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大宋清明录 > 第18章 开封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自那日向店宅务定下了两间院落之后,这几日来,王玄义和王敬便一直忙着操持家务,本来王敬是打算去找人牙子来买个丫鬟服侍他的,但是王玄义却说什么也不愿意。..

    “老爷,您现在好歹也是朝廷命官了,这平日的起居饮食……总得有个服侍的人不是!”

    “哈哈,这才过去几日啊,难不成,我竟连怎么吃饭睡觉都忘记啦?此事休要再提……你我兄弟二人每日饮酒为伴,要个小丫头做什么!”

    听到王玄义执意不肯,王敬自然也不便再说什么。不过放下了女婢的事情,王敬却正色的向王玄义行了一礼,随后说道:

    “老爷,咱们那日不是说好了吗?你若中了状元,我变做那为你牵马坠蹬之人,怎地您刚才又忘了?”

    “我说王敬兄弟,你我兄弟相称有什么不好,为何非得自降身份,甘居下人呢?”

    “老爷,您倒是不在意,您可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我要是敢跟状元公称兄道弟,我难道不怕折寿吗?快不要再难为小人了!”

    “可是,你这些日子为我散尽家财,就连那那好不容易才争回来的牛都尽数变卖了。我这人吃马喂全使得你的银钱,你却以下人自居,这让我情何以堪啊!”

    “老爷,我只望他日您飞黄腾达了,千万不言忘了我王敬就好。这些许家财,今日舍了,他日只怕能为我王家挣得一个出身,我这……也算没如辱没了自家祖宗啦!”

    ……

    听到王静说出这心底之言,王玄义自然不好在做拒绝。不过这称呼虽然换了,但是王玄义却一点也没有把王敬挡下人的意思。两人依旧每日同桌而食,同榻而卧。一晃便是十数日的光景,这王敬不但把家中照顾的井井有条,还去当铺,将昔日王玄义变卖典当的物什一点点全都赎了回来。

    单说这一日,已然到了要去开封府赴任的日子了,王玄义寅时五更(大概是夜里三点到五点)便早早地起身,在院中用井水擦拭了身子,随后换上那日官家御赐的公服朝靴。而王敬则去街市上买了几个胡麻饼和肉羹来做早饭。待二人吃过早饭之后,便骑着骏马一同出了杀猪巷,随后赶往开封府。

    刚从巷中出来的时候,王玄义端坐马上强打着精神,而王敬则挑着灯笼带路在前。这一路上,王玄义所见的骑马之人大多是朝廷官员。看到对方纵马疾行,王敬便知道这大抵是要去上朝的参朝官。他便会默默将马头拨向路边,以免挡了人家的道路。妙书斋小说网..

    要说这当官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每日早起便算是一个。参朝官夜里三点钟就要起床上朝,不过这早朝五日一次,倒也还算不得什么。最惨的还是那些不用上朝的官员,却也要起个大早就往衙门赶。连带着,那些在东京城里沿街叫卖的小贩都得起个大早。要说……这夜里三点多就吃早饭,放在后世算是极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可是在这大宋朝的东京,却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

    王玄义骑在马上一路打着瞌睡穿过了宜秋门,便进到了开封内城。这开封内城也叫做汴州城,乃是昔日唐宣武节度使时留下的旧城。当日王玄义奉旨夸官便是在这内城之内。看到城内灯火阑珊的景象,王玄义不由得打起了精神,随后便催马向前,不过一炷香的功夫,他便来到了这开封府的门前。

    当王玄义翻身下马之后,开封府前有正在清扫的公人看到他,便主动上前问道:

    “敢问小官人,可是有要紧的公事……”

    “非也!我乃是新任左军巡院判官!”

    “啊,您就是那位状元老爷啊,请大人稍后,小人这就进去通秉!”

    那公人得了王玄义的身份,便扔下掃住飞也似的跑进了门内,不过片刻功夫,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便被那公人引着来到了王玄义的身前,随后拱手行礼道:

    “不知大人前来,有失远迎,下官乃是这左军巡院的巡检张彪,今日见过大人!”

    看到对方躬身便拜,王玄义连忙伸手相迎。只一搭手,王玄义便感到对方身子沉稳,看起来,似乎是个练武之人。

    “张巡检实在是太客气了,我初来乍到,还尚未拜见过蔡大人,以后你我一起共事,有什么不周的地方,还望张巡检多多包涵!”

    “岂敢,岂敢!大人,蔡大人已在内堂等候多时,请大人还是进去说话吧!”

    那张彪接了王玄义,便带着他入了内堂。外面的门子看到王玄义的身后跟着王敬,便自引他去府内马厩。

    王玄义跟在张彪的身后入得开封府内,两人穿仪门,直来到大堂之外,却见这张彪向左穿过左厅廊下,这才来到了军巡院外。不待王玄义细看,那张彪便站在门外高声说道:

    “禀蔡大人,院判王大人已经到了!”

    “哦……快请!快请!”

    只听得堂内一声回应,一名年逾不惑的长者便出的堂外来见王玄义。王玄义见状赶忙行礼,口中问道:

    “敢问阁下便是蔡大人吗?”

    “哈哈……不知状元公今日便来,真是失礼,某便是这左军巡院的军巡使!快!快去将他人唤来,见过王院判!”

    “啊……岂敢岂敢!”

    王玄义见到对方便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便又躬身行了一礼。这蔡军巡见到状元公的态度如此恭敬,心下自然也是满意。于是他便将王玄义请入内堂。待两人比邻而坐,蔡军巡这才小声地对王玄义问道:

    “状元公可有表字?”

    “啊……读书时,先生曾唤我做太玄!”

    “既然如此,那我便也唤你太玄便是!”

    ……

    两人只闲聊一会儿,院里的公人便端来了茶水。待公人走后,这蔡大人突然话锋一转,然后面带疑虑的向王玄义问道。

    “太玄贤弟,你可知这军巡院是作甚么的?”

    “禀大人,小人只知是专掌京师风火、争斗、盗贼及讼狱勘鞫之司!敢问大人,可否有误?”

    “贤弟果然聪慧,不过既然你我二人今后要同掌这左军巡院,这院中之事,终究还是先跟贤弟交代一下为好。贤弟,这左军巡院……可不比那寻常衙门……这书生意气……最是要不得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