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渡劫一万年 > 074章:坠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墟云山除了执天俞,其他人根本入不了我的眼,说,你想怎么个死法?”

    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在记忆深处,仿佛炸裂一般。

    “是他,沧澜蜀阗。”

    未由风平静的内心,开始变得翻涌无比,那个沉寂在他脑海里无数次的回忆,沧澜蜀阗这个似曾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

    沧澜蜀阗的出现,打乱了未由风运气节奏,就在他刚要爬上山峰时,却被一道伶俐的目光盯着。

    “被发现了。”

    此时,未由风犹如一只正在觅食的老鼠,被人发现了一般,不知为何,未由风一直被对方的气势压的很死,根本喘不上气来。

    呼吸的节奏也变慢了许多。

    “难道这就是凡人与仙人的差距?”未由风心里想道。

    沧澜蜀阗用余光看了一下,没有在未由风身上发现一丝灵力,于是,嘴角露出一丝神秘的弧度,冷言道:“发现了一只讨厌的老鼠。”

    说完,沧澜蜀阗随手一缕灵力朝未由风而去,一旁的张?同时也弹出一道灵力斗射而出,两股灵力交缠在一起,让四周的空气瞬间动荡了起来。

    “沧澜蜀阗,离魂天珠本不该存在这世上,而你却一意孤行,如今被我墟云山毁掉,也算是造福一方,何必再牵连无辜之人。”张?满怀正义的语气说道。

    “离魂天珠,你不说我倒把这事给忘了,不过也无所谓,濮黎真人把他年轻时用过的法器赐给了我,今日就让你尝尝洗墨剑的厉害。”

    沧澜蜀阗故意提到自己手中的剑为法器,其实是故意刺激对方。

    据说,墟云山有两把法器,一把名为尘霜,在执天俞手中,另一把名为残云,本来应该赐给张?的,奈何陆灵软磨硬泡,硬是让张?把法器残云让给了她,所以,张?手里仍是一把弟子标配的精铁剑。

    精铁剑遇到法器,下场只有一个,那便是剑毁人亡。

    刹时间,未由风似乎被无视了。

    沧澜蜀阗拔出洗墨,带着一团黑气直直射了出去,在未由风的眼里,那速度如同一道流光,刹那间就来到张?面前。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仙人,筑基期修士。”未由风睁大了眼睛看着,完全与普通江湖打斗不是一个级别。

    普通人上来都费劲,而他们却能来去自如。

    紧紧一个回个,就在洗墨与精铁剑碰撞的第二个回合,精铁剑瞬间裂开了一条缝隙,只听到一丝很清脆的声音。

    精铁剑断成了两节,剑尖哐啷一声落在了地上。

    沧澜蜀阗看着手中的洗墨,再看着对方手里断裂的精铁剑,狂笑道:“墟云山的弟子就是爱多管闲事,若你是执天俞,我也就忍了,你说你拿着一把破剑。”

    说道这里,沧澜蜀阗似乎很生气。

    张?冷笑一声道:“闲事,千兰玄火山在人间饲养魔物,这也叫闲事。”

    魔物……

    未由风似乎想起来了,益州人口失踪按,就与一只伏地魔蛛有关,如今看来,这一切的背后定是千兰玄火山所为。

    “仙人的争斗却要让无数凡人遭殃,难道在仙人的眼里,凡人的命就该如此吗。”未由风大声的吼了出来。

    如此,沧澜蜀阗停止了向前,扭头看了一眼未由风,冷笑道:“可笑,凡人一生不过数十载,生老病死乃是天道,我不杀,他们早晚也会死,难道命不该如此吗?”

    张?道:“沧澜蜀阗,你残害生灵,竟然还如此不要脸,谈什么天道,当真不要脸,可耻。”

    “可耻,哈哈哈!”

    沧澜蜀阗一阵大笑后,恢复了正常模样,然后看着二人,冷冷道:“有本事就来杀我,别一副正义凌然的样子,我最讨厌没本事还瞎嚷嚷的虫子。”

    的确,张?没有精铁剑,便再也不是沧澜蜀阗的对手,未由风更是一介凡人,捏死他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虫子,我生平最讨厌有人说我时虫子。”

    张?聪怀里掏出一张符?,口中念念有词,吓得沧澜蜀阗赶紧御气抵挡。

    下一刻,只见张?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了。

    “灵遁术……”

    灵遁术是修士用来逃命的基本功法,施展灵遁术需要大量的灵力,一旦修士灵力匮乏就无法施展,势力差距太大,施展灵遁术也会被对方察觉方向。

    沧澜蜀阗闭上眼睛,突然又睁开双眼,双手不停的打出手印,洗墨剑瞬间化为一道流光斗射而出,接着便传来张?的惨叫声。

    灵遁术虽然无法用肉眼看到,却有一种法门能感知四周空气流动的痕迹,一旦察觉到某处空气有异常,便是张?逃离的方向。

    再加上法器的飞行速度很快。瞬间就刺中了张?,被洗墨重伤后的张?如同一块陨石坠落而下,直直的砸了下去。

    未由风看着远处的山崖,忽然感受到脖子传来一阵凉意,不会回头,也知道,沧澜蜀阗手持洗墨对着他的脖子,喃喃说道:“凡人的血恐污了我的法器,自己跳下去吧,免得我动手。”

    未由风狠狠的看着沧澜蜀阗,这个杀了他全家的仇人,就站在他的面前,而他却无可奈何,在沧澜蜀阗的气势压制下,未由风就连喘气都费劲,更别提报仇。

    这个仇,今日恐怕是报不了,不过就算是死,也要拼上一拼。

    他凝聚全身的力量朝对方打了出去,只见对方紧紧只是随意打出了一拳,便将他打飞了出去。

    沧澜蜀阗看着深不见底的悬崖,有些胆战心惊道:“这么高,下去肯定死了,啧啧啧……算了还是去找那只小爬虫,可别让它又跑了。”

    未由风已经自由落体一个呼吸的时间,这样下去肯定被摔死,看着悬崖峭壁上的青藤,他试着屏住呼吸,用手去触碰峭壁上的青藤。

    紧紧一次触碰,他的手就被青藤划开了一条血缝,忍着剧痛,他再次奋力的伸出双手抓紧青藤。

    血肉在青藤上摩擦,那些刺骨的疼痛让他快要忍受不住,如果不抓住青藤,他的下场只有一个,就是被摔死。

    他只觉得身体下落的速度变慢了许多,却依旧紧紧抓住青藤不肯松手,疼痛让他的双手失去了知觉,依稀能看见青藤镶嵌在血肉里。

    疼的太久,知觉已经开始麻痹。

    就这样,他用青藤将身体缠绕起来,靠着悬崖峭壁休息片刻,刚才虽然时间短暂,他却用完了所有力气。

    此刻,他已然再也没有了力气,接着青藤休息片刻,忽然他想到了踏空步,待休息后,他试着用脚去靠近悬崖峭壁,刚一触碰,就被石壁的力量反弹了回来。。

    整个人如同荡秋千一样,被甩了出去,又靠近石壁,又被反弹了出去。

    “靠,这门功法怎么如此难练!”未由风不由的破骂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