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大宋清明录 > 第68章 诘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院判这是在说笑吗?你我探讨学问,却又召琴娘来做什么……”

    “卢兄,今日是你大婚,我想……有些事……你还是配合的比较好!”

    “你敢威胁我?”

    ……

    面对卢子豪愤怒的质问,王玄义却只是施了一礼,随后便站在原地略带微笑的注视着卢子豪。一时之间,两人竟谁也没有说话,直到过了许久之后,却听见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当王玄义听到一旁的声响之后,不由对回过头来,却见到一位略微有些年纪的女子正来到他的面前,郑重的施礼道:

    “这位官人,若是奴没有猜错的话,我便是您要找到琴娘吧!”

    “徐师父,我终于见到你了,您的徒儿苏贞贞一直都在为您担心着……”

    突然看到自己的母亲出现在了现场,卢子豪顿时便惊慌失措的侧过了身子。此时的他已经知道自己所有的秘密都被王玄义看在了眼里。他的脑海之中一片空白。联想到这些年来所做的努力,再想到成为嘉州卢氏的长子之后所享受到荣华富贵。卢子豪的心中便有万般不舍。

    “难道说,这个王玄义要揭穿我的身份吗?我……我又要变成乐妓的儿子了。要是被人只晓的话,我的功名还能保住吗?还有思娘,就算为了思娘,我也不能放弃……我……我是嘉州卢氏的嫡子,绝不是什么乐妓的儿子……不是……可是……母亲她……”

    卢子豪此时已经不敢回身再看母亲了。他的心中现在无比的纠结。嘉州卢氏的富足,思娘的温柔,都让卢子豪感到极其的不舍。就在卢子豪的内心正无比挣扎的时候。一旁的王玄义却突然开口自言自语的说道:

    “既然二位都已经在场了,那我便想对二位讲一个故事,这是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我需要两位来一起帮我决定这个故事中主人公的命运。说起这个故事,却还要从前一阵子,东京城内的几起命案说起……”

    “就在一个月前,在城内的北里一带,有一个可怜的女人被人杀害之后弃尸街头。她的名字叫做麻九姑,是辰州泸溪人。大概在两年前,麻九姑跟着丈夫连同三个孩子一起来到了东京定居。本来一家五口想着能够在天子脚下过上好日子。可惜命运的打击却是接踵而至。先生麻九姑的丈夫不幸溺水身亡。紧接着则是她在替人浣衣之时弄坏了一件贵重的衣服……”

    “因为还有三个孩子需要抚养,麻九姑只能央求别人帮她在杨楼寻了一个帮人卖辣菜的营生。如果命运就这样继续下去的话,或许麻九姑的生活会艰难一些。可是谁又能想到,麻九姑的人生,最终就毁在这份杨楼的工作上呢?”

    “麻九姑恐怕永远也猜不到,此时在杨楼,还有一位同样在辰州生活过的女人,她……或许是麻九姑儿时的同伴,又或许……是两人以前曾经相处过一段时间。总而言之,麻九姑知道这个女人不少的事情。其中最为关键的,就是麻九姑直到这个女子曾经有过一个儿子。”

    “麻九姑并不知道自己知道的这件事给那位在杨楼弹琴的女子带来了多大的麻烦。她只知道,自己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在这里遇到了一位昔日的同乡。或许,对方可以看在这份情谊上借给自己点钱,让自己度过眼前的难关。于是就这样,当麻九姑思虑许久终于敲开了这位昔年旧识的家门之时。那名女子却惊讶于麻九姑居然能够找到她的下落……”

    “徐师父,这故事里的琴娘,应该就是您吧!”

    王玄义说到了这里,突然回过头来看向了一直都在低头沉默的徐琴娘。徐琴娘此时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了。就在王玄义打算继续开口往下讲的时候,徐暮雨却突然用哀求的语气说道:

    “王……王院判!您什么都不要说了,是我杀了麻九姑,我因为手头不宽裕,根本就拿不出钱来借给她,她听了之后就跟我撕扯了起来。我……我是因为一时不慎,才……才随手拿起了一个东西打……打到了她的头上……”

    “徐师父!那位住在您隔壁的男子……您还记得吗?若是我所料不错的话,麻九姑应该是被他用钝器打死的吧!”

    听到王玄义此言,原本一直侧耳倾听的卢子豪突然转过了身来,有些诧异的看向了他。

    “王院判,既然你已经找到了杀人凶手,却又来纠缠我府上的琴娘做什么?”

    “卢兄先不要急,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虽然说有一些是我的猜测,可是到底事实如何,却要由徐师父来帮我判断一下……”

    王玄义话音刚落,随后便负手转过了身去,看着花园中的景致自言自语般的说道:

    “我刚才说,这位琴娘有一个孩子,其实这也是我的推测。不过这位琴娘的徒儿多年来都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每当这位琴娘独处的时候,她便会不断地弹奏一段相同的旋律。哦……对了!我已经问过曾经在辰州生活过的熟人了,他们说这是一首在辰州十分流行的民间小调,描写的是母亲思念孩子的情形……”

    “其实……就在麻九姑找到了这位琴娘之前。因为某些原因而深感不安的琴娘已经决定要独自一人结束自己地生命了。她把买来的砒霜掺在了自己地粥里,而那碗毒粥,则被找上门来的麻九姑看到了。眼看着一个天大的秘密有可能就此泄漏。这位琴娘却不由得心急如焚,就在此时,已经许久没有吃过什么像样的东西的麻九姑,却在不知名的情况下端起了那碗用来自杀的毒粥……”

    “或许是这位琴娘觉得一切都是天意吧!她并没有阻止麻九姑的举动,就这样,她看着麻九姑吞下了那碗可以夺去了她性命的毒粥,看着她,因为毒发的痛苦而不住的哀嚎。看着她挣扎着想要爬到琴师的脚边,想要求得一丝活命的机会……”

    “王院判……不要再说了!我承认,我都承认,是我害死了她!我……我只是不想她再纠缠我!”

    徐琴娘痛苦的跪在地上,哀求着王玄义不要再说下去。

    “徐师父,你应该还有一个儿子对吧!你之所以没有阻止麻九姑喝掉那晚毒粥的,全都是害怕自己儿子的秘密被人发现,对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