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大宋清明录 > 第48章 气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到屋内传来了小虫娘求助的哭喊声,宇文柔奴便顾不得再王玄义客套了,只见她提着裙摆立刻转身,随后便焦急的跑进了屋子里。当她来到小虫娘的身边之时,却见到自己的姐姐牙关紧锁,脸色惨白,竟然已经失去了知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我刚才听见师父咳嗽,便先进了屋来,却见到师父……师父她正站在门边偷听您和王大官人之间的谈话。”

    “然后呢?然后怎么样了……”

    “然后……师父……师父他就问起了毛大成的事情,我心中气不过毛大成昨晚的卑鄙行为,便……便跟师傅顶撞了几句,然后……然后师父就一下子晕倒了……”

    这小虫娘又惊又急,一边哭着一边向宇文柔奴解释了一番刚才的经过。而宇文柔奴却一把将自己的姐姐抱在了怀里,不住地用脸颊碰触着那女子的额头,此时她的心里不知道有多么的恐慌,生怕自己会失去这位一直以来被她当作唯一的亲人的姐姐。

    “宇文姑娘,可是……可是需要在下相助?”

    那王玄义站在院落中,却把房子里的情形听了个清清楚楚,现在他本能地觉得自己应该进去帮帮忙,可是……一想到这可是古代女子的闺房,王玄义却又变得止步不前,有些顾虑了起来。

    “娘子,到底……到底要怎么办啊!”

    “不管了,我……我先按着姐姐人中,你快去外面把王大官人请进来……”

    “王大官人!”

    那小虫娘得了宇文柔奴的吩咐,便急切的跑到院子里,随后一把拉住了王玄义的衣袖便把他拖进了房间里,当王玄义看到宇文柔奴的怀里抱着一个衣衫单薄的女子之时,便连忙跪下身子,小声的向宇文柔奴问道:

    “刚才发生了什么?”

    “大官人,实在是一言难尽,这是我的姐姐,刚才她听到我们之间的谈话,一时激动便晕了过去,大官人,敢问……您有没有什么办法?”

    “晕倒了?能让我先看看吗?”

    王玄义听到宇文柔奴的话语,便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摸住了这晕倒女子的脉搏,待他发现这脉搏急促异常之时,王玄义这才继续问道:

    “敢问,这女子平日里可有什么不适的地方吗?”

    “官人,我姐姐他乃是因为被人抛弃,落下了心病,这一年多来,她整日咳嗽不止……”

    “咳嗽?”

    王玄义听到宇文柔奴的介绍,随后便伸手摸向了这晕倒女子的脖颈处,却发现这女子的胸部并无起伏,于是他便伸出手来,径直解开了这女子的衣衫……

    “王官人,您……这是……”

    “现在救人要紧,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姐姐是犯了气胸之症,快……快去取一柄小刀来……我现在要帮你姐姐把肺部的空气给排出来……”

    “你……你要刀做什么?”

    “要向缓解这气胸之症,需要用针刺入肋骨间的肌肉,然后想办法排出里面的反气体……其实匕首也不好,最好是能找一个细长的针来……”

    就在宇文柔奴疑惑地看着王玄义医治自己姐姐之时,站在一旁的小虫娘却径直从自己的针线盒里取出了一柄纳鞋的锥子,随后交到王玄义的手上问道:

    “王官人,这个……这个行不行?”

    “行……”

    王玄义看到小虫娘递过来了一柄锥子,情急之下,也再也顾不得其他了,只见他接过这柄锥子之后,先是将女子放平,随后才轻轻的扶住这女子的胸口,用手指触摸到了锁骨中线第二肋间的位置,然后便扬起手中的锥子,只一下,便慢慢的刺了进去……

    只一瞬间,这女子鼓胀的胸腔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的降了下来,随后……那女子又慢慢的开始了自主的呼吸,王玄义见女子病情好转,却是半分也不敢动。只见他一一手扶着女子的胸膛,另一只手却是小心的扶着锥子也不知道过了有多久之后,却见那女子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随后张了张口,却是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姐姐……你……你总算是醒过来了,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疼……”

    “我知道,姐姐知道疼是好事,刚才若不是王状元,你……你便再也醒不过来了……”

    “王……状元!我这是……在做梦吗?”

    ……

    王玄义此时一边抱着这女子防止他乱动,一边扶着手上的锥子,以防刺到他的内脏,待他看到这女子已然呼吸无碍之后,这才慢慢的拔出了手上的锥子,随后帮着宇文柔奴将那女子扶到了床上……

    “啊……适才情况紧急,在下不得已才行了这非常之举,望这位姑娘醒来之后,柔奴姑娘还是不要提起刚才的事情才好……”

    “王官人,柔奴……明白的!”

    宇文柔奴坐在床边观察了一会儿,看到自己姐姐脸色又再次恢复了红润,这才渐渐地放心了下来。随后王玄义又唤了小虫娘过来,让他去药店买些治疗外伤的草药来,为那女子处理伤口。直到交代完这些杂事之后,王玄义方才迈步离开了这女子的闺房……

    “王官人,今日……小女子却真是见识了……没想到……您居然还是一位杏林高手……”

    “那里,宇文姑娘实在是过誉了,在下刚才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现在那姑娘只是暂时没了危险……这病……最终还是要看那位姑娘的造化才是!”

    “官人,您的意思是……”

    “那位姑娘常年的咳嗽,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损伤到了气道。才有了今日气胸之症。待她醒来之后,若是不能让气道的损伤慢慢地恢复,今后很有可能还会发生今天的情况,到时候,就怕是再无办法了……”

    “王大官人,实不相瞒,我家姐姐的咳疾,乃是因心病而起……这其中,却与那昨晚陷害于您的毛大成有着莫大的关系……我那日见大官人施展祝由之术,治好了自己家人的心病,却不知……大人可否看在我姐姐身世可怜的份上,略施援手,救救我的姐姐。便是让小女子做牛做马,柔奴也是心甘情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