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不眠之夜 > 第2630章 孙子,爷爷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爹地,你又没有病啦……根本不需要做什么检查的!那么多的血,很多营养的!”

  其实封小虫这么说,只是想掩盖丛刚给自己亲爹下毒的事儿。

  “乖,爹地没事儿!”

  封行朗抱起儿子,“这血啊,是可以再生的!这点儿血,亲爹半天就能恢复元气了!”“爹地,要是大诺诺的爷爷检查出点儿什么,你一定要替大虫虫说情哦!大虫虫也不是故意的啦!只是跟你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也怪爹地平时对大虫虫太凶太坏了,所以

  大虫虫才会小小的发泄一下的!”

  小家伙偎依在亲爹封行朗的怀里,心里却只想着怎么替丛刚开脱。

  “儿砸儿,你可是亲爹的亲儿子,为什么老替那只虫子说话呢?亲爹这心啊……都快凉成荒漠了!”

  心是真凉,但封行朗也没有责怪小儿子。

  虽然封行朗妒忌丛刚抢走了小儿子的孝顺之心,但他自己心里也明白:如果丛刚不是对小东西真好,小家伙也不会这么向着他了。

  “亲爹,看在小虫的面子上,你就原谅大虫虫吧!大虫虫下次不会了!”

  封小虫边撒娇边卖萌着。

  “那可不能轻易的就这么原谅了他……”

  封行朗开启了逗儿子的模式,“我可是受害者……这毒药啊,折磨得亲爹很难受的!”

  “那小虫给亲爹捶捶背……捏捏腿!”

  封小虫很殷勤的给亲爹封行朗捶起了肩膀,“爹地,舒服了吗?”

  “嗯,舒服多了!”

  封行朗享受着小儿子孝顺又乖巧的伺候。

  说真的,自己因为丛刚,才能享受到小儿子偶尔的孝心和温顺,封行朗难免还是有点儿心塞加心酸的。

  为了给丛刚减轻罪名,封小虫给亲爹封行朗捶了好一会儿肩膀,又捏了好一会儿的大腿。

  小家伙的耐心和细心,着实让封行朗对小儿子刮目相看。

  原来小儿子也可以把孝顺的事做得如此的细致和耐心!

  “小虫,你喜欢大毛虫子什么?”

  封行朗想知道小儿子为什么会对丛刚如此的崇拜和顺服。

  “大虫虫很酷很拽……很自律很冷厉……”

  封小虫一边给渣爹封行朗捏腿,一边扬眉说道。

  “很酷很拽?难道亲爹没有他酷他拽吗?”

  要说这酷和拽,封行朗觉得自己可以当丛刚的祖师爷了!

  向来只有他封行朗在丛刚面前耍酷耍拽的份儿!

  至于自律和冷厉?

  这也算优点吗?!

  这也值得让小东西去崇拜他吗?

  “爹地你是乱酷乱拽啦!”

  小家伙不以为然的嗤之以鼻,然后又傲娇道:“大虫虫的酷和拽,那是实力派的!”

  “行吧,等下回见到那死虫子,亲爹让你体验一下,什么叫实力派的酷和拽!”

  封行朗扯了扯衣领,感觉自己在酷和拽这方面,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首先得让丛刚对自己心服口服,然后再让小儿子对自己心服口服。

  “爹地,你先把自己身上的肥膘练没了再说吧!”

  封小虫伸过小手来,捏了捏渣爹封行朗肚子上的那层肚腩。

  其实肚腩是个人都有,只是或厚或薄而已。

  “爹地你看,都两三厘米厚了!”

  封小虫掀开渣爹身上的衬衣,用力的捏着那层肚腩给封行朗看。

  “这是肚皮……难道那只死虫子没有吗?”

  封行朗宠爱的捏了捏儿子的小脸。

  “大虫虫的体脂率很低的啦!只有百分之七左右!可你这体脂率,估计能达到百分之二十了!”

  封小虫怕亲爹看不清楚,又用手捏了捏那肥厚的肚腩。

  其实也不能算肥厚;只是封行朗坐拥在那里,所以就显肚子了。

  “那有那么夸张?”

  封行朗立刻坐直起上身,“看到了吗?现在没有了吧?!”

  “爹地,你又憋气了!承认自己有肥膘,就那么难吗?”

  封小虫在亲爹的肚子上拍得啪啪作响,“你的肚子要比大虫虫的肚子大十倍!”

  “……”

  封行朗着实郁闷:等得空了,自己一定要看看丛刚的肚子!看看比自己小十倍的肚子,究竟能长成什么样儿!

  “天呢,爹地身体中的毒药又发作了,心口又憋又疼……”

  封行朗立刻捂住自己的胸口,装着中毒发作的模样。

  “爹地,你不要紧吧?小虫给你顺顺气!”

  封小虫似乎也意识到,自己不应该跟渣爹争执他跟大虫虫的肚子究竟谁肥谁瘦的!

  小心眼儿的爹地一生气,又要开始作妖了!

  ‘作妖’这个词,一直都是封行朗用来形容丛刚的;

  久而久之,封小虫便发现,用这个词来形容渣爹封行朗,则更确切一些。

  渣爹封行朗似乎有作不完的妖!

  也就不奇怪大虫虫会给他下毒了!

  本想着让爹地消停一会儿的,可封小虫发现自己的渣爹更作了!

  “小虫,一定要给亲爹争点儿气,非娶了那毛虫子的女儿丛安安不可!”

  封行朗苦口婆心的开导着小儿子,“不过你得像个爷们儿一样,不能让丛安安爬到你头上来!”

  “爹地,你就不用操心我跟安安的事啦!你还是把自己照顾好,不要再让大虫虫老是伺候你!很麻烦的!”

  说着说着,封小虫就原形毕露了。

  简直就是丛刚的脑残粉!

  任何时候都只会向着丛刚、帮着丛刚!

  即便丛刚给亲爹封行朗下了毒,他也是劝爹地封行朗一定要原谅丛刚,还得替丛刚在河屯面前说好话!

  这儿子啊,怕是真的白养了!

  不过扪心自问,小儿子长这么大了,他一个当亲爹的,又付出了多少呢?

  何况小儿子还是个问题儿童!

  足以见得丛刚付出了多少!

  “小虫,你孝顺那只毛虫子是应该的!但你也别忘了孝顺自己的妈咪!你妈咪十月怀胎生下了你,给了你生命……她是你不能忘记孝顺的人!”

  微顿,封行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至于亲爹嘛……就看你的心情啦!亲爹不会跟自己的孩子计较的!”

  这话说得,着实听出了那么点儿凄凉感。

  “爹地,小虫也会孝顺爹地的啦!爹地你快睡吧!”

  似乎在嫌弃爹地的唠叨,又没办法离开的封小虫,只能先把爹地哄睡了,自己也能清静一点儿。

  ……

  晚餐很丰盛。

  河屯在饮食上,向来都是奢华的。

  何况儿子和孙子孙女都在,则更是奢华中的奢华。

  封行朗吃得很慢,像是故意在等什么人。

  就不知道丛刚那孙子敢不敢来浅水湾找河屯对质了。

  其实,即便丛刚真因为什么给自己下毒调节一下生活的枯燥和无趣,封行朗也不会真生他的气!

  但如果让河屯误会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河屯已经年迈了;

  说得不好听点儿,他也活不到几个年头了!

  都这到大年纪的一个老者,丛刚如此还要将他置于死地,那真就胜之不武了。

  “阿朗啊,有些话,你不愿听,但爹地还是得说……这个颂泰,你真得提防他一点儿!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河屯又开始了他苦口婆心的劝说。

  “当初我要是时时刻刻提防他,怕是已经死你手里几回了吧?!”

  封行朗冷声驳斥了河屯一句。

  “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

  河屯又是一阵叹息,“现在的颂泰,他是会变的!”

  “还是那句话:我对丛刚,不会有任何的怀疑!我永远对他的忠诚深信不疑!”

  封行朗认真且执着。

  “爹地,小虫跟你一样,永远都信任大虫虫的!”

  封小虫连忙附和一句。

  “小毛虫子,你已经中了丛刚的毒!被丛刚养歪了!”

  邢十二惋惜万分的说道。

  “你才歪了呢!你全家都歪了!”

  封小虫跟邢十二斗起了嘴。

  “对了河屯,我的体检报告,出来了没有啊?”

  封行朗关心的,还是自己的身体状况。

  别真得了什么绝症!那可就是天妒英才了!

  “还没出来!专家说,还要等上二十四小时!”

  河屯有拖延的意味儿。

  “河屯,你不会是找了个庸医,伪专家吧?!”

  封行朗有些不耐烦。

  瞄了一眼别墅外,一切到是安静又祥和。

  难道丛刚那个孙子真不敢来浅水湾找河屯?!

  还什么又酷又拽呢,分明就是一个怂货。

  “爹地,我明天必须得去上学了!”

  快速吃完晚饭的林晚起身跟亲爹封行朗说道。

  她得考进学校里的实验班,这样就能在半年内保送高中!

  她想在十八岁之前,顺利的考进国际顶级大学,像大诺哥一样,做一个不受爹地和妈咪管束的自由人。

  “嗯,好!爹地明天安排人送你去学校!”

  封行朗知道:无论是丛刚跟河屯怎么干架,他们都不会伤害女儿林晚的!

  最多就是拿他当人质!

  “在没弄清楚颂泰真正的阴谋之前,晚晚还是不要上学的好!”

  河屯还是不太放心把自己的孙女送去上学。

  “放心吧,丛刚可没你想的那么卑鄙无耻!我的女儿,他不会动!”

  封行朗幽哼一声,“他要动,只也会动我!”

  夜已深。

  “狗东西,说什么很酷很拽……有种的你到是来啊!老子等着你呢!不来你就是孙子!”

  封行朗已经等了丛刚三个多小时,最后实在撑不住了,在对丛刚的骂骂咧咧声中沉睡了过去。

  一个黑影,幽幽的飘了进来。

  静立在沙发边看了良久,然后低沉着声音:“孙子,爷爷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