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大宋清明录 > 第33章 柔奴才是真正的目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哎呀!真是惨啊!”

    “是呀,太吓人了!”

    “这是谁干的啊!当街杀人,也太没有王法了吧!”

    ……

    “让开!让开!让开!开封府办案……”

    ……

    “开封府的官爷到了!”

    ……

    眼瞅着在一处狭窄的巷子中挤满了人,立刻便有附近军巡铺的弓手赶了过来。当王敬他们得了消息赶到之时,赶忙分开这里聚集的民众,挤到了人群中最前方的位置。

    “这……”

    “两具尸首,据是扎在了胸口要害处!只怕当场就死了吧!”

    “你们看,那边还有一顶轿子……”

    ……

    听到王玄忠的提示,众人连忙回过头来又挤出了人群,这才发现,就在不远处的街道旁,有一顶轿子正立在那里,王玄勇见了之后,赶忙就带着手下的弓手围了过去。

    “看来刚才那两具尸体很有可能就是轿夫的了,诶……这轿帘上还有一个破口,看起来……”

    “应该是用刀剑留下的吧!”

    看到轿帘上的那处破口,王敬的心瞬间就跌到了冰点,连带着王家兄弟都感到了一阵阵的愤怒,直到王玄忠鼓起勇气挑开了轿帘,仔细搜查过轿子中并没有血迹之后,大伙的一颗心,才稍感安慰了一些。

    “院判!院判来了!”

    就在王敬等人正在四处查看痕迹之时,突然听到远处有弓手高呼了几声,王敬见了,赶忙跑过去来到了王玄义的马前,随后躬身行礼道:

    “院判,适才我等在附近发现了两具男子的尸首,且一并发现一顶无人的软轿……”

    “可查清楚了这是那家车行的轿子?”

    “禀院判,轿身处有城内徐记车行的标准,想必这顶轿子便是他家的……”

    “那两名死者呢?”

    “两名死者俱是被人用刀剑刺入心口而死,以卑职看,应该就是轿夫了!”

    “带我去看!”

    王玄义听了王敬的回答,便赶忙翻身下马,有对方带着来到了刚才的那一处窄巷,待他凑到死者近处之时,先是查看了伤口的情形,随后突然注意到死者的手腕处,还有被绳索勒过的痕迹。

    “看起来,应该是被人绑着拖到此处的,我看这凶手应该是骑马的,你们看这死者背后的衣衫出,还有被拖行磨损的痕迹,只不过这拖行的痕迹已然被他人的足迹所掩盖了。你们……替我将两位娘子身边的轿夫寻来,若这二人真是昨晚抬小虫娘的轿夫,他们一定认识……”

    王敬听说两位娘子也赶过来了,便赶忙按照王玄义的指示从人群中挤了出去。随后果然看到了两顶轿子落在巷子外不远处。待他来到轿子近前,先是向两位小娘子见过了礼,随后便叫上了轿夫来到巷中辨认死者。

    “你们仔细看看,此二人可是你们的同伴!”

    “老李,老宋……你们……你们这是被何人所害啊!”

    “你们果然认识?”

    “回官爷的话,认识!他们,就是我徐家车行的轿夫……”

    “王敬,可否找到了小虫娘的踪迹!”

    “回院判的话,只找到了一顶轿子,小虫娘却是不见踪迹!而且轿子内,也不见任何血迹,仅在轿帘处有一个被刀剑划开的破口……”

    “看来,虫娘应该是被歹人给掳走了,凶手这是早有预谋啊!”

    “院判,这可如何是好……”

    “别怕,目前尚不知是何人所为。不过这凶手既然带着一个大活人,就算是骑着马,估计也十分扎眼,你们先在这附近好好问问,看看是否有人注意到昨夜有人驮着重物在这附近出现……还有,回去之后去使臣房,把

    院内所有缉捕使臣都派出去,四下打探,看看有没有哪个掳掠人口的惯犯昨夜犯了大案,明白了吗?”

    “明白!”

    “把尸体先带回去,交给仵作检查,还有那顶轿子,也一并带回开封府!”

    王玄义向手下之人随代了几句,随后便又回到了柔奴和真奴的身边。便在此时,王玄义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来。

    “官人,虫娘她……”

    “虫娘应该是被歹人掳走了,目前下落不明,不过……对方既然带走了她,应该不会贸然害她的性命。对了柔奴,此处离白矾楼还有多远啊!”

    “这里吗?若是走的快些,也不过是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柔奴我且问你,往日里你若是乘着轿子,都要途经此处去白矾楼吗?”

    “这……却是如此,平日里从平康里出来,我便要先经过这里,方能去白矾楼,官人……您何出此言?”

    “这便是了,我方才觉得,这掳走虫娘的歹人乃是精心策划过的,可是小虫娘平日里交际简单,应该不至于认识如此凶恶之人。再加上你每日都要途径此地,我看这歹人应该是冲你来的,小虫娘,应该不是对方的第一目标!”

    “奴……”

    “别怕,有我在,断不会有歹人得逞!”

    王玄义一边说着,随后就看向了自己的兄长,只见他先是唤了王玄忠一声,随后便对他吩咐道:

    “兄长且替我辛苦一趟,送两位娘子先回平康里,我看这歹人的路数,只怕并非冲着虫娘才犯下的案子,他真正想要掳走的,应该是柔奴才是……”

    “竟然有这种事,院判放心,有我在,一定护得两位娘子周全!”

    王玄义听了兄长的回答,这心里也就平静了一些,待他看到赶来的弓手已然将现场收拾的差不多时,这才向两位娘子告辞,随后上马带人离开了此处,而王玄忠,则另外带着一些弓手护着她姐妹二人上了轿子,随后直奔平康里而去。

    ……

    一个时辰之后,当王玄义带着人回到了开封府之时,才一进门,蔡军使便焦急的凑过来打探道:

    “怎么样,找到人了没有?”

    “军使,人还没有找到,但是找到了两名轿夫的尸体和虫娘坐着的轿子,看现场情形,歹人应该是掳走了虫娘,而且,他很有可能是冲着柔奴去的!”

    “妄图劫走东京城内第一花魁,这歹人真是好大的胆子……”

    “院判,我想让本院使臣通过各种关系四下打探一下,看看有没有虫娘的线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