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大宋清明录 > 第2章 找上门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院判,张巡检来了!”

    当王敬领着巡检张彪来到出事的邸店之时,这里的事情已然被王玄义平息了下来。为了避免进一步的麻烦,王玄义便让那些有感染可能的伙计留在店里,而他则让开封府的公人进到了客房之中,将那名病发的苦主从房间里抬了出来。

    “王院判,这人……要我们带回去吗?”

    “是啊,他已然患上了恐水病,只怕过不了三五日便要一命归西了,尔等且将他抬回开封府,在左军巡院狱中,寻一处干净的牢房让他好生住着,若是他还有什么需要,只要不太过分,便都依了他把!”

    “是,院判,下官这就去办!”

    这张彪听了王玄义的吩咐,随即便安排手下将那个可怜的受害者捆在了担架上,随后又从外面临时雇了一辆装货的太平车将人拉回了开封府。而王玄义在交待了店掌柜若有事情随时可以去开封府找自己之后,便带着王敬和张彪告辞,随即离开了邸店。

    待两人出了汴州城之后,王敬本以为王玄义是要回家,却见他突然下马拦住了一名送水的商贩,随后开口向对方问道:

    “请问……这木桶张家住在何处啊?”

    “小官人算是问对人了,他家便住在这城东的麦积巷中,您只要沿着这保康门前的大街一直向前,待见到蔡河之后过了那河上的高桥便是……”

    “哦,如此便多谢了!”

    王玄义向送水的小贩问明了地点之后,便按照对方的指示骑马向前,只不多事便来到了蔡河畔的高桥下。待他和王敬骑马过桥,来到了这河对岸之后,但见此处高墙林立,显然是一片大户人家聚居的所在。待王玄义请教了路人之后,便下马慢行走进了这麦积巷中。

    “院判,您看这户人家的大门前立着门戟,看样子应该就是这里了吧!”

    “看起来的确是县主的规制,你且去敲敲门,问问这里的主人是谁!”

    这王敬得了王玄义的吩咐,随即径直上前拍响了门前的铜环。只片刻功夫,一旁的侧门出便闪身出来一人,看情形好像是家丁的打扮,只见他出来之后先是看了一眼敲门的王敬,随后又看向了王敬身后那个穿着一身绿禄袍服的

    王玄义。

    “你们到底是何人啊?可是来拜见我家员外的?”

    王玄义见对方询问,便抬起手来先客气的行了一礼,随后才继续反问道:

    “敢问,这里便是灵寿县主的府邸吗?”

    “诶?你们是……”

    “啊!某乃是这东京开封府的官人,今日来到贵府,乃是为了府中的大公子……”

    “等一下,这位官人,敢问您怎么称呼?”

    “好说,你且去回复你家员外,就说……是开封府左军巡院的院判王玄义前来拜见,有要事相商……”

    “什么……你就是王玄义,你……你给我等着,你……有本事你别走……”

    “啊……有劳了!”

    那门子一听王玄义自报家门,顿时便气急败坏的跑了回去,紧接着他便撒开脚步向内宅跑去,一路跑,还一路高声呼喊道:

    “员外,不……不好了,开……开封府的王玄义找上门来了……员外!”

    随着那门子大呼小叫的跑到了后宅的门前,那刚刚查看完儿子伤势的张员外听到下人的通禀不由的吃了一惊。待他快步的来到了门前之时,却又有些不敢相信的向对方问道:

    “你刚才说什么?开封府……谁来了?”

    “主人,他……他说他叫王玄义,是……是开封府左军巡院的院判!”

    “什么,你……可听得仔细了?”

    “主人,没错,我听得真真的,这不……他人还在外面站着呢!”

    “好啊!我正要寻他的晦气,想不到……他居然找上门来了……”

    就在这张员外听到下人禀报,正暗自揣度这王玄义找上门来的用意之时。刚才还在内堂休息的灵寿县主则带着丫鬟踱步出来,正好听到了那门子回禀自家相公的言语。这下子,灵寿县主不由的火冒三丈,义愤填膺的吩咐道:

    “好啊,他打了我的儿子,居然还该找上门来,正好!我今日便要替我儿子出去,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尊卑的东西!来呀,把家里的青壮都给我叫来,给我带上棍棒……”

    “夫人这是要干什么……”

    “干什么?我今天就要把他打死在这里!”

    “什么,夫人万万不可,这绝对使不得?”

    “什么使不得,我早就打听清楚了,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将作监丞,我家有丹书铁券,今天便是真的把他打死了,官家难道还能治我的罪不成?”

    这灵寿县主说得蛮横,话音刚落,便要遣家人出去教训那王玄义。这员外听到妻子的话语,却连忙出声阻拦。要知道,这殴打朝廷命官可不是什么小事。况且对方还是当今官家钦点的状元公。要真的闹到了无法收场的地步,他张家搞不好就要被人扣上一个谋反的罪名。

    “夫人啊,这万万使不得,万万使不得!你这性情,怎么比那张飞还要莽撞啊!”

    “不可?有何不可?他都打上门来了,难道……我还要怕了他不成?”

    “夫人,你误会了!我是想说,万一这王玄义是奉了开封府的命令,前来致歉的怎么办?”

    “致歉?他都把我的孩儿打成那样了,光是道歉有什么用!不行,我也要让他尝尝我孩儿的痛苦……我要让他知道知道,我这个县主……不是什么好欺负的……”

    “哎呀呀,夫人!那也要知己知彼才行啊,我先放他进来,且听听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难道您就没想过,这王玄义区区一个八品的将作监丞,他的身后若是没有人给他撑腰,他就真的敢动咱家的大郎?我便是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动大郎一个手指头……”

    “这……”

    眼看着自己的夫人犯了犹豫,这张员外随即摆摆手驱散了家人,然后才小声的对自己的夫人说道:

    “夫人啊,今天且暂时忍耐,我先去探探他的虚实,等我想办法把他从东京城里赶出去,到时候,这要圆要扁,还不是由我们说了算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