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大宋清明录 > 第45章 两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和日式刺身仅以山葵和酱油调味的方式不同,这金明脍斩的蘸料却是及其讲究,除了葱、姜、蒜、椒、,山葵,芝麻等常见的东西之外,还有一些用草药榨取的调味配料,配合着放在冰盘之上的鱼生片。这一口吃下去,这股清凉却是让人的心只片刻便安静了下来,可以细细体会这这今明池中鱼肉的紧致和清甜。

    “蔡军使,这脍斩……可还合口?”

    “合口,合口,臣下虽然不是第一次品尝这金明脍斩了,可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精湛的刀工,这鱼生真可以媲美蝉翼了!你说呢,王院判?”

    蔡军使一边说着,一边就看向了一旁的王玄义,只见这王玄义此时却是端着一旁那盛放着蘸料的小蝶久久的沉思着,直到军使悄悄地咳嗽了一下,王玄义这才回过了神来。

    “王院判?这鱼生……可还合口?”

    秦王看到这王玄义神色有异,便不由得感到有些奇怪的问道:

    “臣下虽是第一次吃到金明脍斩,可这味道,臣却是深深的记在心里了。只不过……这蘸料……看似平平无奇,可臣却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草药香气,却不知……”

    王玄义略带疑惑地看了那徐厨娘一眼,徐厨娘见到众人都看着自己,便有些紧张的开口说道:

    “不过都是些寻常的调料,只是这生食虽然鲜美,却都是大寒之物。奴便在这蘸水上花了些心思,这里面除了一些除寒的草药之外,奴还加了些山葵……”

    “不愧是秦王府中的厨娘,这心思……”

    王玄义心中由衷的赞叹了一句,随后便又夹起一片鱼生沾着沾水放入了口中。说实在的,这淡水鱼的生鱼片,因为寄生虫的缘故所以在后世已经基本上绝迹了。不过王玄义却在穿越之前有幸品尝过一次顺德鱼生,虽然和今天的金明脍斩比起来,顺德鱼生的蘸料多了些这个时代还没有的洋葱等调料,但是无论是刀工还是口感,王玄义却觉得这金明脍斩更胜一筹。

    看着面前那一朵在盘中绽开的白色菊花被自己一片片的吃进了肚子。王玄义便也频频举杯向秦王说了些道谢的话语。宾主间把酒言欢,却始终没有说起任何酒席间之外的话题,待到这酒宴便要结束之时,却见秦王突然放下了酒杯,随后突然向王玄义问道:

    “王院判,本王知道你也是一个知恩图报之人,这一次在大理寺,柔奴姑娘和真奴姑娘不惜以自身名节为你洗脱了冤屈,这份情义,王院判心中可有打算?”

    王玄义听到秦王这话,手上的酒盏差点就翻倒在桌子上。此时王玄义便是再愚钝,却也猜到了几分秦王的意思。

    “王爷,两位姑娘舍身帮我,这份情义,我王玄义定当涌泉相报……”

    “好……既然王院判有了这句话,那本王便直说了吧!若是院判合意,本王愿替这两位姑娘除去在教坊中的乐籍,再将她们一并送于院判为妾。王院判,你可愿意吗?”

    尽管王玄义心里已经有了一定的准备,但是当他亲耳听到秦王的这句话时,他还是感到了一些紧张。这是什么意思,赤裸裸的拉拢?而且还是在柔奴和真奴二人在场的时候。此时王玄义要是拒绝,便真的变成了忘恩负义的小人。

    可是不拒绝呢?真的要接受了她们自己就会被秦王绑上他那驶向皇位争夺的航船,这艘船……却注定要被海浪狠狠的击碎,到那时若是招惹了官家的怒火,自己这一家老小便算是没有性命之忧,可也有男被充军,女做官奴的风险,要是那样的话,柔奴和真奴……只怕会比现在还要凄惨百倍……而且,这秦王难道真的有什么出众的地方值得自己去追随吗?

    此时王玄义神色凝重的看了看秦王,他可以从对方的眼中看出,对方已然认定自己不会拒绝他的提议。看得出来,这一手是秦王早就计划好了的,而今天的这场游宴,却也正是为了这件事而刻意安排的。若是拒绝的话,自己要怎么开口才好呢?

    王玄义闭上双眼沉吟了片刻,随后他便再次侧身看向了柔奴和真奴所在的位置,当他的目光与两女目光有所接触之时,却看到柔奴有些青涩的低下了头来。而真奴,则有些期待,却又有些腼腆的低着头,双手局促的放在膝头上。

    “这真是像做梦一样啊!如果没有了这乐籍,我与姐姐便算是良家女子了,虽然之前也曾经落入风尘,可我与姐姐的身子却依旧是完璧之身。若是得王官人垂青,便再也不怕将这乐籍的屈辱和不幸带给子孙了。有了这良家人的身份,就算是于人做妾,却也好过在酒楼中那屈辱的生活。这叫我如何能不高兴啊!王官人,他乃是状元之才,且人又如此的和善,我与姐姐一并入了他王家,便算是以后王官人有了正妻,只要我二人用心服侍,这后半辈子,却也不是没有念想的……”

    柔奴被秦王的一席话说的动了女儿家的心思,却是心中感激。一想到只要王玄义点头,她二人便不再是官妓了,柔奴的心简直要激动的蹦出来了。

    “王爷,感谢您的厚爱,下官……却是愧不敢当!”

    便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不过是一件顺水推舟,皆大欢喜的好事之时,却看到王玄义突然站起身来,郑重的向秦王施了一礼,随后说出了拒绝的话语。

    一听到这王玄义居然说出了拒绝的话,蔡军使只吓得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此时他强壮着胆子偷偷的去看那秦王的反应,却见到秦王面色难堪,双拳竟也不自觉的攥得紧紧的。

    “王院判,你可是听清楚了……本王……这可全都是为了你和两位姑娘着想啊!”

    “王爷,下官听清楚了,感谢王爷的这份心意,下官……实在是愧不敢当!”

    “你……”

    就在这秦王便要当场发火之际,却看到这柔奴、真奴忽然跪倒在地,施大礼向秦王说道:

    “王爷,奴……奴与姐姐,据是下贱之人,配不上他王院判的状元之才……”

    宇文柔奴硬着头皮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中虽然噙着泪水,可他还是想为自己和姐姐留下最后的尊严,她今晚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王玄义竟然和那毛大成一般,却是一样的无情无义之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