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无敌奶爸在都市 > 第228章 其实徐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是恨他不死啊!

    蔡决忍不住怒喝道:“柳庆,我早就想拒绝与你合作了。今日正好说明白,我只跟杭城柳家合作,而不是你!”

    “啊?”

    柳庆茫然道:“蔡家主,您说什么呢,我……”

    “你什么你,给我滚蛋!”

    蔡决怒斥一声,又生怕刚才说的不够清楚,连忙挤出笑容,温声看向柳北明:

    “北明是吧?可要好好对媳妇啊,不然别怪你蔡叔叔生气哈。”

    别说柳北明了,场中所有宾客都懵了。

    柳庆当众给柳家难堪,蔡决不应该很开心吗?怎么却反过来帮柳家……

    其他大佬也都连忙笑呵呵开口,对新人表达着祝福,并称柳老爷子有福气。

    娶到这个一个好媳妇!

    这时候场中宾客中哪怕再傻也看懂了局势,这些大佬们不是来找柳家麻烦的,而是来给新娘捧场的!

    一个个纷纷惊骇新娘究竟是何背景,竟然恐怖如斯。

    其中有几位与柳庆交好的合作伙伴,眼睛滴溜溜转着,赶紧跟着表态。而表态的最好方法,就是跟着蔡决踩柳庆一脚!

    “柳庆,我们公司以后不从你那进药材了。”

    “我们杭城第三医院也是。”

    “……”

    一时间。

    想要落井下石的柳庆,尝到了什么叫做绝望的滋味。

    本来还满心喜悦柳家倒下的江远熙,此刻彻底傻眼!

    复杂与嘲讽目光一道道望来,让柳庆与妻子江远熙尴尬不已,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们不敢再过多停留,灰溜溜离开。

    只是走到门边回头望向场中时,江远熙回头望了一眼,就见八爷与苏黛艺弯着腰,在徐来面前说着什么。

    江远熙突然有了个大胆猜测。

    莫非——

    这些人是冲着阮棠老公的面子,来为柳家贺喜的?

    江远熙望向身着白色伴娘礼服,美若天仙,巧笑嫣然的阮棠,心中突然涌现无限嫉妒。

    她好嫉妒。

    为什么她能笑的这么开心,而她却只能狼狈离开?

    可随着踏出柳家门。

    怅然若失的江远熙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她挽住了失魂落魄的老公手臂,轻声道:

    “老公,我们回M国吧。”

    “唉。”

    柳庆没说话,也说不出来话,他长长叹了口气,只感觉人生已经彻底陷入黑暗,也丧失掉活着的意义。

    “别叹气,会把好运吹走。要多笑,多笑好运才会来。”

    “是吗?”

    柳庆怔住良久,呢喃道:“远熙,我一直最喜欢你笑了,可你自从嫁给我后很少笑了。”

    “以后我会多笑的。”

    “嗯!”

    ……

    ……

    门前门后,两个世界。

    苏黛艺与姜老八等人的到来,让婚礼的热闹增加了数分,宾客们一轮轮敬酒。

    倒是让柳北明长松一口气,虽然在酒中兑水,可水喝多了也扛不住哇。

    场中气氛随着徐来与徐依依表演一个魔术后,更加热烈起来。

    徐来握着阮棠的手,啧啧感慨道:“老婆你怎么这么漂亮。”

    白色伴娘服的阮棠。

    根本不像是生过孩子的妈,反倒是像是二十岁的少女,美艳如花。

    阮棠挽发,淡淡道:“是吗?我可没有那仙女漂亮呢。”

    这仙女。

    显然是妮星了。

    老婆大人明显还是对妮星有些吃醋……

    阮棠就想不明白了,徐来身边怎么全是美女?苏黛艺也好,妮星也好,就连那所谓的妹妹重央……

    阮棠都曾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一缕对徐来的爱慕。

    她感觉情敌好多。

    阮棠无形间压力好大!

    徐来:“……”

    他还能怎么办?

    当然是用实际行动来解释,他夹菜道::“来老婆,多吃两块肉。”

    “爸爸,依依也要吃肉肉。”依依声音软软道。

    “好嘞。”

    徐来点头,他给妻女夹着菜,钱嵩同样如此。

    而柳南苇与李觅虽然没孩子,但二人有说有笑。

    周围的狗粮让周封突然觉得这顿饭菜味道很一般,他有些想回去工作了……

    婚礼进行的很顺利,闹到晚上半夜才算散了。

    只是两位伴娘跟新娘却单独聚了一桌,说着以前的事,三女都喝的有些醉。

    临别时。

    洛初在钱嵩的搀扶下,拍了柳北明肩膀一下,醉醺醺道:“你以后要是敢欺负遥遥,我打死你!”

    柳北明只是傻笑。

    钱嵩却是很担心,因为他知道老婆真能做出来这件事,九品初期武者吹一口气,就能让身为普通人的柳北明死无葬身之地。

    洛初一副三人组老大姐的姿态,又抱着阮棠哽咽道:“棠啊,我希望活着时还能看到你结婚。”

    阮棠同样站不稳脚步了,却还是瞪了好闺蜜一眼:“你……你说什么胡话呢。”

    “阮棠,遥遥,我跟钱嵩要是死了,你们帮我照看下钱笑,我就这一个念想了,呜呜呜……”

    洛初不复端庄模样,罕见痛哭起来。

    钱嵩眼眶也有些红,他连声抱歉,抱着老婆孩子上车离开。

    “那我们也回家了。”

    徐来说完,也带着阮棠与徐依依回到海棠苑。

    女儿早已困了,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而阮棠酒劲上涌不肯睡,在后庭院抱着圆滚滚小黑,自言自语道:

    “小黑,你以后可不能像徐来这样,欺负完别的熊猫就走,一走就是五年。”

    “小黑,你怎么就知道吃?你要有上进心,不赚钱怎么买房买竹子,怎么养娃娃?”

    “小黑,你说话呀。”

    “……”

    徐来哭笑不得。

    以前咋不知道老婆喝醉后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呢。

    而小黑挥舞着小爪子,想要逃脱阮棠的拥抱,只是这注定是徒劳的,它模样别提有多无助了。

    “哈哈哈哈哈!”

    海螺姑娘站在二楼阳台围栏处,见到这‘大恶棍’吃瘪是在是太爽了,忍不住笑出声来。

    “嘤嘤嘤。”

    小黑萌萌的大眼睛中写满无辜,似乎在对贝贝说:你还有良心吗?

    对此。

    贝贝只有四个字:“加大力度!”

    等到阮棠说累了,徐来才将她抱在怀里走向房间,身子软软香香的。

    刚放到床上盖好被子时,阮棠梦呓道:“小黑,其实徐来……”

    “嗯?”

    徐来竖起了耳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