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大宋清明录 > 第47章 风言风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说了吗,这白矾楼的花魁——宇文柔奴,要闭门谢客三日,你们说……她这到底是怎么了?”

    “谁知道,或许是遇到了什么伤心事了吧,我可听说了,那开封府的王院判……前几日去平康里登门拜访,据说……被那柔奴姑娘身边的使唤丫头拿着扫帚追了一条街,嘿嘿,你说……可着这大宋朝,你还能找出一个这么厉害的歌伎吗?”

    ……

    正当这夜幕渐渐降临之际,那些白矾楼的熟客便像往常一样来到此间饮酒,这才一进店门,便看到了宇文柔奴闭门谢客的告示。要是说起来,这一个歌伎身子不舒服休息几天,却也是常有之事,本来也没什么可值得大惊小怪的。

    可是现如今的宇文柔奴,在这东京城里,可不是什么一般的歌伎。自从那一日官家御驾亲临了大理寺之后,这柔奴,真奴两姐妹舍身救情郎的闲闻轶事便逐渐的在这东京城里流传开了。虽然宫中的女官已然验过二人仍是完璧之身,可这反倒是更证明了王院判待二女的态度却是不那么一般。

    一个开封府的院判跟这东京城里响当当的官伎联系在了一起,若是这瓦肆勾栏里没有编排出一些三者之间的八卦,那可就真的有负了这京瓦伎艺的威名了。因此这段时间来,这京城的百姓茶余饭后最喜欢谈论的,便是那两姐妹和王院判之间的事情。

    “院判,我……我回来了!”

    “哦……你可……你可见到了她家的小虫娘?”

    王玄义看到王敬上气不接下气的跑进了屋来,连忙拿起桌上的粗瓷盏来为他倒了一碗水。待到这王敬接过茶盏一饮而尽之后,他这才摇着头说道:

    “见……见是见到了,不过东西却没收,还……还把我也给赶出来了!”

    一听到就连王敬也被这虫娘给赶出来了,王玄义顿时便也没了主意。昨天他亲自去平康里本想向柔奴当面解释一番的,可谁想这才刚一开门,那小虫娘便拿着扫帚朝他追了出来。考虑到好男不跟女斗,再加上打赢了反而更丢人,所以王玄义便只有拼命逃跑的份了。

    “院判……要不然等过几天,柔奴姑娘的气消的差不多了再去?”

    “你先下去吧!这件事……还需从长计议才是!”

    王玄义有些无奈的打发了心腹王敬之后,便一个人坐在公廨中苦思着解决之道,现在看来,经过这次的事情,自己已然是把柔奴和真奴得罪的不能再得罪了。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解释才能让她们明白自己的意思啊!

    王玄义心中烦闷,这案头上的公文便是半点都没动过。直到临近午饭之时,那蔡军使过来寻他,看到他心情不佳之后,这才主动问道:

    “太玄啊,你这是怎么了?为何……看起来闷闷不乐啊!”

    “啊……军使!在下……”

    “你不说我也知道,肯定……是为了白矾楼的那个吧!”

    眼看着这蔡军使提到了宇文柔奴,王玄义自然就不能再掩饰了,要知道……这蔡军使当晚可是陪着自己去赴宴的,这事情的前因后果,他便是猜不出全部,却也明白个八九不离十了。

    “倒叫军使笑话了,我只是……只是觉得……这柔奴姑娘毕竟对我有恩,所以……”

    “行啦,我岂能不知你的心思!其实……你那晚拒绝了秦王虽然可惜,可若是换一个思路来看,这尚未娶亲便先有了妾,却也是于理不合啊!依我之见,贤弟还要早日寻得一门当户对的良家女子为妻才是正事啊!”

    王玄义听到这蔡军使的话语,不由得有些好奇的抬起了头来,却看到这蔡军使却是一脸笑意的从衣袖之中取出来一副请帖来,随后慢慢地放在了王玄义的面前。

    “王院判晚上若是得空,可否随我一起去杨楼赴宴啊?”

    “杨楼?蔡军使……晚上可是有什么安排?”

    “哈哈,便算是请太玄贤弟帮我一个小忙吧!”

    这蔡军使建王玄义听出了自己的言外之意,于是便压低着声音窃笑着说道:

    “说来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有一至交好友,现如今已是鸿胪寺丞,他家乃是江南大族,家中有一堂妹却正是年方二八的好年纪。那一日我同他说起了你,我那好友便对你动了心思……”

    “军使……这……”

    王玄义听到这蔡军使居然也干起了保媒拉纤的俗事,一时惊讶,却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贤弟不要多想,我只是替你二人引荐一番罢了。若是贤弟觉得合适,我们再从长计议便是。若是贤弟觉得不合适,大不了便当是陪我去杨楼闲逛,见识一番也好!”

    王玄义看着这蔡军事一番热心的样子,这拒绝的话到了嘴边便也说不出来了。那蔡军使见王玄义没有推脱,便拍了拍他的肩头嘱咐了几句晚上的聚会,随后便径直离开了。

    和平时一样,王玄义的午饭照例是在开封府的公厨用的。这开封府的餐食虽然比不得外面的酒楼,但这做饭的厨子却也是经过千挑万选的行家里手。

    当公厨的仆役将午饭送到了王玄义的公廨之时,才一打开食盒,王玄义便不由得觉得食指大动。

    一份兔脯奶房签,一份虾蜡,再加上?肉条子、皂角?子,搭配上时蔬及蒸饼,王玄义只一试便停不下来了。之不过片刻功夫,这餐盘中的菜肴大部分都被王玄义送进了五脏庙中。只余下这兔脯奶房签王玄义却是动也未动。

    当王玄义用过了午饭之后,却是悄悄的将那份兔脯奶房签放进了自己带来的食盒中。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这兔脯奶房签乃是平日里极少遇见的菜肴,因此王玄义便想带回去给自己的母亲尝尝这道菜。

    当王玄义吩咐院中公人将食盒送回公厨之后,他便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离开了开封府。才一到家,这王玄义便将自己留下的那道兔脯奶房签像献宝似的送到了母亲面前。

    “娘,今日公厨送来的是兔脯奶房签菜,孩儿见了觉得您应该喜欢,便带回来给你尝尝鲜……”

    “我儿有心了……不过……儿啊!适才为娘出了趟门,却不知……为何这街头巷尾都在说你与柔奴姐妹的事情,你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