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大宋清明录 > 第8章 劝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院判,请留神脚下!”

    巡检李忠一边好心的提醒着王玄义,一边伸手搀扶着他慢慢地走下了台阶。

    “啊……想不到这外面烈日炎炎,此间却是一处清爽的所在啊,就是这里面的气味……”

    “禀院判,这左军巡院狱原本就不甚宽敞,再加上夏征之时,又送了些抗捐的刁民来此地羁押,这人一多,我们的人手就有些不够用了……”

    眼看着这李忠有些为难的对自己作着解释,王玄义便不再继续追问这件事了,反正今天他到这里来也不是为了改善犯人待遇的。待那李忠将掌管此处的牢头唤来之后,王玄义这才小声点询问道:

    “昨日我送来的那人呢?尔等可是按照我吩咐的单独囚禁,严加看管?”

    “自然是按院判吩咐办的,属下已然……已然请那金水堂的孙大夫过来看过了,孙大夫给那人灌了几碗汤药下去,这人便清醒了一些,现下跟他说话,也多少有了些反应……”

    “哦?快带我去看看!”

    这王玄义听了牢头和狱子的话语之后,便急忙让对方带他去见那苦主。当他带着王敬以及自己的两位堂兄一起进到这狱中之后,很快这走廊两旁的牢房里变传来了一阵阵的喊冤声。

    “官人,草民冤枉啊!”

    “冤枉!我没有杀人,是你们蓄意在藏,我要去告御状!告御状!”

    ……

    眼看着这大牢里简直要吵翻了天,这牢头不由得一皱眉,随后高声地呼喊道:

    “吵什么!吵什么!这里是开封府左军寻院的大狱,再有人胆敢胡乱喧哗,我便赏他一顿杀威棒!”

    听到这狱吏出声呵斥,牢中的囚犯们顿时便安静了下来。那牢头眼看着自己在院判大人面前失仪,便连忙转过身来对王玄义恭敬的说道:

    “院判,此处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家伙,若是不教训一顿,他们便不知道好歹!”

    “好啦!我又不是那不通情理之人,你且带我去看那苦主吧!我还有要紧的事情要向他询问呢!”

    那牢头见王玄义见怪不怪,便也就知道了这位院判大人是个明事理的。于是他便不敢再多做耽搁,直把王玄义一众人等引到了里面的死囚牢后,这才在一处昏暗的牢门前停下了脚步,随后指着地上一个被铁链拴着的人说道:

    大人,这便是昨日送来的那个人了!

    “哦?你且在一旁候着吧!王敬为我准备笔墨,再替我唤醒苦主!”

    这王玄义吩咐了一番之后,自有狱中的公人为他和巡检李忠搬来了桌椅。待王玄义坐定之后,那王敬先是从随身携带的柳条箱中取出了笔墨纸砚放置于桌案之上,随后又压低着身子,小心翼翼的来到了那牢门外,高声呼喊道:

    “喂,快醒醒,我们王院判来看你了!”

    “啊……”

    耳听得那牢中的苦主突然一声大喝,身后的铁链都市便被扯了起来。王敬被那人猛的一吓,顿时便坐倒在地,随后连滚带爬的往后退却了几下。

    “我……我不想死啊!啊……我,我……真的不想死啊!”

    看到那苦主癫狂的样子,王玄义不由得叹了口气。随即便伸手拦住了那做势要上前训斥的牢头。身为这起事件的知情者,王玄义对苦主此时的境遇充满了同情。有道是蝼蚁尚且贪生,这原本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却突然被人告知要不久于人世,只怕任谁都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吧!

    就这样,王玄义静静地坐在桌案之后,也不知道过了有多久,以至于,就连笔上的墨迹滴在了纸张之上都未曾发觉。

    “啊……呜呜!”

    直到那苦主的喉咙已然沙哑,再也无法呼喊之时,他却像是抽干了身体最后力气一般摔倒在了地上。王玄义见此情形,便慢慢的从桌案之后站起了身来,随后走到牢门外,有些无奈的向那人问道:

    “若是你有什么放不下的话,本官只要力所能及,都可以帮你!”

    “呜呜……我不甘心……为……为什么……我这么快就死了,我死了……我的娘子……还有我的孩儿,这可如何是好啊!”

    面对着对方的提问,王玄义根本无法回答。或许眼前的这个人那一日去大相国寺,便是跟自己一样只是想为家里添置一些东西,又或者是为了去哪里挣点闲钱补贴家用。可惜……他却根本没有想到命运居然会如此残酷的对待他。

    “若是你心有不甘,本官可代你向张家讨个公道,只要你如实说出那一日事情的经过……”

    “这位官人,我……咳咳……我听说那张家乃是皇亲……是……真的吗?”

    “是!”

    王玄义不想回避这个问题,所以他想都没想,便如实的回答了对方的提问。

    “那……您觉得……我一个乡野之人……又怎能斗得过皇亲呢?”

    “哎!”

    王玄义见对方说出了这番话语,心中不由得感到一阵为难。只见他长叹了一口气,随后便转身回到了桌案之后收拾起来笔墨。

    “官人,你……”

    “你既已死心了,我等还留在这里做甚,便再过上几日,只差人去通知你的家人便是……”

    “那位官人,你……先不要走!”

    “我不走?可留在这里又有何用,那一日你在邸店里发疯,被你咬伤的那些店伙儿又该去寻谁的晦气。若是他们也染上了这恐水症,只怕是想要寻个凶手都难以实现了。到那时,你已经是个死人了,难不成我还要拿你的尸首去向那病发的店伙儿交代吗,我看便只能去向你的妻儿要个交代了?”

    ……

    王玄义一边说着,一面将笔墨放进王敬的柳条箱中。却听得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哀求的呐喊:

    “大官人,您就给我指条明路吧!我……我实在不知该如何向家中的妻儿交代啊!”

    “咚!咚!咚!”

    耳听得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重重的磕头声,王玄义却也不忍心在动那桌案上得东西了。

    “若要明路?便只有一条,便是将那罪魁祸首绳之以法,只有如此,你才能在临死之前为你的妻儿争得一条活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