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大宋清明录 > 第20章 灯芯枣仁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玄义听到生药铺中有人喧哗,不禁循着那声音望去。妙书斋小说网..却见到那日在杀猪巷前为主人出头的小婢女虫娘,此刻正在药铺的老板争论着什么。不等王玄义出声询问,那小婢女却突然发现了王玄义,随后径自指着他二人对药铺主人说道

    “你这药铺真是不知好歹,我诚心诚意前来买药,你却推三阻四只是不肯,正好,我这就找状元公来评评理!”

    小虫娘嘴上说着,随后便气急败坏的朝着王玄义跑了过来,只见她一把拉起王玄义的衣袖,就要找那药铺主人算账。那药铺主人看来者居然是个穿绯丝绿袍的,心里也不由得有些忌惮,于是他便松口说道

    “小娘子您这是作什么,我……我又没说一定不卖给你……”

    “诶?老板,你这刚才不是还说什么……外方莫入吗?”

    “这个……小店只买那灯芯草和酸枣仁于你,并非依方抓药,小娘子切勿声张便是!”

    ……

    眼看着王玄义连话都没说,那生药铺主人便松了口,小虫娘自然也就不再纠缠。只见那柜上伙计得了老板的允许,直包了两包药材交于那虫娘,虫娘接过之后先是道了声谢,随后才转过身来对王玄义说道

    “果然还是状元老爷好使,小奴先代我家小娘子写过大人啦!”

    王玄义笑看这小虫娘拉大旗作虎皮,却也并未着恼,反而觉得这个小姑娘颇为有趣。妙书斋小说网..他只是拱手向这小虫娘点了点头,这才对这药铺主人问道

    “敢问店家,可有上好的蛇虫药和白矾吗?”

    “啊……有的!有的!”

    ……

    待买齐了白矾蛇药,王玄义便欲带着王敬离开,就在此时,却看到那小虫娘跟在二人身后,似乎有话要说。王玄义见状,便主动开口问道

    “小娘子可是有事?”

    “有事,有事!状元老爷您果然是个好脾气的,难怪那官家要点您当状元呢!对了,状元老爷您可是要回去?”

    “正是!”

    “那正好,大家顺路,不如也梢带上我吧!”

    王玄义看这小虫娘一副天真烂漫自来熟的样子,宛若后世那些性格直爽的女孩,心里却也是喜欢她的这种性格,自然便不会拒绝他的请求。不管怎么说,这远亲不如近邻,反正也是要回那杀猪巷,便索性带上了她。

    因为采买的东西着实不少,王敬便从街口招来了一辆太平车,随后便将马上之物全都卸在了车上,那小虫娘倒也不怕生,自己在车上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随后一边捶着酸麻的双腿,一边感激地说道

    “状元老爷果然是个好人,这要是让我走回去,可真是要累死我了!”

    “小虫娘,你买这些药材做什么,莫非是你家小娘子生病了不成?”

    这王敬看小虫娘今天居然如此客气,便不由得好奇问了一句。..小虫娘那一日便跟王敬说过话,如今自然也是认识的,只见她面色一暗便说道

    “这是给我家大娘子抓的药,说是能治心病!但愿我家大娘子能早日好起来……”

    “你家娘子生病了?”

    ……

    王玄义听到小虫娘的话语,不由得有些惊讶地接口问道。

    “我家小娘子?她没病啊!我说的是大娘子,她跟我家小娘情同姐妹,只是因为……因为害了心病,小娘子才接她出来调养的……”

    王玄义听这小虫娘没有细说,他自然也是不便追问。只不过他突然想到了这酸枣仁灯芯草的方子,在前世时也是见过的。当初王玄义在入警之前,曾经在安定医院从事过心理治疗师。那时候医院里作为辅助药物的中药汤剂中确有一副叫做枣仁灯芯代茶饮的,具有安神除烦的效果。据说……这还是清代的宫廷御医给康熙皇帝身边的大宫女苏麻喇姑用过的方子。想不到,在这大宋朝居然就有人想到了这个方子,真是个高人啊!

    王玄义心想能开出这道房子的大夫,多少还是有些本事的,在这个医疗水平落后的时代,能找到一位靠谱的医者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于是他便起了结交的心思。

    “小虫娘,你这酸枣仁和灯芯草的方子是谁给你的,为什么要大老远跑到这马行街生药铺来抓药呢?”

    “方子是我家小姐给我的,他说这灯芯草虽然是常见之物,但如果入药的话最好还是到这马行街来。”

    “你是说,你家小姐懂得医术?”

    “这……”

    王玄义见到小虫娘迟疑了一下,心里不由得感到有些奇怪。不过他只是略微问了一句就没有再说下去了。

    三人一路闲聊着,不知不觉的便又回到了杀猪巷外。这小虫娘谢过了王玄义之后,便径直朝着巷子深处的自家宅院走去。而王敬则付过车钱之后,又指挥那车夫将东西搬进了院子里。

    待车夫走后,王玄义先是脱下了官服,随后换上了一身轻快的装扮便跟王敬一起收拾了起来。主仆二人先是将适量的白矾投入到了井水中,随后有在房前屋后等处洒下了鼠药蛇药,待做完了这些之后,王玄义这才将其余的物件一一的摆放妥当。主仆二人直忙了一个下午,到晚饭时家里才总算是有了一点家的样子。

    “待明日再去买张书案来,你随我每日读书可好?”

    “老爷,我这……”

    “怎么,不愿意吗?”

    “愿意,自然是愿意的!老爷您贵为状元公,我当然也不能给老爷丢人不是!”

    ……

    正当王玄义跟王敬起身准畚烧火做饭之时,却听得院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王玄义心下有疑,便让王敬先去烧火,自己径直跑过去打开了院门。

    “额……奴家见过官人!”

    王玄义打开院门,却见到那日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小娘子不知何时站在自家的门前。这刚一碰面,两人不免有些尴尬,一时之间,竟谁也不知如何开口是好了。

    “状元老爷,我家小娘子说我受了你们的恩惠,理应当面致谢,你看……小娘子他亲手蒸了一些馒头(其实是包子,带馅的)给您……”

    “啊……只是一点谢意,还望您不要嫌弃!适才听得大人您在生药铺替虫娘解了围,我便不知该如何谢过您了,想着你们忙了一下午,应该还没有吃饭吧,这里有一些馒头,几碟小菜,如果不嫌弃的话……”

    王玄义接过那小娘子送来的食篮,不由得想起了那一日的惊鸿一瞥。一时之间,心里却不由得有些别样的心思。

    “在下谢过小娘子……今日不过是举手之劳,小娘子无需客气……这食盒……待在下明日用完,一定当面奉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