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大宋清明录 > 第34章 水落石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陛下,我姐妹二人虽与状元公比邻而居,可我们却并非是状元公的外室,奴与姐姐虽然身在风尘,可这身子俱是清清白白,容不得他人半点玷污……”

    宇文柔奴为了救王玄义,情急之下竟然连如此私隐的话语都说了出来。一时之间她的脸已然羞的通红,却是拜倒在地再也不敢抬头,就连这张真奴听了妹妹的话语,此时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官妓身份卑微,又身在风月场所,这张真奴和宇文柔奴,平日里便少不了受到恩客们的调戏。可越是在这种环境之下,两人对名节的看重却更胜平常女子。即便是像宇文柔奴这般的京中名伎,在她心目之中,最大的希望依旧是能够早日除去身上这教坊乐籍的身份,然后寻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眼看着两位姑娘不惜以二人清白来为自己作证,王玄义的心里也不由得感到十分的感动。然而就在此时,这御史台此刻已是被那死去的毛大成拖下了水,若是今天不死咬住王玄义狎妓这件事,他们御史台便真成了张家陷害朝廷官员的帮凶,这官家的震怒,却也不是他们能够承受得起的……

    “陛下,这两名女子皆出身风尘,居然还有脸说什么清白,微臣只怕……她二人这是为了救自己情郎,故意在欺瞒陛下吧!”

    御史中丞听到这两名官妓居然自称清白之身,便语带讥讽的回应了一句。他心中却是不免觉得鄙夷可笑,这两名女子早早地就搬到了状元公所居住的杀猪巷中,这心中想着什么,只怕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偏巧那一日大理寺的官人却是早早地就将王玄义和那官妓堵在了房中,若如此还强说什么清白,这面皮却也是真够厚的了。

    “陛下,我与两位姑娘却不是御史所认为的那种关系。我王玄义虽然不才,可既然是在开封府当了院判,这刑名律法自然是谨记心头,却是从不敢做出什么有伤体统的事情……”

    “哈哈,王院判果然是生出了一张巧嘴啊,可偏巧那一日大理寺前去寻你,却将你与那花魁堵在了房中,你二人若是无事,却为何一大早便待在屋内,难不成,真的把我们这些朝中大臣们当成是三岁小孩吗?”

    王玄义才刚辩了一句,那御史台的官人却又将脏水泼在了自己的身上。此时此刻,王玄义心中便是千有理万有理,却也是解释不清的。而宇文柔奴那边,她去求那安定郡公,此事若是说了出来,便是得罪了安定郡公,到时候,自己和姐姐说不定还会惹来别的什么麻烦……

    “都不要吵了,看看你们成何体统!”

    就在这御史中丞还要反唇相讥之时,官家却又再度发话,制止了这场无畏的争吵。此时他看着匍匐在地上的两名官妓,却是丝毫没有将她二人的尊严当成一回事。他只是回过头来召了一名内侍来到了近前,随后便小声吩咐道:

    “速去宫中寻一有经验的宫女来,为她二人验明正身……”

    “陛下,不可!”

    王玄义听到官家发话,便连忙出声阻止。如此做法,又岂是清白女子所能接受的?

    “王院判可是怕了,既然她二人自称清白,你不是正好洗清嫌疑……”

    耳听得御史中丞反唇相讥,王玄义却是还要分辨,便在此时,一直立在一旁为他说话的刘保勋却是上前一步,向那御史台的官人反问道:

    “既然官家发话了,我看大家也不必再做无谓的口舌之争了。不过……若是这两名女子真是清白之身,御史台却又该当何罪?”

    “该当何罪?若她二人真是处子之身,我……我御史台便全凭官家发落……”

    “凭官家发落,李中丞说得轻巧,这毛大成和张家勾结蓄意栽赃开封府的官人,这件事,难道说御史台便要一笔带过了吗?”

    ……

    刘保勋忍不住上前讽刺了一句,却是将王玄义让到了身后,不让他再多说话。便在此时,王玄义看着宇文柔奴和张真奴匍匐在地的样子,心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惭愧!

    那得了官家发话的黄门出去之后,只不到半个时辰便带了两名宫中的女官回来复命。便在这官家身边的内侍总管交代了几句之后,这几名女官便对拜倒在地的张真奴和宇文柔奴说道:

    “你们两个,跟我们出来了一下!”

    张真奴姐妹二人听了女官的话,本想起身,可惜因为身子跪了太久,却是双腿酸软,站不起身来。便在此时,这女官便命随从将她二人直接从地上架了起来,随后便向外面拖去。

    “姐姐!”

    “妹妹!”

    张真奴和宇文柔奴受到如此对待,心中自然是即委屈又难过。便在二人被拖出了大堂之后,那些宫女却将她们带到了一处空闲的房间内,先是用绫罗盖在了二人的身上,随后便按住了她们的手脚,除下裙摆便欲检查。这宇文柔奴见这些宫人动作粗野,便忍不住哀求着说道:

    “几位贵人且手下留情,我……我与姐姐俱是……啊!”

    ……

    就在这朝中大臣俱在公堂之上等着结果之时,却见到刚才离开的宫中女官却是再度回到了堂上,随后便在内侍总管的耳边轻语了几句。紧接着,那总管便转身向官家回话去了。

    “陛下,宫中女官已然验过了,她二人……俱是完璧之身……”

    “什么,这……这不可能!你们可验清楚了?”

    “李中丞!这容司仗乃是宫中老人了。经她手验过的女子便是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从未出过什么叉子,您这话……却是不信吗?”

    “够了!御史台!尔等还要狡辩到什么时候,说……你们是如何与这张家一通勾结,陷害他人的!”

    “陛……陛下,臣……臣真的不知这毛大成和张家结亲啊!”

    “不知道,这上午才接了状子,下午就去杀猪巷大闹,你若是不知,这御史中丞是白干的吗?”

    “陛下……臣……臣是受了小人蒙蔽,受了小人蒙蔽啊!”

    “哼!来人啊,先把这张家的丹书铁券给我拿来,我倒要看看,难道便真的管不了他们了吗?”

    就在这官家发话之后,便见到黄门官一把从灵寿县主的怀中夺过来这黄绸子包裹着的丹书铁券,便在他剥去这包在外面的绸子之后,一看到这铁券,黄门官却是噗呲一声,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