,然后说道:“段昆,这次谢谢你的帮忙了,我先回家了。”

    “你这是什么话,咱们是什么关系,这是我应该做的。”段昆笑道。

    唐枫对着阿彪点了点头,然后就下楼梯径直离去了。

    等唐枫一走,段昆和阿彪急忙走进了房间,去看那个胡越,当他们看到胡越的时候,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因为此时的胡越,已经如同一滩烂泥了,就算还活着,只怕也会成为一个植物人了吧?

    段昆和阿彪的后背,都是不自禁生出了一丝寒意,那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青年,竟然是如此的“狠辣”?

    ……

    离开了那栋小楼,唐枫找到了一家公厕,然后把手上和脸上的血洗了洗。

    洗完了手和脸,唐枫却才回家。

    这栋小楼,距离他家的小区并不远,这也是段昆把那个家伙送到这里来的原因。

    唐枫朝着小区走去,心头却是暗暗道:“我的好奶奶,这只是对你的一点警告,如果你再逼我,我不但会毁了唐家,也会亲自毁了你!”

    到了小区门口,唐枫去了附近的一个小菜市场,买了一些菜回去。

    他之所以能出来,就是借着买菜的机会。

    当他买好了菜回到家之时,就看到胡艳琴正在眉飞色舞的跟秦语嫣说道:“语嫣,你不知道,我和你爸去医院看了秦语兰那个小女人了,那个小女人果然疯了,坐在那里,就跟个傻子一样,这真是报应啊。”

    秦语嫣听着胡艳琴讲这些东西,俏脸古怪,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胡艳琴见女儿一点兴趣也不感,也觉得没意思,她转头一看到唐枫提着菜回来,就大骂道:“唐枫,你个窝囊废去哪了?现在没有我的批准,谁让你随便离开家的?”

    “妈,你别说唐枫了,我让他去买菜的。”秦语嫣说了一句。

    “一个废物,除了买菜做饭,洗衣拖地,你还会什么?我养你这种窝囊废,有什么用?”胡艳琴瞪着唐枫,一副愤怒的说道。

    唐枫一言不发,只是目光冷冷的看着胡艳琴,他教训了胡越之后,心头还憋着一肚子气呢,现在这个女人又再挑战他的内心底线,这让他的怒火蹭蹭往上升,他真的很想给这个女人一点颜色看看。

    “你看我干什么?这都几点了?你还不去做饭?滚去做饭去!”胡艳琴唾沫星子乱溅,啐了一口唐枫,道。

    “哎……”

    唐枫压制了自己内心的火苗,叹息了一声,他最终还是没有教训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再垃圾,也是秦语嫣的母亲啊,不看僧面看佛面,也得给秦语嫣的一点面子不是?

    “好的,妈,我去做饭。”

    唐枫只能应了一声,然后朝着厨房走去了。

    “真是个窝囊废,我本来心情好好的,一看这个废物,我的气4be3170f就不打一处来!”胡艳琴骂骂咧咧的一句。

    秦语嫣看着自己母亲,对唐枫不依不饶的,也是无奈叹息。

    谁让唐枫确实太怂包了呢,让她也很无奈。

    ……

    这是医院的一个病房,秦志龙坐在了病床之旁,目光看着眼前遍体鳞伤的秦志虎,眼神里充满了关切,说道:“志虎,你跟我说,你和你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志龙告别了二叔二婶之后,就找到了秦志虎,他知道,秦志虎一定知道内情,所以,他要从秦志虎的嘴里得到一些消息。

    秦志虎脸上都是伤,表情麻木,如同雕塑。

    “志虎,你听到我的话了没有?难道你连大哥都不说吗?只要你告诉我,我想办法为你和你姐报仇!”秦志龙一本正经的说道。

    秦志虎依旧是表情麻木,并没有理睬秦志龙的话。

    秦志龙有些生气了,他摇摇头道:“好,志虎,你不愿意跟我说,那就算了!你的姐姐被男人强了,而你也被人打成了这样,你竟然连个屁也不敢放,在我的眼里,你就是个懦夫!彻头彻尾的懦夫!”

    说完这话,秦志龙站了起来,然后就朝着病房之外走去。

    可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秦志虎忽然开口了:“我不能跟你说,我若是跟你说了,我会死!”

    听到秦志虎的话,秦志龙的脚步凝住了,他的脸上露出了一片疑惑之色,转过身子,看着秦志虎道:“你说什么?你会死?告诉我,到底是谁干的?我们秦家虽然在这宁城不敢说有多强,但若是别人想要在我们秦家的头上拉屎,也不可能!”

    秦志虎那麻木的脸庞看向了秦志龙,道:“大哥,我真的不能跟你说,你也不要尝试去报复了,我们斗不过他们的,跟他们斗,我们只有死路一条。”

    “那他们到底是什么人?难道是冷家?”秦志龙脸上惊疑不定的反问道。

    “呵呵,冷家?冷家敢吗?”秦志虎冷笑了起来。

    “不是冷家,到底是谁?”秦志龙继续逼问道。

    “大哥,请你不要再问了!好不好,请你不要再戳我的疮疤了。”秦志虎怒吼道。

    “志虎,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是你大哥,你出了事,奶奶都心疼死了,发誓要为你报仇,你现在不给我说,我怎么为你报仇啊?”秦志龙叫道。

    “报仇,我说过,咱们根本斗不过他,报个屁的仇,你是想把我和我姐往死里害吗?”秦志虎怒声道。

    “秦志虎,你就是个懦夫!”秦志龙看着秦志虎,怒声道。

    “呵呵,我是懦夫?那好,那我告诉你,把我和我姐变成这样的是谁。”秦志虎说道。

    “是谁?”秦志龙忙问。

    “是段昆。”秦志虎说出了三个字。

    “段昆?”秦志龙咀嚼了一下这个名字,旋即,脸色大变,声音支吾道:“你说是段……段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