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猎人崛起之暗夜行 > 第六十六章:永生之惑(十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堕落僧的话将夜行月彻底激怒,他大叫着将双生血吟剑抽了回来,又再次用力地砍向了堕落僧的脖颈,然而堕落僧却再一次地将他砍过来的剑给挡在了外面,一脸淡定地看着夜行月说,“施主,我看这场游戏施主玩的很是尽兴,不如就让贫僧陪施主多玩一会儿,反正贫僧也有的是时间,可以陪到施主满意为止。”

    夜行月满头大汗,一个劲儿地在那里喘气。

    莫莉娅焦急万分,大喊了一句:“我来帮你!”随之便直接从小布妮的身上跳了下去,冲向了夜行月的身边。

    堕落僧身边的四人也纷纷朝着杨亦晨等人走了过去,他们从四个方向围住了小布妮。带头的那位鹅蛋圆脸的女人哀伤地望着他们,说:“这人间不过只是个炼狱,如果你们不想继续在炼狱中受苦的话,就放弃这场战斗,安心地交由我们度化吧。”

    “安心的交由你们度化?这说的倒是挺好听,其实不就是想让我们放弃抵抗,直接仍由你们宰割吗?对不起,这种一心求死的事情我可做不到,如果有人做的话,那你就找他们吧!”杨亦晨俯视着女人说道。

    女人低下了头,眼神中充满着寞落,“是吗?果然免不了一战啊。随想我并不想战斗,但看来却也只能如此了。”

    女人说着便将铲具举在了眼前,而和她一起同时将铲具举在眼前的还有站在其他三个方向的儿童。他们一个个的都神情严肃地盯着坐在小布妮身上的杨亦晨几人,小布妮看着他们不由地后退了几步,发出了害怕的呜声。

    “小布妮,这度化和你没有关系。你不想被牵扯其中的话,就躲在一旁看就好。”女人望了一眼小布妮说道。

    小布妮斜眼望着身上的杨亦晨等人,他们也着实不想将它牵扯其中,纷纷从它的身上跳了下来。而它则一跃跳到了旁边,呜咽着耷拉下了它的三只脑袋,哀怜地看着他们。

    “唐一,这四眼三头恶犬居然怕成这样,我们和他们打真的没事吗?”唐二拉扯着唐一的胳膊,担忧地问道。

    “大……大概也许……没事……是不可能的吧。”唐一虚汗直冒,悄悄地对唐二说道,“我看我们还是溜吧。等那女人对付杨亦晨的时候,我们趁他们不注意甩开那三个小孩,直接逃出去。”

    “好,就这么办。”唐二小声地点了点头。

    女人握着铲具朝杨亦晨的方向冲了过去,杨亦晨斜瞄了一眼身后的唐家双胞胎,悠然地从背后拔出了一支银箭,射向了女人的胸口。

    然而这箭却从女人的胸口一穿而过,射在不远处的墓碑之上,而女人却毫发无伤一如既往地握着铲具奔向了杨亦晨的方向。

    “居然穿过去了?”杨亦晨诧异地望着眼前这个奔向自己的女人,又接连换了几种箭,可是却没一支能射中女人的身体,全都一穿而过,射在了一旁的碑上。

    女人一铲子打向了杨亦晨的脑袋,他将箭桶从身后拔了下来,用来阻挡女人的攻击。

    唐一唐二见儿童的目光也被他们所吸引,便趁机想要逃走,然而他们才刚跑了没多远,便被他们追了上来团团给围住。

    “你们这两个家伙,这是想要上哪儿去?这么急是不是想要逃跑?”看上去十三、四岁的儿童说道。

    “是呀,这么急,一定是想要逃跑。”

    “是呀,是呀。”

    七八岁的儿童和五六岁的儿童分别应声附和道。

    “没……我……我们,怎么会……逃跑呢?”唐二僵硬地笑了笑。

    “是……是啊,我们这么急,其实,其实是……”

    “其实是?”他们歪斜着脑袋,等待唐一口中的答案。

    唐一快速地转动了一下脑子,随后脱口而出地说道:“其实,我们只是想跑到更宽广的地方,来给你先表演一段相声而已。”

    “相声?”

    “是啊,你们没听过吧?”

    三个儿童迷茫地看着彼此,摇了摇头。

    “我们马上就要死……不对,就要被你们度化了。难道你们不想在我们被度化前,听一听你们从来也没听过的极为搞笑而欢乐的相声吗?”唐一劝诱着说道。

    他们彼此看了对方一眼,随后点了点头。

    “唐一,在这种时候说相声,真的没有问题吗?”唐二小声地问道。

    “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吧。希望有人能过来救我们。难道你还有更好的办法?”

    “没有。”唐二摇了摇头,无奈地拿出了快板。

    唐一紧随其后,也将快板拿了出来。

    “话说那姓孙的猴子自从赖上了那光头秃驴后,便整日跟在他身后骗吃骗喝,还从一只猪头的手里骗来了一匹又脏又丑的老马。这老马那光头秃驴才坐上去没过三秒钟,就突然嗝屁了。”

    “死了啊?”

    “不,放了个屁。”

    “嗨~放屁啊。”

    “放好屁,死了。”

    “那不还是死了吗?”

    “但这有先后顺序啊。”

    “好吧,您继续说。”

    “那姓孙的猴子气是气呀,于是乎大闹了那猪头的店,非要让那猪头再赔给他们一匹马。

    那猪头倒也硬气,一拍桌子朝着它骂道:‘你已经讹了我一匹马了,怎么还想让老子再赔给你一匹?我跟你说做梦!老子要马没有,只有猪头一个,你要不要!’

    那姓孙的猴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啊。它知道这猪头想要耍赖皮,而它就要比那猪头更耍赖皮,见招拆招才行。

    于是乎它亦拍桌子,指着那猪头说道:‘要!当然要了!就你这只!’”

    “那姓孙的猴子直接就要了那个猪头?”

    “可不是么?它不仅要了那个猪头,它还帮它剃了个毛,洗了个澡,喷了点香水,做了个造型,化了个浓妆,烫了个睫毛,顺便还做了个美甲,贴钻的那种美甲。”

    “等等,等等……这姓孙的猴子是想让它当牛做马吗?它这明明就是美容院里的化妆师啊?还全套服务的那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