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大宋清明录 > 第23章 乌合之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眼瞅着这孟员外突然显露出了歹意,开封府一众人等瞬间便抽出了冰刃来将李巡检护在了正中。便在此时,突然看到大厅两侧的屏风翻倒,有许多手拿棍棒的庄丁一齐朝着开封府的官人扑了过来。

    “杀了他们,否则今天咱们就都得死!”

    “啊!”

    那孟员外一边恶狠狠的下着号令,一边催促着手下的人朝着李巡检等人扑了过来,王玄勇一马当先,先是拔出腰上手刀当即砍倒了冲在最前之人,随后舞动刀花护住全身,猛然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护住李巡检,大家一起冲出去……”

    这些开封府的官人突然间遇到这种情况,惊恐之下便慌了手脚,一个不慎便有两个同来之人遭到了对方的毒手。便在此时,随着王玄勇一声大喝,李巡检顿时便醒悟了过来……

    “跟他们拼了,不然……咱么都得死!杀啊!”

    王玄勇抡起刀来冲在最前,身后则是剩下的几名开封府的弓手护着李巡检跟在后面。那群庄丁虽然人多,但奈何这厅堂里此时已然挤满了人。众人全都施展不开,可偏这王玄勇一把快刀使得虎虎生风,只一瞬间,便又接连着砍倒了数人。

    “快拦住他们,一个都别放走了……”

    王玄勇只单枪匹马便杀退了一众庄丁,于是趁势便冲到了适才经过的院落之中,便在此时,突然见到两杆木叉子迎面便朝着自己插了过来,王玄勇一招不慎,却是慌忙丢了手上的兵刃举双手分别接住,对方见一击不中,便欲使蛮力扎向王玄勇身后之人,说时迟那时快,正在双方僵持之时,却见到又有一柄木叉直冲着王玄勇的心腹而来。

    “呀!”

    眼见着王玄勇便要命悬一刻之际,后方却突然抢出一人,以刀鞘挡住了这致命一击,随后便是一个挥手砍死了那偷袭之人。

    “兄弟们,随我杀!”

    李忠适才被护在身后,此时早已明白了现在的处境,若是不齐心协力杀出去,今日大家便都要葬身于此。想到此处,他便主动跳出了众人维护,随后帮着王玄勇一同杀向前方。

    “啊!”

    王玄勇适才差点命丧于此,这心头一激,身上那股怒火便被也被激了起来。只听他突然大喝一声,便看到那两柄木叉居然被他单手举了起来。

    “哎哎哎……啊!”

    眼见两个庄丁打扮的家伙突然从人群中飞起,却见王玄勇只手腕一抖,便调转其中一柄木叉扔了出去,却见那叉子飞出之后,直将一举着闸刀的歹人扎死在了当先。一时之间,那伙歹人无不胆寒,却是不由得退了几步。

    “尔等这帮蟊贼,却是连开封府的官人都敢杀,就不怕犯了王法吗?”

    “别听他的,若是让他走了,你们谁也活不了!杀了他们,本员外有重赏!”

    “员外说得对,咱们人多!刚才在屋里施展不开,大家一起上,今天非把他们弄死不行!”

    歹人中有主事的看到属下胆怯,便却又是威逼又是利诱,一时间那适才退却的众人于是又壮着胆子冲了上来。

    “杀啊!”

    “乌合之众!”

    王玄义和李巡检靠在一起护住周边,眼看着这些家伙又冲了过来不。王玄勇便抡起木叉当做长枪,先一步抢了出来……

    适才一番争斗,王玄勇对这些乡间歹人的实力已然了然于胸。这些家伙最多也就是会些三脚猫的功夫,别看人多,却也顶不了大用。倒是自己这边,那李巡检适才一番强攻,却也是个厉害的角色。既然有了帮手,那王玄勇自然便少了几分顾及。

    这木叉虽然比不得长枪,但却也是三四年的枣树长成的。适才在那些乡民手中,威力却是连半成都发挥不到,而此时到了王玄勇的手上,便耍得是虎虎生风,一时间,那群庄丁便被他和李巡检联手打得人仰马翻,但见又有数人丧命之后,无论那孟员外再如何吆喝,这些庄丁却也再也不敢上前了。

    眼看着王玄义和李巡检顶住了前面的压力,后面的弓手顿时便也腾出了手来,看准了那群人身后的孟员外叫的最欢,便有一弓手拿出弓弩来对着对方就是一箭,只听到一声惨叫之后,却见那孟员外一个翻身便倒向了一侧。

    王玄勇见此情形,却是猛然间想起那兵书所说的淝水之战的朱序(就是喊秦军败了的那个)来,于是便看也不看就大声喊道:

    “贼首已毙!大家随我冲啊!”

    “员外死了!快跑!快跑啊!啊!”

    那些原本还在围攻开封府官人的庄丁看不到后面,却突然听到自家员外死了,这心中一慌,便是丢了冰刃撒腿便跑,有那腿脚慢的,还跑出去没几步,却是被身后的弓手射死在院中。

    王玄勇和李巡检心有默契,只是象征性的追了几步便收住了脚,待他二人来到那孟员外的身旁之时,正要猛地将他的“尸体”翻起,可这手才刚碰到对方的衣衫,边听到对方一声哀嚎,随后便跪地求饶道:

    “啊……官……官爷饶命!官爷饶命!哎呦!”

    “你这混账鸟员外,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连我等开封府的官人都敢杀,说……你到底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啊……小人……小人……就是个贩私曲的,听说几位是开封府的官人……便以为……以为是走漏了消息……”

    “私曲?你这孟朗村,打一入村便是一股子酒酸味,真当我们都闻不出来吗?”

    “小人该死!小人该死!”

    “该死……你是该死!私造曲十五斤、私运酒入城达三斗者,处死。卖私曲者,按私造曲之罪减半处罚。再加上你杀害官差,便是有十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那李巡检此时怒急,却是狠狠的揪住了插在对方肩头上的箭杆便猛地拔了出来,只这一下,对方确实一阵惨叫,瞬间便躺在地上疼的打起了滚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