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大宋清明录 > 第18章 夜探密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人,您当真看见了?”

    “是的,我确实看见了,骑在马上的的确是个无头之人,就是他用刀剑砍死了杨沧山……随后还带走了他的首级……”

    王玄义慢慢的回忆着当时的情形,随后又向这肖老汉描述了一遍。当他说完杨沧山遇害的过程之后,房间里又再次陷入到了一阵沉默之中。

    “杨沧山也死了?想不到……杨家也会落到这般田地……”

    当肖老汉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心中的第一反应自然是觉得恐惧。但是随着恐惧感逐渐消散,老人的心中反而生出了一丝别样的快感!

    “肖老丈!老丈?”

    “啊……大人?”

    “老丈,我有件事恐怕还需劳烦老丈,敢问可否帮我召集几个村民,去林子里把杨沧山的尸体抬回来……”

    “大人……您这是?”

    “虽然这人已经死了,但尸体还留在树林之中,我听说林中时常会有野兽出没,若是拖得久了,怕是……”

    “大人,您既然都开口了,小老儿我自然是没的说,只是这杨家平日里飞扬跋扈,对我们这些外姓村民多有欺压,现在……恐怕村子里已经没什么人愿意再为杨家出力了!”

    “嗯?”

    王玄义听到这肖老丈话中有话,再看他脸上带着一丝得意之色,俨然是对这杨沧山之死起了幸灾乐祸之心。于是他心念一转,便想通了其中的缘由。

    “有道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杨家如今落到了这般生死存亡的困境,而这些平日里被杨家欺压的乡邻,只拍是不落井下石,便已是仁至义尽了!”

    王玄义听出这肖老丈不愿为杨家效力,便也不再勉强。待王敬的情况稍有好转之际。王玄义嘱咐肖老丈一家代为照顾,便动身来到了杨氏宗祠外。

    当外面的门人进去通禀之后,杨家剩下的三个兄弟很快就出来把王玄义迎了进去。这才刚刚坐下,王玄义就主动说道:

    “诸位,令兄沧山之死,本官实在是深感遗憾,不过眼下诸位兄长的遗骸还留在林中,若是不及早将尸首运回,只怕是对死者……”

    “唉,大人……您说的我们都懂,可是家里的庄丁都被那无头恶鬼吓破了胆,纵然是我等再怎么许诺重赏,却依旧无人敢去……”

    王玄义听到这杨家兄弟说得可怜,心中便也不由得生出了许多感慨。想到自己来到村中不过才两日的光景,却亲眼见到了本地的豪族就此败落,甚至连家中至亲之人的尸体都无法运回,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王玄义此时需要对杨沧山的尸体做个详细的检查,便又劝了几次,眼看着着杨家三兄弟却依旧是毫无办法,便也不在多说什么了。当他起身向对方告辞之后,便又回到了肖老丈家,随后找了个机会跟王敬商量道:

    “王敬,我看……我们还得回那林子里一趟……”

    “大……大人,您……您不要命了,那……那可是……”

    王敬一边说着,一边惊恐的在自己的头上比划了一下,似是指那无头凶手。看到王敬如此的害怕,王玄义不由得叹了口气,随后又再劝道:

    “都说这恶由心生,您心中无鬼,又有什么可怕的呢。我看这无头恶鬼只对杨家人下手,对旁人却是秋毫无犯。你且跟我走一趟,我倒要看看,这无头之鬼,到底是何人所扮!”

    王玄义看王敬心中害怕,但眼下却正是用人之际。所以便再三相劝。王敬见王玄义面带难死,便心里一横,硬着头皮说道:

    “老爷,有您在,我王敬……便是连鬼也不怕!”

    ……

    王家主仆二人吃过了晚饭之后,王玄义谎称有物品遗失在了林中便要前去寻找。那肖老丈听说之后害怕王玄义出了什么岔子,便执意相劝。可惜王玄义心意已定,故而谢绝了肖老丈的好意,便骑马带着王敬又回到了林中。

    当二人骑马来到了树林外面之时,此时天色已然暗了下来。为了尽量避免打草惊蛇。王玄义主仆便下马步行。二人牵着马,凭着白天时的记忆摸索着寻找那杨沧山的尸首。直到走了许久之后,两人才找到了白天时被杨家人弃下的大车和粮食。也顺带着,找到了那具身首异处的杨沧山的遗骸。

    “大人,这……这都是什么味儿啊!”

    看到那尸体上爬满的蝇虫,王敬没来由的便是一阵恶心。而王玄义则径自走到了尸体的断颈处,用手赶走了蝇虫举起灯笼查看了起来……

    “只不过是天热生了蝇虫罢了!”

    “大……大人……您怎么……怎么连这仵作之事都懂得?”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我家本就是武将传家,这寻常的刀伤,自然是吓不到我!你想啊,若是这阵前大将见了死人便要吓得落荒而逃,这仗还怎么打?”

    “哈……哈哈……老爷,您这又是拿小人寻开心!”

    “咦?”

    就在王玄义和王敬二人正闲聊之际,王玄义却突然发现这段颈处的伤口似有古怪,于是她不由得又把手上的灯笼凑得近了一些。

    “老……老爷,您……”

    “王敬,我看这次的刀伤与前几次似有不同……”

    “诶?”

    “你看这切口处,皮肉与骨骼的断口皆有不平整的地方。跟我前几次所见到的那平整的断口实在是大相径庭……”

    “老……老爷……这……有什么问题吗?我看……我看没区别啊!”

    “不!还是有区别的!这杨沧海乃是我二人亲眼见证被那凶徒当场砍死的。而前几次,我们却并未见到凶手行凶的过程……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什么?”

    “这意味着,杀死杨沧海父子之人,或许是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老爷……您的意思是……还有一个无头将军?”

    “哼,这无头将军若是多了,便也就不值钱了!我只怕是有人借着着无头将军的传说,想要在这杨善人庄上兴风作浪罢了……既然这杀死杨沧海父子的凶手……与杀害杨沧山的凶手使用的凶器不同,那这无头将军,自然也就不是什么鬼神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