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大宋清明录 > 第69章 最后的选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徐师父!卢兄!今日之所以冒昧的前来打扰两位,其实还是因为我对徐师父杀害麻九姑的动机感到有些好奇,除此之外,徐师父突然离开杨楼苏小娘子的原因也让在下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若是联想到徐师父时常一个人弹奏的那首曲子,以及卢兄在传胪宴之后,前往杨楼拜访苏贞贞的事情。在下的心理却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假设……”

    “如果……假如说如果卢兄你其实是徐师父的儿子……那所有的一切能不能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呢?”

    “按照杨楼的苏贞贞小娘子的叙述,就在卢兄拜访过她之后不久,徐师父便称呼家中有事向苏小娘辞行。而按照苏贞贞姑娘当日的回忆,卢兄那一日在杨楼不但欣赏了苏姑娘的三首琴曲,还特地要求徐师父出面弹奏了一曲。”

    “为什么呢?一般人到杨楼去,都是为了苏贞贞姑娘的琴艺吧!可是卢兄为何还要专门欣赏一下徐师父的琴艺呢?”

    卢子豪极力压抑着自己内心的焦虑,逐渐冷静下来的他此时已经有些后悔这些日子来到举动了。

    自从在金榜题名之后,卢子豪就有了一种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的感觉。这种感觉,使得他在金殿上看到作为琴娘的徐暮雨之后,就有了一种想要弥补母亲的想法。可现在,现实却狠狠地给了他一个耳光。

    “卢子豪,你到底在做什么?难道,你还想做回一个乐妓的儿子吗?你愿意为了一个几十年不曾蒙面的母亲放弃自己寒窗十年博来的功名吗?你愿意放弃嘉州卢氏的财富和地位,放弃温婉动人的王思娘吗?”

    当卢子豪的心理不断地遭受着这些拷问的时候,他却再也没有看过一眼在一旁跪着的亲生母亲。

    “我……我不过是慕名而去,想见识一下东京城苏贞贞的琴技罢了,而且……我也很好奇她和师父的水平到底谁更高一些……王院判,你总不能用这些捕风捉影的事情来污蔑我吧!你的这些话,到底有什么根据……虽然你和我有同榜之谊,可我嘉州卢氏却也不是能任由他人诋毁的……”

    卢子豪毫不客气的向王玄义反问了一句,而王玄义却并不理会卢子豪的回答,只见他先是搀扶起跪在地上的徐暮雨,然后才继续向徐暮雨追问道:

    “徐师父,那个麻九姑是喝了你的毒粥才死的吧!”

    听到王玄义的这声询问,徐暮雨却是情不自禁的看向了背身站在一旁的卢子豪。一想到这些日子来所经历的,徐暮雨就觉得宛若一场梦境一般。

    “王院判,奴年纪大了,一生孤苦,那麻九姑却是被我害死的,官人您若是想要抓老奴回去交差,便只管动手就是……”

    徐暮雨一边说着,一边便郑重的向王玄义行了一礼。王玄义看到卢子豪和徐暮雨再也不肯透漏半句。便默默地点头说道:

    “即然如此,就请徐师父跟我回开封府吧,卢兄!今日兄长大婚,小弟多有打扰,日后定上门谢罪!”

    王玄义话音刚落便对着卢子豪行了一礼。随后王玄义便侧身对徐暮雨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卢子豪此时背对着二人,不由得扬天长叹!此时的他心中却是奔涌着无限地愧疚之感。

    “感谢卢官人……对老奴这些日子来到收留之恩,老奴……愿卢官人……早生贵子……多子多孙!”

    即使卢子豪依旧背对着自己的母亲,他却也知道母亲此时正在躬身行礼的样子。卢子豪只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一个无力的懦夫一般。十几年前,在那片血腥的树林里,是母亲用她柔弱的肩膀护住了自己的周全。而十几年之后,又是母亲牺牲了自己,来保住了自己的荣华富贵……

    “那个乐妓的儿子,早就死在那片树林里了。你是嘉州卢氏的子孙,不是什么乐妓的儿子。”

    卢子豪强迫着自己在心中一遍遍的重复着这番话语。也不知过了到底有多长时间,当有府中的下人前来寻他的时候,卢子豪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在这里待了许久。

    “少爷,前边的客人们还等着送你入洞房呢!您……”

    “啊……没事!那个……那个开封府的王院判走了吗?”

    “少爷,王院判说还有公务在身,已经告辞离开了!您这是怎么了少爷,为甚眼睛这么红?”

    “额……没什么……只是一时不胜酒力,一个人在此待了一会儿罢了!走……吧!“

    卢子豪看到前来寻自己的小厮,连忙从衣袖之中拿出了娟帕来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痕。就在他又回到了前厅招呼宾客之时,便有刚才在场的人向他问起道:

    ……

    “子豪,怎么去了这么久啊!我们大家还等着送你入洞房呢!”

    “啊……抱歉!抱歉!刚才在后面耽搁了些,招待不周,招待不周!”

    “诶,子豪,那个王太玄,到底向你请教了些什么学问啊,我们刚才还一直在议论这个事情呢!”

    “额……没什么,是太玄说笑了!”

    卢子豪努力的不去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他不断地在自己的心中告诫着自己。我是嘉州卢氏的子弟,不是什么乐妓的儿子。眼看着宾客一遍遍的朝着自己敬酒,卢子豪早已不知道喝下多少。此时的他纵使心中在滴血,可脸上却还挂着幸福的笑容。

    ……

    “及时到,入洞房!”

    耳听到高墙内传来了一阵阵的热闹,徐暮雨却是潸然泪下的回过头来,随后对王玄义点头说道:

    “已经可以了,让您久等了,王官人……”

    “没关系……我的职责……不过就是找出真正杀害死者的凶手罢了,至于窥探别人不愿意说出的隐私,却不是我真正的想法。看来……您……您所挂念的人,都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哎……真像是一场梦啊!不过……我这辈子……还能看到眼前的一幕,我已经很知足了!”

    “走吧!”

    王玄义说完,便招了招手,让一旁的王敬上前,给徐暮雨带上了枷锁。当那厚重的枷板被套在了徐暮雨的脖颈上之时,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