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我的丹田是宇宙 > 第六十章 断筋腐骨丸(求推荐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地宫之内,魏宁盘坐在石台上,催动灵力迅速修复伤势。奇异的是,在服用了一颗七彩莲子之后,他被火灼烧的肉体,竟然在半个时辰之内痊愈了。

    “接下来,就该想办法怎么对付重明火,拿到宝鼎。”

    魏宁当即沉浸心神,体内的神魂力量运转了起来。那重明火非常可怕,这里恐怕还没有人可以应付。所以他也并不担心,子母戊鼎会被人抢走。

    神念悄然钻入了一片世界,这是一片中武世界。

    白茫茫的一片,魏宁获取了这个位面的大量信息。紧接着,他的神魂迅速定位,落在了一处深涧之下,有了发现,

    “太阴神水,至阴之物,虽然是水状,然而寒性比之寒冰还那要更甚。此物诞生出极阴极寒之地,万年可成。”

    嘶——

    一万年才诞生?

    魏宁有些吃惊,这太阴神水要成形,得需要一万年。这样的冰寒之气,想来可以应付烈火。

    一念及此,魏宁神念进入了深涧之底,在底部,他终于是发现了一团黑色的液体。

    这液体极为粘稠,像是蠕动的怪物一般。它通体冒出冷气,那是一种极致冰寒的气息。

    咔嚓——

    “可恶,这玩意这么寒冷,该怎么取?”

    魏宁这时发现,他的神念居然被冻住了。然而,就在他正在苦思办法之际,一道诡异的力量融入了他的体内。他被冻住的神魂缓缓化解,魏宁迅速收缩。

    嗡——

    地宫之内,一团黑色的液体悬浮而起。此刻魏宁浑身覆盖冰块,嘴唇被冻得漆黑。

    “你怎么回事?”

    一旁,苏亦瑶神色有些古怪。她不经意发现魏宁浑身冰冷,甚至结了冰,她赶紧绘了一道火须纹。正是这一道灵纹的加持,这才使得魏宁拿到宝物。

    “没事了,快看,这玩意儿应该可以制服重明火。不过,就是不知道怎么装起来。”

    魏宁尴尬一笑,他虽然将其从位面扯了出来。但这玩意碰不得,一碰就会被冻住。

    “极致冰寒的神物,你居然有稀奇的玩意?”

    苏亦瑶有些难以置信,她一翻手,掌心出现了一道玉碗。这玉碗覆盖过去,将太阴神水盛在了里面,并且封锁住寒气。

    魏宁接过一看,发现玉碗上有一道道繁奥的火纹。

    “好宝物”

    魏宁啧啧称奇,也不客气,直接将宝物收起来。苏亦瑶也没有说什么,这家伙之前救了她一命,她的命可比碗金贵多了。

    “走吧,这一次一定要将子母戊鼎抢到手。”

    说罢,魏宁率领天幽卫,一行人出了这一座地宫。

    “跟着烧焦的尸体走!”

    一出地宫,他们便发现,周遭到处都是烧焦的尸体,有些尸体被烧成了灰,有些尸体则是留下一些烧焦的残肢。

    只要跟着这些烧焦的尸体走,就一定能够找到炉鼎。

    如此一想,一行人加快步伐,跟随着尸体一路而去。不多时,前方出现了一座宫殿。

    “里面好像有人!”

    苏亦瑶感知力惊人,隔着一段路,就听到了打斗的声音。魏宁一挥手,一行人进入了宫殿。

    “哈哈哈!跟我斗,你还嫩着,这土灵珠终究是我的!”

    宫殿内,一名黄袍少年手中握着一道珠子,露出阴森的笑容。不过,他见到魏宁跨入大殿的那一刻,神情瞬间凝固。

    “魏闲!”

    “给我围住他!”

    魏宁看到魏闲的那一瞬,眼前即刻透出一股浓烈的杀气。那种模样,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

    轰!轰!轰!

    很快,大殿之内,双方人马爆发出了剧烈的冲突,掀起了惨烈的厮杀。不过,魏宁执掌天幽卫,魏闲的兵马简直不堪一击。

    魏闲眼神阴寒,随手斩杀了一名天幽卫,神情慌张了起来。他催动灵力,企图冲出宫殿!

    轰——

    “今日,你必死!”

    刷!

    魏宁使用了大挪移身法,犹如一道道残影移动,瞬间出现在了魏闲前方。魏闲大惊失色,当即催动了掌心。

    “催心掌!”

    嘭——

    这掌心带着黑色的邪气,魏宁袖袍一挥,一道炉鼎挡在了前方。铛的一声,黑色手印落在了炉鼎上,当场震碎。

    “狗杂种,还敢还手!”

    轰——

    “龙爪手!”

    吼!

    魏宁使出了七十二绝技,掌心化为钩状,隐约浮现了一道道龙影,那出招速度极快,犹如龙腾虎跃,在魏闲身上留下了一道道带着血迹的抓痕。

    “无相劫指!”

    嘭——

    噗嗤!

    一道无相劫指,洞穿了魏闲右胳臂,留下了一道血洞!

    “大力金刚指!”

    嘭——

    “啊!”

    第二道指法,大力金刚指,直接震碎了魏闲的胸骨!

    “般若掌法!”

    嘭——

    咚!

    这一掌之下,魏闲犹如断翼之鸟,撞击在了铜炉上,整个人疯狂呕血,气息瞬间萎靡。

    “饶了我!饶了我!”

    “九弟,看在父皇的脸面上,不要杀我,我不想死!”

    魏闲浑身粘满鲜血,跪了过来,扯住了魏宁的皇袍。

    “魏闲,你设计伏击我们的时候,就没有想过会死?”

    魏宁冷冷一笑,他取出了宝剑,直接插入了魏闲的膝盖!

    噗——

    “啊!”

    那剑轻轻一挑,一块骨头被剃了出来,魏闲目眦欲裂,他的腿彻底废了!

    噗——

    “啊啊!”

    这第二剑,魏宁直接挑断了魏闲的手筋,鲜血汩汩冒出。

    “魏宁!你不得好死!”

    魏闲犹如血人一般,被魏宁一剑一剑的刺,一剑一剑的捅,不过这每一剑都不致命。

    “吕后素来与我娘亲过不去,既然如此,我就让她尝一尝苦头!”

    魏宁喃喃自语,他本来打算三百剑取了魏闲狗命,但此刻忽然改变了想法。因为,有时候活着比死更折磨,更难受。

    一念及此,魏宁轻轻一翻手,掌心出现了一枚泛黄的丸药。他直接掐住了魏闲的嘴巴,随手扔了进去。

    “这一枚丹药本来是给魏祯准备的,倒也便宜你了……”

    魏宁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语气寒冷。这一枚丹药,名为断筋腐骨丸,是天山童姥炼制出来的一种剧毒之药。

    服用此丸之后,天池穴会出现殷红的朱斑,定时发作。一但发作,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