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大宋清明录 > 第8章 益州开膛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眼看着这太阳才刚刚隐在了城墙上方,王玄义便又换上了那一日从估衣铺中买来的那套衣衫。王敬不由得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院判,您……怎么又换上这身衣服了,今晚不会又不回来了吧!”

    “今晚我有事,你若是闷了,就跟我那两位兄弟一起去单将军庙去上香。不然便待在家中读书,知道了吗?”

    “这……院判!您这到底是去干什么啊,带上我一起去呗!”

    “你不要急,等时机成熟了,我自会让你知道,现在……你还是留在家里多认些字吧!”

    王玄义一边说着,随手就推开了房门出了院子,待他出了巷口之后,却是漫步的来到了不远处的猪肉档提了一挂后腿,随后才翻身上马,直朝着北里而去。

    ……

    “吁!”

    待到这王玄义来到了北里之后,却是现在外面寻了一家脚店将马匹寄存在了此处,随后他才提着一条猪后腿穿过热闹的集市,循着上一回的印象走到了一处杂院前。

    “哎呀,是王恩公到了,大家快出来啊!王恩公来看牛哥了!”

    一听到外面有人招呼,原本还在院子里忙着的一众汉子却全都跑了出来。便在此时,王玄义却是将手上的这挂后腿递了过去,然后热情的对众人说道:

    “刚才在外面看到肉档老板新宰了一头猪,我便将这后腿要了,正好……给弟兄们开开荤,打打牙祭!”

    “唉?有肉,咱们一会儿有肉吃啦,都出来啊!”

    ……

    王玄义将这上门礼交了出去之后,很快便被众人一齐迎到了院子里。待王玄义进了屋里之后,却看到躺在床上正在养伤的大牛,于是连忙上前问道:

    “大夫都说什么了,他这腿……”

    “啊……已然无大碍了,大夫说只要老实待着,好好养上几个月,应该没什么问题!”

    “哦!这就好!”

    “恩公,你的大恩大德,我大牛没齿难忘!”

    “哎,我那日可是为了你这腿才掀了一车碳的,你若是没养好,那我可就白费力气了!”

    王玄义见那大牛要起身向自己行李,却赶忙将对方一把按在了床上,随后开口调侃了几句。直到逗得众人全都笑了出来,王玄义这才又从衣袖里掏出了些许钱财交给旁人,随后叮嘱道:

    “你看看,若是有肉无酒,便不美了,劳烦兄弟们再去外面打几坛酒来,今晚,咱么不醉不归……”

    ……

    自从那一日王玄义从这群汉子口中听到了其余两名死者的消息之后,他便在心中暗自对这些汉子存了结交知心。也正因为有了这个念头,王玄义才特地买了酒肉来想要套取他们的话语。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这些烧炭的汉子便从附近买来了水酒,而与此同时,另一伙人也早就在院子里支起了锅来,随后将后腿切成了大块扔到了沸水中翻煮。

    “来……喝喝喝!我放在跟那卖私酒的老朱说了不少好话,他才肯将这没掺水的好酒卖给我,来,恩公先来一碗解解渴!”

    人群中有个叫宋七的开了酒坛,随后便满满的斟了一碗酒来送到了王玄义的面前,王玄义见自己若是不动便没人好意思喝酒,于是便接过碗来一口气便干了下去。

    “啊……真是畅快啊!”

    一碗酒下肚之后,被酒意逼出的一丝丝汗渍挂在皮肤上,被这院子里小风一吹,身上却反而清爽了不少。待到众人全都放下了酒碗之后,王玄义这才继续问道:

    “若只是喝酒吃肉,倒也没什么意思,这样吧!我且说个吓人的奇事,也算是给大家打发时间吧!”

    “王恩公见多识广,想必是知道不少外面的事情吧!”

    “哈哈……早年间入蜀地谋生,却也听过一些怪谈,其中有几个,我便是到了今天,却也依旧是忘不了。我这今日要说的这个……便是一则关于益州开膛手的奇闻……”

    “话说在这益州成都府……有一处烟花之地,只因平日里鱼龙混杂,此地便是出了人命,这官府却也少有人来问津。一时之间,这一带便渐渐的成为了一处三不管的所在……”

    “诶?恩公,您说的这个,倒是跟咱这北里有点像呢!”

    “哈哈,都说了是怪谈,你若非说像,那我也没办法……”

    “别插嘴,先听恩公说……我还想听恩公说说在蜀地的见闻呢!”

    听到周围又再度安静了下来,王玄义这才继续说道:

    “若是说起来,这凶险之地虽然鱼龙混杂,但好在住的都是一些外来的穷苦人,只要在此处搭上一处屋棚,便也算是在成都府中有了一处落脚的地方。”

    “那时我才刚入蜀地,虽说是来此处做生意的,可平日里若是得了空闲,我便会去那茶档坐坐,一来二去的,我就与那茶档老板熟了,那一日,不知怎的,我二人却是私下里聊起了这风月之事,便在此时,却听到这老板一声长叹,随后才有些酸楚的感慨道:”

    “要说这人皆是父母所生,却为何有人衣食无忧,有人三餐不济呢?更惨的,若是被人残害在了街头,却连个过问的人都没有……”

    “我当时心中奇怪,便问这茶档主人为何如此感慨,谁知这一问之下方才知晓,昨夜在那片三不管之地,有一风尘女子当街被杀。那死者,不但身中数刀,而且还被人残忍的划开了肚子,便是那肠子都人生扯了出来,最可恨的是,当时在死者的尸体之旁,还有一尚未成型的婴儿……”

    “恩……恩公,别说了……这也太吓人了……”

    “是呀恩公,您这……不会是真的吧!”

    一听到王玄义说出了如此诡异而惊悚的奇闻,在场的众人无不惊得楞在了当场。而王玄义则在被众人打断了之后,却是端起酒碗来,默默地说了一句……

    “我刚才说的,句句属实,而且……直到我离开成都府之前,已然有多名女子惨死在了歹人的刀下,只不过……虽然最后有人报官,但因时日太久,许多证据都湮灭了,就算是狄公再世,这些女子的案子却也是无从追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