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不眠之夜 > 第2632章 爱你我说了算11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封行朗的这番话,让河屯跟邢十二都是一震。

  “不可能……不可能!”邢十二还沉浸在他的不可置信之中,“整个别墅不但有双重安保系统,而且邢老五和邢十七,一个守在门外,一个守在门内……不可能丛刚进来的时候,他们两个没一个察

  觉到!”

  “什么时候,安排你跟丛刚单打独斗一回,你就服了!”

  封行朗对丛刚还是有信心的。

  这一回,是河屯挑衅在先,所以封行朗便想给丛刚添点儿气势,以浇灭河屯想灭丛刚的心。

  至于丛刚那狗东西究竟有没有给自己下毒;

  以及他在自己脑门上写‘孙子’这两件事儿,封行朗会自行处理的!

  用不着河屯这个多管闲事的家伙在其中掺和!

  对付丛刚,他封行朗是手到擒来!根本就需要任何人帮忙。

  “邢十二,承认自己不如别人,有那么难吗?”

  封行朗嗤声冷哼,“我看你最近是心也宽了、体也胖了……每天养尊处优习惯了,早已经变得不堪一击!”

  封行朗就随口那么一说,可邢十二内心却猛的一震!

  “难道真是颂泰写的?”

  河屯走上前来查看:儿子脑门上那‘孙子’两个字,真真切切的存在着。

  看样子,应该不是小孙子恶作剧所来!

  不是小孙子的恶作剧,那岂不是颂泰的恶作剧?!

  “河屯,你老了!”

  封行朗幽幽的叹了口气,“好好的颐养天年吧!就别想着对付他、对付你的了!都是见曾孙的人了,怎么还那么争强好胜呢?在佩特堡里逗逗曾孙子玩……不好吗?”

  借此,封行朗是真想让河屯打消跟丛刚去火拼的念想。

  “不是我想跟那个颂泰作对……是那个颂泰给你下毒,已经严重影响到你的人身安全!你是我的亲儿子,你的安全,我一个当爸爸的,不可能坐视不管吧!”

  其实打心眼里,河屯也希望丛刚是友不是敌!

  即便不是友,哪怕做个陌生人也好!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丛刚是不可能给我下毒的!你不要听风就是雨!谁告诉你的?我秘书部的小楚?”

  封行朗嗤然道,“那个黄毛丫头自己的日子都过不明白呢,从她口中说出来的话,你也信?”

  “可是你最近几天无征兆的昏厥,以及那个小秘书给我的视频……都表明颂泰试图在控制你的人身自由!他有喂过你东西吃吧?那是光明正大的给你下毒呢!”

  在河屯看来,没什么危险比儿子命更重要。

  所以河屯即便知道对付丛刚凶多吉少,他也要拼上自己的老命。

  喂东西吃……

  提到这茬儿,封行朗似乎想起,丛刚给自己喂东西吃时,那个小秘书正好闯进来;

  然后丛刚就说了那么一句:‘你们封大总裁手残了!还是你过来喂他吧!一个小时后,如果他印堂发黑、口吐白沫,记得叫救护车’

  丛刚就那么一说,没想到那个蠢秘书还真信了!!

  然后再阴差阳错的告诉给了河屯,然后河屯这个傻老头子也跟着信了!!

  封行朗清楚的知道:自己无征兆昏睡的症状,是因为丛刚从默尔顿生物科技回来之后给自己注射的那枚药剂的后遗症!

  而且丛刚自己也注入了同样的药剂,也出现了跟自己同样的症状;

  只是丛刚的意志力比较强,而且脾气管控得很好,才不会出现太过明显的昏厥症状!

  封行朗在想:丛刚或许没有无聊到给他自己和他一起下毒吧?!

  自己是不是思维定势了?

  自己完全可以打电话给菲恩,拐弯抹角的询问丛刚从他那里带回来的药剂究竟是什么!

  如果他不肯说……那就使点儿小手段!

  “河屯,我说你操的什么闲心呢?我的事儿,我自己会处理!再说了,你都是个耄耋老者了,丛刚也没兴趣对付你!”

  封行朗收敛起自己的思绪朝河屯说道。

  “阿朗,你先把脑门上的字擦掉吧。”

  河屯淡淡一声。

  被自己的亲儿子说老,让他很惆怅。

  “不擦!我就要留脑门上的字时刻提醒你们:丛刚那家伙,不是你们想对付就能对付的!他想对付你们,到是易如反掌!”

  封行朗倔强的坐回了餐桌前,开始吃邢十二送给河屯当早茶的点心。

  “爹地,你不要任性的啦……你爹地让你擦掉,你就擦掉呗!要听话!”

  封小虫比任何人都想替大虫虫销毁证据。

  于是,他拿上几张厨房湿巾,快速的把亲爹封行朗额头上的‘孙子’两个字擦拭得干干净净。

  证据没有了!

  看到小儿子如此心急的替丛刚销毁证据,封行朗那叫一个惆怅呢!

  想到什么,吃着早点的封行朗突然顿住了:

  “对了,都一个晚上了,那个庸医也应该检查出来点儿什么了吧?”

  封行朗瞄了河屯一眼,“别是个混混儿,专门骗你这种财大气粗的傻老头子!”

  “我去催他一下。”

  邢十二缓过神儿来,刚要朝理疗室走去,那个金发碧眼的家伙和他的助手就直奔过来。

  “不好了……不好了……所有的数据都被销毁了!”

  金发碧眼的家伙惊恐万状的说道,“还有……还有你儿子的血液,也被调包了!被换成了鸡血!”

  “什么?阿朗的血被换成了鸡血?你……你怎么办事儿的?”

  本就窝火的河屯,气得暴跳如雷。

  “有人……有人进去了我的实验室……数据没有了……血液也被调包了!”

  那个解毒专家整个人惊骇得张牙舞爪的。

  封行朗则陷入了无声的沉默。

  他清楚,如果真有人销毁了数据,且调换他的血液,那么这个人一定是丛刚无疑了!

  丛刚为什么要销毁他的体检数据呢?

  又为什么要调换掉他的血液?

  他想遮掩什么?

  这一刻的封行朗,难免会多想了一点儿。

  在他看来,丛刚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隐瞒他得绝症的事实!

  手中的西班牙伊比利亚火腿突然就不香了!

  无法继续吃下去的封行朗站起身来,默着声朝自己的卧室方向走去。

  “你不能走……血液被调包了,必须重新抽血!”

  那个金发碧眼的专家一把揪住了想离开的封行朗。

  在这个解毒专家的眼里,封行朗俨然是一只与众不同的小白鼠。他必须研究出,导致封行朗寿命延长,以及减缓衰老,甚至于有逆生长趋势的原因所在!

  “你敢再动我一下,老子就砍掉你的手!”

  都抽过他两次血了,封行朗当然不会再相信这个庸医!

  “你这个坏蛋的医生,不要动我爹地!”

  封小虫立刻冲上前去,一把从专家手里夺回了亲爹封行朗的手臂。

  河屯朝邢十二示意了一下;邢十二便立刻上前来阻拦住那个专家。

  “你的检查到此为止!我们要另请医生!”

  对于这个只知道抽血的医生,邢十二也挺反感的。

  “河屯先生,你儿子中毒很深……再不做治疗,他会死的……会死的!”

  那个金发碧眼的专家,也是个聪明人。他知道河屯最在意他宝贝儿子是不是中毒了,他便往严重了说。这样河屯才会同意他继续做检查。

  “那我儿子究竟中的是什么毒?”

  河屯果然紧张了起来。“这是一种类似于狂犬病的病毒;它在肌肉组织中复制,然后通过运动神经元的中板和轴侵入外围神经系统……一旦侵入大脑就会迅速增殖,脑干最先受侵……再晚就无药

  可治了!”

  为了能重新得到封行朗的血液,这个专家开始了他的胡说八道。

  目的就是利用河屯的爱子心切,同意让他再次去取封行朗的血液来做实验!

  要是他能研究出一种能减缓人类衰老的药剂,他就能站在财富的金字塔最顶端了。

  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他肯定不能错过。

  河屯犹豫了。

  他看向儿子封行朗。

  封行朗赏了那个金发碧眼的专家一记白眼,“我警告你:你再敢动老子一下……”

  “老子就打爆你的头!”

  还没等封行朗把话说完,封小虫就接过话去。

  封行朗微微一怔,轻撸了一下儿子的脑袋后,便朝房间走去。

  心烦意乱的他,想找菲恩问个究竟。

  如果自己真得了什么绝症,也能留有足够的时间去处理一些后事儿。

  目送着儿子进去了房间,河屯朝那个专家招了一下手。

  “我儿子的中毒情况,真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吗?”

  “是非常非常的严重!你别看他现在能走能说话,等病毒入侵大脑之后,你儿子说瘫痪就会瘫痪的。”

  这一说,河屯还是有点儿相信的。

  毕竟儿子封行朗已经无征兆的昏厥过三次了。

  万一瘫痪了……那儿子的下半辈子岂不是要毁了?

  河屯有点儿不敢往下去想!

  他挥了挥手,示意邢十二先把这个专家送去隔壁的别墅里等着。

  河屯有些犹豫不决:要不要给儿媳妇林雪落打个电话,让她劝说儿子阿朗好好的配合医生做进一步的身体检查?!

  还有这个颂泰,为什么要销毁他儿子的检查数据呢?他究竟想干什么?是要销毁证据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