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大宋清明录 > 第39章 四处缉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已经转手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前几天的事情,说起来……这鑫隆油坊和长庆楼素来交好。听说何员外家的娘子出了这等不幸的事儿,我们自然也理解何员外的心情。所以我家主人便答应了何员外尽快转手的请求,连同油坊加上何家的宅院,一同盘了下来,价钱方面,还比这城里的市价高出了两成……”

    “你可知……这何员外说去哪儿了吗?”

    “这个……听说是回洛阳了!”

    “洛阳?”

    ……

    当王玄义亲耳听到这何家的鑫隆油坊已然转手的事情之时,他的心情瞬间便低到了冰点。

    “紧赶慢赶,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王玄义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便心思沉重的向鑫隆油坊的新掌柜道了声谢,然后便带着王敬走了出来。

    “院判!这何员外……”

    “人家的借口说的在情在理,长庆楼的主人素来与他何家交好,这何员外既然求到了门前,长庆楼自然不会不给这个面子……只可惜……咱们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啊!”

    “院判……咱么接下来去哪儿?”

    “去何家,先打听打听情况,若是刚走的话,倒也不是全然没有办法!”

    王玄义在心中仔细一想,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没有注意这个时代的局限性。若是在后世,嫌疑人开着车,估计早就跑没影了。可现在不同啊!从东京城前往外地,大部分人只能骑马?若是带着许多行李的话,那便要乘坐马车或者是牛车,这样的话,根本就走不了多远……不过……要是搭船的话……对了,先从城内的车马店和船家查起,不到最后的时刻,绝对不能轻言放弃……

    王玄义想到此处,便立刻翻身上马直奔何家而去,当他一路疾驰赶到此处之时,却发现张彪正领着人在何家四处搜查……

    “张巡检!”

    “院判!不好了,这姓何的……跑了!哎……把人给我带上来!”

    “官爷饶命!官爷饶命!”

    “说,你家主人去那儿了?”

    “回官爷的话,老朽只听说是回洛阳……”

    “洛阳?你可是听何员外亲口说的?”

    “是啊!员外说,大娘子已经不在了,留在这东京城里只能徒增悲伤,倒不如,把这里的买卖处理了,早日回洛阳侍奉老母!”

    “我且问你,你可知何员外的母亲住在洛阳的何处?”

    “这个……回官爷的话,小人是在员外一家迁到东京之后才来到何家的,这洛阳的事儿。小老儿也只是偶尔听员外和大娘子提起过,大娘子曾提过几次想要回洛阳侍奉祖母,员外只说油坊中生意繁忙,因此就一直没回去过……”

    “他一次也没回去过?”

    王玄义听了何家的前管家的话语,心中诧异。他深知这贼人狡猾异常,若是他大张旗鼓的说去洛阳,却不知是故意迷惑自己,还是要反其道而行之?

    “我再问你一个问题,这何员外离开东京之时,是乘船走的还是雇车走的?”

    “本来是要乘船的,可这几日禁军征掉船只,城内船行不能擅自发船,何员外因等不及便让我去罗记车行雇了一辆马车……”

    “马车?”

    王玄义听闻这何员外走的乃是陆路,心中便稍感安慰。便在此时,王玄义却又突然问道:

    “我再问你,你家员外……除了在洛阳的老母之外,可还有其他的亲戚朋友……”

    “这……官爷您既然问起,小老儿倒是想起一件事来,我家主人说来也奇怪,平日里虽不喜和人交往,但若是有从辰州来的客商,他便会设宴款待,跟对方打听一番辰州近况……”

    “辰州?你家主人可曾在辰州住过?”

    “这个,小老儿只听大娘子说起过,我家员外曾在蜀地经商,可小老儿也从未听员外说起过蜀地之事啊!倒是这辰州……偶尔员外醉了,却是念叨过几句……”

    王玄义听了这老儿的一番回答,心中却是来不及细想这些细节。此时此刻,把嫌疑人追回来才是最重要的。只要能把人抓回来,他就有的是时间一点一点把这个案子从头到尾的查清楚。毕竟,现在可没有什么扣留四十八小时的规定。

    “张巡检,你立刻带人,从外城出各个城门向外搜索,他乘坐的是马车,现在天气又这般炎热,我看他也走不了多远……”

    “院判,洛阳那边……还要不要追查?”

    “查!此人狡猾异常,他这般大张旗鼓的说要去洛阳,说不定还真会兵行险着沿此路出发……对了,最近枢密院征集船只运粮吗?”

    “回院判的话,好像确实是有这么回事!院判您……”

    “好吧!我只是随便问问!”

    王玄义只是随口问了一句,随后便把心思放在了追查何员外的线索上了。当他跟张彪安排完此处的事情之后,便派人将何家的家宅连同油坊一并查封,随后自回开封府等消息了。

    就在王玄义打算回到军巡院后,派出更多的人手四处追查何员外的下落之时,便有仵作间那边传来了一个令人高兴的消息。

    “院判,这指纹对上了,死者口中蜡丸上残存的指痕和何员外口供上所留下的指印已然对上了!”

    “哦?你们这次怎么这么快?”

    “回院判的话,有道是熟能生出,这看的多了,便也琢磨出了一些窍门……”

    王玄义听了仵作的回复,心中再无任何的疑问,因为这天底下还没有那两个人可以拥有完全一样的指纹,从现在开始,所有证据都已经指向了这位潜逃的何员外……

    “速命院中所有缉捕使臣即刻骑快马出发,若有谁能生擒此贼,必有重赏!”

    “是!”

    随着王玄义一声号令,左军巡院中的两名巡检的下属,连同军巡院下辖使臣房中的缉捕使臣,即刻带人骑快马奔着城外各大要道而去,一时之间,便看到城外的各大官道上,不断地有开封府的官人不顾炎热纵马狂奔。似乎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