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大宋清明录 > 第17章 争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人且看,就是这里了!”

    出了那右厢店宅务后,公事官便亲自引着王玄义来到了杀猪巷。..待众人下马后,那管事的胥吏便连忙迎了过来,随后躬身向二人行礼道

    “不知大人要来,这……这院子还来不及打扫,小人该死,小人该死!”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这点小事都做不好,难不成是想让状元公候在外面不成?”

    “小人不敢,小人不敢!”

    ……

    看到那公事官恼怒下属,王玄义不由得出声劝道

    “算啦,算啦!我又不是那多事的人。今天……终归是我心急了些……”

    听到状元公发话,那公事官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他先是抬手请王玄义先入了巷中,随后暗暗地伸出手来指了指那胥吏。那胥吏看到上官恼怒,冷汗顿时就下来了,待对方走后,他这才唤过亲信来小声的叮嘱了几句,随后才连忙跟了上来。

    ……

    这杀猪巷中一共有三处院落,俱是右厢店宅务名下的产业。因为是带院子的大房子,所以租金自然也就水涨船高了一些,一个月差不多要文左右。王玄义考虑到要接老母到东京团聚,再加上自己又有马匹需要照料,故此便想着一齐租下两间院子,也好住的宽敞些。

    那胥吏看到上司恼了,便也连忙催促手下拾掇院子。王玄义见状,却也不催促。只跟那公事官一同进了巷中最靠里的那一进院子。刚一进门,王玄义便不由得暗自点头道

    “我道这店宅务的房子是有多破,没想到却比那王敬的家宅还要好些!”

    “状元公,这里进的院子乃是三座院落之中最好的,您看……”

    “不错,便要了这间吧!只是,我还有老母亲需要同住,所以……这院墙?”

    “小人这就命人拆了,保准耽误不了!”

    王玄义听那胥吏有意讨好,便满意的点了点头。于是他又迈步出了院子,想要看看隔壁的情形。可就在她刚出院门之时,却听到巷口出忽然穿来了一阵女子争吵的声音。这下子,王玄义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是何人在那里喧哗?”

    “啊……大人,许是教坊里哪个不懂事的丫头跑出来,惊扰了您,我这就去把她赶走!”

    听到那胥吏的回答,王玄义到也没说什么,他侧过头来给王敬递了一个眼神。王敬便心领神会的跟了上去。只片刻的功夫,王敬便突然跑回来,随后气喘吁吁的说道

    “老爷,门口……门口有个丫头,偏说这里进的院子乃是她家先租下的,那嘴……可厉害了!”

    “哦……?”

    王玄义听到此言,心中不由得起疑,于是便转身,看向了那公事官。..公事官见状,连忙拱了拱手,随后便朝着巷口走去。

    “吵什么?吵什么?不怕惊扰了上官吗?”

    “啊,大人。这个……”

    那胥吏见上司走了过来,不由得一个头两个大,于是他便恼怒的指着那个小丫头对自己的上司说道

    “大人,都是这个婢女在这里胡搅蛮缠,我……我这就让人把她们轰走便是!”

    ……

    “慢!”

    就在那胥吏作势要打之时,王玄义却带着王敬赶了过来。它先是看了一眼那王敬口中的厉害之人,只见不过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罢了。身上的穿着倒是不凡,衣服上的织物,一看就不是普通货色。只见那小女字的身后还停着一辆马车,看这架势,想必……是为了自家主人出面的婢女!

    那丫头见到官人胥吏,倒也没有害怕,只见她气鼓鼓的噘着嘴,随后白眼一翻说道

    “难不成,这就是你们说的状元老爷吗?我怎么觉得,倒像是个打柴的!”

    “咳……咳咳!”

    “虫娘……不许……胡说!”

    ……

    听到那小丫头出口不逊,车内的主人连忙出口教训。而王玄义,则略显尴尬的扭过头去,自当是没听见这句话!

    当一束玉臂从马车之中探出,掀开了车帘之后。那被唤作虫娘的丫头便连忙转过身去,服侍自家的主人从车上下来。但见那女子步履轻盈,衣衫飘荡,举手投足之间,宛若有一种拨动人心的魔力一般。只这一撇,王玄义只觉眼前得犹如洛神出水,仙子下凡一般,一时间,竟看的痴了。

    “民女管教无方,还望大人切勿责怪!”

    直到那女子盈盈拜倒之际,王玄义才警醒了过来。他看那女子不似小丫头那般刁蛮,便拱手问道

    “娘子(叫小姐是骂人,娘子在宋代不是)这厢有礼了,不知刚才所为何事?”

    “这……”

    那女子看王玄义面带疑色,且言语客气。不像是蛮不讲理的人。只略微一想,便明白了其中缘由。于是她先是看了那胥吏一眼,随后才对王玄义说道

    “实不相瞒,那一日我曾请庄宅牙人出面,代为租下了这杀猪巷中的一处院落,本以为交了定钱,今日便可带着姐姐住进来了。可却不知为何又生出了波折。敢问……怕不是有什么误会不成?”

    那女子话音刚落,便将目光看向了那立在一旁,面色铁青的胥吏。

    听到这女子话语之中俨然留下了一丝余地。那胥吏只略作计较,便祥装恼怒地说道

    “啊……是了!那杨三今天不在,许是他当日接了小娘子的定钱,没来得及告诉我。大人,都怪小人办事不利,小人该死!”

    王玄义听出了那女子话语之中留有余地,便也知道了定是那胥吏想着从中渔利,却不巧被自己给撞上了。不过他现在却不想计较这些是。见到那公事官又要责骂,王玄义便主动说道

    “好啦,既然是误会,那我就重新挑选一处院子便是……”

    听到王玄义肯松口,那女子便又盈盈拜倒,谢过了他。

    公事官看有了台阶,便也不说破,只是叮嘱那胥吏说道

    “听见了吧,还不快谢过状元公?“

    而那胥吏,总算侥幸过关之后,也不由得对王玄义万分感激。

    “小人……小人这就差人立刻收拾妥当……大人您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便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