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大宋清明录 > 第22章 勘验死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见到有官人带着弓手来到了开封府的门前,一名看上去有些眼熟的男子急忙跑到了王玄义的马前躬身行礼道:

    “大……大人!”

    这杨家情况如何,大夫人可还安好?

    “大人,大夫人她,已然……已然…去了!”

    “什么……怎么连你家大夫人都……”

    “大人……昨夜草料场燃起大火,因为火势实在太大,我等扑救不及,遂引燃了我杨家的祠堂和宅院,大夫人……便是这样死在了大火之中……”

    前来回话之人只说了没两句,便嚎啕大哭了起来。王玄义看着杨家如今的处境着实可怜,便也不忍再问下去,只让那县衙的胥吏将仵作带来,为杨家的死难者验明正身。

    待王玄义交代下去之后,不一会儿功夫,县衙的仵作便将杨家人发现的几具尸首抬到了一处未受波及的庭院之中,随后一一勘验。王玄义心中记挂,便也跟着仵作一起来到了院中。直到此时方才发现院子里摆放着七八具已然烧得焦黑的尸体。

    “大人,这里实在不堪,还请你先移步到外面稍候片刻!”

    那李县尉见到王玄义也进了院落,便好心上前劝慰了一番。而王玄义却只是婉拒了对方的好意,执意立在一旁等待仵作的勘验。

    当覆盖在尸体上的麻布被仵作慢慢掀开之后,一具焦黑的尸体立时便映入了眼帘。此时这尸体的相貌已然无法辨认,就连手臂也因为碳化的缘故而断成了几截。只有从胸部的起伏处,以及残存在皮肤上的衣料残片可以看出,死者应该是一名女子……

    “这女子……”

    “应该就是杨家的大夫人了,在八名死者之中……只有这一名女子!”

    王玄义听到了仵作的回禀,心里不由得暗道一声可惜。联想起那一夜自己主仆二人被杨家人当做是杀人凶手带走的情形。王玄义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到的,就是那位如花似玉的大夫人……

    “还真是……让人遗憾啊!对了,这尸体是在何处发现的?”

    “禀报大人,据这杨家人说,尸体是在在大夫人的房中发现的……可能是因为睡下了,没听到外面的响动吧!”

    “哦?没注意到外面的响动?当日草料场起火之时,你们杨家人难道都不曾去禀报过大夫人吗?”

    “这个……大夫人昨日还说过,家中事务,全凭几位叔叔做主,叫我们以后有事只去问员外老爷的兄长便是。不过昨夜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我等自然不敢瞒着大夫人,只是……当时去拍夫人的房门,却始终不见动静,我等还以为……这大夫人已然逃到了外面,可谁成想……今日清理之时,却发现了大夫人的……遗骸……”

    “有这等事?”

    王玄义听到这杨家人的回禀,心中不由得起了疑心,这着火可不同其它,便是睡得再死,也万万不至于一点都没有察觉吧!

    “你等是在房间何处发现大夫人的遗骸的?当时遗骸的情况又是如何?”

    “这个……就是在房间的床榻处,我们找到时大夫人已然被烧得焦黑,只记得她的身旁还有几块未完全烧掉的雕花床板……至于其他的……我等也不怎么记得了!”

    ……

    听到这杨家人的回应,王玄义的心中更是疑惑不解,不过……有些事暂时还不好下定论,所以他也并未再追问什么。

    待这杨家人离开之后,王玄义不由得心中存疑的对这李县尉言道:

    “县尉大人,刚才这杨家人所言,你可都曾听到了?”

    “额……王大人,我自是听到了……”

    “这大夫人葬身于火海之中,却一直身处于床榻之上,难道……她便真的睡得如此之沉,竟不觉得疼吗?”

    “这个……”

    “来呀,唤仵作来!”

    ……

    只听得王玄义一声令下,那仵作便立刻上前,躬身对王玄义施了一礼。

    “小人见过院判大人!”

    “这仵作,我且问你,死者口鼻之中可有烟火迹象?”

    “这……禀大人,小人尚未来得及勘验……”

    “速速查来,再报与本官和李县尉!”

    ……

    这仵作听到王玄义的提问,不由得深感意外,他断然想不到这开封府的上差居然问的如此详细。情急之下。这仵作连忙回身察验死者口鼻之处,待他讲撬棒探入死者口中之后,之稍稍用力,便看到死者口舌之中一片红润,并未看到焦黑的烟火迹象。仵作心下生疑问,又连忙用手去谈死者脖颈,待摸得喉咙上方舌骨处已然塌陷之时,这仵作不由得大惊失色!

    “大……大人,这死者……口舌红润,未见烟尘,定是死后才被烧尸的……”

    “什么……王大人……这?”

    这李县尉一听到仵作的回禀,不由得大感意外,而王玄义则似已料定是这个结果一般,只是默默点头,却并不言语。

    “王大人,这……这杨家大夫人……莫非是丧于歹人之手吗?”

    “县尉大人,关于这一点,就有待继续查证了,当日杨家大火,庄丁仆从多有逃亡,若是有人趁着大火见财起意,只怕……也并不奇怪!”

    ……

    王玄义既知这大夫人之死已然存疑……便联想到那日在树林之中和这无头怪人交手时的情形。

    “李县尉,实不相瞒,昨晚大火之时,我与家人王敬曾在这树林之中遇到过那无头怪人。所以……这火,断不可能是那无头歹人所放,我只拍,这罪魁祸首还另有其人。”

    “王院判,若有什么指点之处,您但说无妨……“

    “李县尉,这指点什么的自是谈不上的,不过我在这村中待过几日,也算是曾和这无头歹人照过面。我想……请大人带着手下沿河而上,继续追查这无头歹人的下落。这无头歹人虽然有马,但这片山林道路难行,便是骑马,只怕也跑不了多远。我等只需封锁林中大小道路,定可将此贼困死在林中。”

    “大人妙计,在下佩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