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最强仙贱系统 > 第三百七十六章 老狐狸心机无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胡杨拿着细剑,轻轻地吹了口气,说:“这几条小蛇太弱,我的剑很锋利,自然就能把它们轻易斩断!”

    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秦狐和东缺等人当然不相信,他们都紧盯着胡杨手上的剑,心里差不多都在想,不管这剑是什么材料炼成的,它都是宝物!

    两人眼中立刻又闪过了一丝贪婪,均想着把胡杨灭了,然后把他的剑夺下来。

    天残门四人当中,另外三人几乎也露出了这样的眼神,不过,他们并不傻,知道不可能凭自己四人之力能够取得成功。

    他们对胡杨并不惧怕,毕竟他们的功力看起来只比胡杨低了一级,四人联手,绝对有很大的胜算。

    只是,谁要对胡杨动手,恐怕必须先过姜革这一关。

    天残门四人心里都很清楚,他们四人即使联手,拼尽所有力气,也绝对打不过姜革。

    眼下自然只能寄希望于秦狐和花大娘。

    当然,天残门这几个老家伙只能这样想想而已,秦狐哪可能如他们的心意,替他们当马前卒?

    秦狐那是何等狡猾之人,从来都只是他在利用别人,几乎没有人能够利用他。

    果然,他指着天残门四人命令道:“你们四人和花大娘联手,一起对付姜革!我来单挑姓胡的这小子!”

    东缺等人心里暗骂了一句:这个老狐狸,果然拈轻怕重,把难啃的骨头都扔给自己等人。

    花大娘眼里却没有出现这种神色,她好像早就知道秦狐会这样安排似的,又好像觉得胡杨也许更难对付,尽管她知道胡杨的功力比姜革更低,但还是潜意识中认为,别再和胡杨硬拼。

    刚才她放出铁线蛇时,速度奇快,哪怕是对付姜革这种七级的地灵,或许也能占得先机,纵然咬不到他,也会让他手忙脚乱。

    但是,结果却让她大吃了一惊,这说明什么?

    胡杨可能藏得很深,这是花大娘潜意识中的判断,所以,她二话不说,手臂张开,便盯向了姜革。

    她的手臂上,赫然又缠上了两条红黑相间的毒蛇。

    眼见花大娘准备动手,天残门四人没办法,只好摆出了架势!

    花大娘却又冲姜革说:“这里地形狭窄,动手不便,我们到外面去打,你敢吗?”

    姜革几乎没有多想,马上说:“有什么不敢?”

    说完之后,他忽然又有点后悔,觉得不该把胡杨一个人扔在这院子里面,固然他不担心胡杨吃亏,但始终有一个隐忧,因为他心里清楚,秦狐这家伙太狡猾了,谁知道他手上还有什么花招?

    但是,刚才已经答应了,他可能认为自己不能信口开河,所以便转头关切地问胡杨:“师父,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出去?”

    言下之意,他自然是想让胡杨在他的目力范围之内,那样才好有个照应。

    哪知胡杨却不以为然道:“你今天好好表现,把这些毒

    虫都给我收拾了,别担心我!”

    姜革咬了下牙,说:“师父,你只要坚持几分钟,我便提他们的头来见你。”

    这话显然是说,只要胡杨不被秦狐暗算,他很快就能得胜归来。

    胡杨依旧淡定地冲他挥了挥手,示意他想多了。

    姜革无法,只得冲花大娘等人喝道:“来来来,跟我出去,别他娘的耽搁时间!”

    说完,他纵身就冲向了大门口。

    姜革没有糊涂,他清楚这上面的空中有一个法术罩着院子,所以不能硬闯。

    有些法术一旦招惹上,就会很麻烦,纵然不受伤,也很难脱身。

    花大娘跟着姜革出去时,又飞快地给秦狐递了个眼色,似乎在说,你尽快解决战斗,我们尽力拖住姜革。

    秦狐会意地点了下头,等到六人都出了院门之后,他才转头洋洋得意地看向了胡杨。

    “姜革这人,没什么心机,被花大娘小小一个花招就给哄了出去。胡杨,你心里怕不怕?”

    “怕什么?”胡杨淡淡地看着他,眼里十分清澈,好像没有感觉到一丝危险似的。

    “老夫外号叫老狐狸,你应该能够猜到,老夫擅长心计!当然,对付你这种等级的人,老夫即使不耍心眼儿,一样对付得了你!你信不信?”秦狐眼神渐渐地变得犀利起来。

    “不信!”胡杨依旧平静地看着他。

    “好吧,既然你是小辈,我也不为难你!念在你两个叔叔很快就会过来的情分上,我先给你吹一个小曲吧。”

    说着,秦狐也不等胡杨答应,手上微微一动,一根笛子便出现在了他的嘴边。

    此时,外面已经响起了炸雷一般的声音,很显然,姜革已经和花大娘等人交上手了。

    虽然姜革的功力明显比他们高,但他毒伤初愈,加之不久前被胡杨烧成了重伤,功力倒退,现在虽然勉强恢复到了地灵七级,但真实的功力却大打折扣,顶多比地灵六级强上一些。

    这也是花大娘和天残门四个老家伙不怕他的原因。

    对于这些修炼了上百年的修真人来说,如果不能清楚地知道敌人的功力,那他们恐怕也活不到现在。

    正因为这样,所以,他们才认为,以五打一,就算不能全胜,也绝无惨败的可能。

    院子里面,秦狐已经吹起了笛子,笛声很急,恍若一个婴孩在大哭!

    那种声音穿透力极强,整个院子里面都充斥着这种哭声,让人听上一会儿,就会觉得心烦意乱。

    但是,秦狐却又暗自有些惊讶,因为他发现胡杨的神情并没有什么变化。

    这个少年太奇怪了,仿佛早就修炼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境界!

    吹了一会儿,秦狐已经按捺不住了,这样下去,自己只会白白地消耗法力。

    他眼里闪过一丝狡诈,笛声随即发生了变化,刹时变成了暴风骤雨一般,一股股劲气从笛中呼啸着冲了出来,

    如同剑气一般,闪电般地刺激向了胡杨。

    秦狐正是想通过先扰乱胡杨的心境,然后再出其不意地发动进攻,这样才能收到奇效。

    这一片劲气迅速扑向了胡杨跟前,而他却好像没有注意到,眼里依旧平静如初,似乎真的在用心地听秦狐的笛音。

    ——内容来自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