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大宋清明录 > 第25章 夜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入二更之后,从王玄义所在高处远远地望去,河岸边的闲云居此时依旧是一番灯火通明的景象。王玄义看了一会儿便从树上跳了下来,随后他先是解下马上的水囊痛快的灌了一口凉浆,又从怀中掏出了一块麻布蒙在了脸上。直到收拾稳妥,他方才轻轻地拍醒了正在一旁熟睡的王敬……

    “额……啊?大人,这就要出发了吗?”

    王敬从睡梦之中醒来,却看到王玄义此时已然用麻布遮住了颜面,方才意识到此时已是出发的时候了。就在王敬正要起身之时,王玄义却突然按住他的肩膀对他嘱咐道:

    “王敬,我思来想去,今晚若是你我二人都进了这闲云居,万一惹上了什么麻烦,只怕是连个回去搬救兵的人都没有,所以……依我之见,你还是留在这里等我回来吧?”

    “可是……大人!若是您遇到了什么危险,那又该如何是好?”

    王敬听这王玄义打算一个人夜探闲云居,不由得大惊失色,可这王玄义却只是不以为然的摆摆手,随后对王敬继续说道:

    “若说危险,倒也没什么可担心的,我儿时曾瞒着母亲跟堂兄一同习武,普通人便是三五个联手又能奈我何……倒是这闲云居,你我皆不知根底。稳妥之计,还是由你守在外面为好。这样一来,就算是真动起手来,我也不必顾忌你的安危。而且……就算我真的陷于贼手,也还有你在外面代为奔走……”

    王玄义交代了一番之后,看这王敬还要再说,便径直从怀中取了印信交到了王敬的手上。随后又继续嘱咐道:

    “你拿着我的印信,若是明日日出我依旧未归,便骑马速回开封府请蔡大人前来助我,懂吗?”

    “大人!王敬……懂了!”

    王玄义见王敬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便又取来草绳扎住了自己的袖口裤脚。直到收拾稳妥之后,他才又拍了拍王敬的肩膀全做分别之礼,随后王玄义径直转身,渐渐地便没入了这朦胧的夜色之中。

    且说这王玄义离开之后,王敬只不过片刻便觉得心中惴惴不安了起来。他试着像王玄义一样爬到了一棵大树的树冠之上,然后手搭凉棚向远处的闲云居望去。此时的闲云居依旧是一片灯火辉煌的景象。借着朦胧的夜色,王敬偶尔可以看到庄园内有人走动的情形,不过许是间隔的距离实在太远了,他却并未见到有什么异常的情形。

    这一夜……实在是让王敬觉得太过漫长了,随着远处那闲云居的灯火渐熄,王敬心中的担忧不由得也变得更深了一些。听着耳边那不知是何种飞禽走兽的叫声,王敬只盼着王玄义能够早一些回来。

    三更时分,随着渡口的方向传来了一阵悠扬的钟声。王敬却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只见他手脚并用的从树上下来,刚想解开缰绳回去报信,却想到此时东京的城门才刚刚关闭,便是想要去搬救兵也是不能了。

    “这可如何是好,万一大人他真的被闲云居的人发现了……”

    此时王敬真是越想越是害怕,可是他又想起王玄义临走之前给他的交代,此时距离天亮还为时尚早,心理不由得便犯起了难来。

    待到四更时分,王敬实在是再也无法等下去了,他咬咬牙,只觉得自己要是再不回去报信,这王玄义便会有性命之忧,就在他摸了摸胸口的印信,随后解开缰绳跳上了马背之时,却听得草丛中突然传来了一个细微的声音。

    “王敬……”

    “啊……谁?”

    “小点声……是我!”

    ……就在王敬半信半疑的下马之后,却看到草丛中先是有人递出了一个包袱,随后王玄义才一脸疲惫的走了出来。

    ”大……大人?“

    “啊……太好了,真怕你等不到我回来就走了……”

    “大人,您可算是回来了,怎么去了这么半天……刚才……真是要急死我了!”

    “哈哈,莫急莫急,看看我都带什么回来了……”

    王玄义说着,便像献宝似的打开了那个包袱,只见那包袱之中围着的乃是一个蒸屉,待王玄义再将蒸屉打开,这才发现其中放着的乃是一屉热乎乎的面食。

    “大人……这是……”

    “出来时路过厨房,我看到那火上蒸着东西,边想着正好拿来做早餐,你看……这可是好东西啊!”

    王玄义说着,便从笼屉里拿起了一个开口的面兜子小心的放进嘴里。王敬见状,只道是这东京城里寻常所见的包子(也叫作兜子,现在叫做烧麦)便也好奇的用手拿起一个囫囵的塞入了口中。

    入口之后,这王敬只一咀嚼便觉的满口鲜美,这馅料,绝非是平常街市上所见的那种寻常货色。

    “大人……这个……真是……太好吃了!”

    “哈哈……那是自然,我听着闲云居里的小厮说这叫决明兜子,乃是用干腹鱼(鲍鱼)泡发做馅,上锅蒸制而成的……哼,偏是那些腌?之人有此等口福,我等却每日与胡饼作伴。不管了,先拿来于你果腹!”

    王敬听王玄义提起了这闲云居,便停下手来有些好奇的问道:

    “大人,您一去就是好几个时辰……这闲云居里……到底是什么样的……”

    “这个……还是不说了,免得坏了你的胃口。你快吃吧,等吃完了,你我便一同回开封府去召集人马,我今日便要踏平了这等腌?之地!”

    ……

    这王敬见王玄义不愿多言,自也不再追问。两人只三下五除二便把这一屉决明兜子吃了个干净。吃饱之后,主仆二人又饱饮了一袋凉浆解渴,这才翻身上马,朝着东京所在地方向匆匆上路。

    或许是因为日出之前天气凉爽的缘故吧,王玄义主仆二人不等天明便赶到了东京城东的朝阳门下。看到有人策马狂奔,门前守卫不免上前盘问,却听马上一人自报乃是开封府的判官。守卫听后,自是不敢阻拦。便驱赶着等候进城的百姓让王玄义二人先进得城来。待王玄义进城之后,主仆二人又一路纵马回到了开封府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