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大宋清明录 > 第6章 心病还需心药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人……”

    张彪直到夕阳西下之时,才匆忙的回到了东京城内。才刚一回城,张彪便马不停蹄的来到了军巡使蔡大人的家中拜见对方,随后如实的汇报了今天的经历。

    “什么……东京城外居然发生了如此骇人之事?”

    “大人,下官已经派人留在赤畿县衙等待消息了,一旦查到了死者的身份,他便会立刻回来报信!”

    “好,你也要加紧追查此事,切不可掉以轻心才是……”

    “是,属下断不敢有所疏忽……”

    ……

    听到蔡大人的指示,张彪不由得感到有些头大。这无头尸的案子现在连死者都不知道是谁,万一死者真是个外地进京的商贾,那便要如何追查下去才是。张彪心中虽有所担忧,但却并没在蔡大人面前表现出来。就在他想着向蔡大人告辞之时,却又听道对方突然问道:

    “对了,这王玄义……今天没有出丑吧?”

    “大人,卑职正要汇报此事,今日判官大人的表现实在是让属下大开眼界。这王大人,不但亲自勘验了尸首……更是把现场的诸事安排的井井有条,我看……这王大人并非那不懂得讼狱勘鞫之人,实在是人不可貌相啊!”

    “什么……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千真万确!”

    “哦?要是这样的话,我倒是小看他了!想来,他乃是这铁枪太师公的子孙,若是连如此胆识也没有,只怕是辱没了祖先的威名……”

    “大人……那这王大人……”

    “就让他先接下这件案子吧,若是不成,我再接手便是……”

    ……

    这蔡大人于张彪的私下之语王玄义自是不知。妙书斋小说网..此时的王玄义,才刚刚治好了王敬的怪病,却又被王敬缠着,不断地被追问刚才之事。

    “老爷,你刚才……可真是神了,居然能钻进我的梦里去……我真是……真是被您给吓到了!对了,难不成……您真是这神仙转世吗?”

    “此事休要再提,尤其是不得向外人提起。你须知,这子不语怪力乱神乃是读书人的本分,若你将今日之事传扬出去,少不了会给我惹来什么麻烦!”

    “老……老爷!小的自是不会说与旁人,不过……您这法子也真是太神奇了,快说说,您究竟是如何习得这……这法术的?”

    “你真的想知道?”

    “真的,老爷您放心,小人……断不会向外吐露半句的。妙书斋小说网..否则的话,天打五雷轰!”

    “有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

    这王玄义以后世弗洛伊德的心理学的知识治好了王敬因为受惊过度引发的癔症。却让当时一直在场的宇文柔奴感到万分的惊讶。待她回到家中之后,慢慢的回想着当时所见之事,不由得感到万分的好奇,这位状元公,难不成还懂得扶乩之术不成?

    “哈哈……咳……咳咳……”

    就在柔奴正在回忆着今日王玄义的一举一动之时,却听到一旁突然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不过……这笑声只一晃而过,便又被咳嗽声所掩盖了。

    “姐姐……你这是……”

    “妹妹,刚才听得虫娘说到那状元公的随从……咳咳……如今想来,那个被唤作王敬的,当时的那阵响动,就连我在榻上都听得真切,可真是要让我笑死了……咳咳!”

    突然看到自家姐姐居然被今日之事逗得大笑,宇文柔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要知道,自从那负心人抛下了姐姐之后,姐姐……已经很久都没有像今日这样开心了。

    “姐姐,能看到你如此高兴,我真是……真是……”

    “好啦……好啦……我却不知,这世间……竟还有如此有趣之事呢?只不过,与咱们比邻而居的这位状元老爷……咳咳……到底用的是什么法子?”

    ……

    “这个……柔奴随自幼学医,却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何法子!不过……看起来却是和《内经》中提到的祝由术颇有相似之处。但是这王状元既不画符,却也不向鬼神祈祷,做那禁禳之事,单只在那仆从的耳边念叨了几句,便治好了对方的怪病。所用药物,却只是一味曼陀罗……柔奴……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宇文柔奴一边解释着,眼神却看向了自己的姐姐。今日她曾经亲自号过那王敬的脉象。只那往来如鼠窜的脉象便可证明这王敬乃是因为惊悸过度才会换上这无法出恭的怪病的。要是细细想来,这怪病却也算是药石无法医治的心病,而姐姐……却是为情所困,才得了这无药可医的咳疾。难道……这位状元公……还有办法医治心病不成?

    宇文柔奴想到此处,突然有了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此时,一个大胆的想法不由得让她感到振奋。若是让那状元老爷来为姐姐诊治……

    “姐姐,你说我们才刚搬到了这杀猪巷中,都说远亲不如近邻,且我等还与这状元老爷比邻而居。日后,怕是少不得要劳烦这位王状元呢?索性……我们且请这王状元改日来这院子里坐坐如何?”

    “这……咳咳……柔奴?我等俱是女儿家,主动邀一男子过来相聚,只怕……咳……不太好吧!”

    “姐姐此言差已,我等虽是女儿身,可却俱是教坊籍。平日里,本就整日与官员和士子为伴,怎么今日却见不得这状元老爷啦?”

    “妹妹……咳咳……正因为我等俱是教坊中人,这名节……才更比那寻常女子来的艰难啊!姐姐我……只盼着妹妹能嫁于一良人为妾,若能寻得一知心人,这辈子,便也就够了……”

    听到姐姐说的如此的真切,宇文柔奴却反倒更坚定了向状元公求助的想法。若是这王状元真的能有办法让姐姐忘记那个负心之人,那姐姐的心病,说不定也就不药自愈了。

    宇文柔奴心里有了主意,却并不拂逆姐姐的想法。此刻的她心中已然有了新的希望,而给她这个希望的,确是一个跟她近在咫尺的男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