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不眠之夜 > 第2626章 爱你我说了算107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时丛刚已经可以认定:

  河屯得到的视频,应该是从风投公司那个小秘书手里流出去的。

  可能小秘书还跟河屯说了更多的东西!

  当时自己给封行朗喂东西吃时,因为被小秘书看到了,所以他便随口调侃一声,就自己在给她们的大总裁喂毒药!

  目的只是为了缓解尴尬和不必要的误会!

  可没想这个小秘书却信以为真,还真以为丛刚是在给他们大总裁喂毒药!

  然后她便如实的告诉了河屯!

  加上封行朗最近几天所表现出来的昏厥症状,所以河屯就更能肯定:小秘书并没有撒谎!

  人证物证都有,丛刚想自证清白都难!

  问题是,自己给封行朗喂饭,丛刚是没办法解释的。

  所以,他只能承认自己是恶作剧:给封行朗下了毒!

  要不然,小秘书给河屯描述自己给封行朗喂毒的事件,还真的没办法解释!

  总不能说,是你儿子自己矫情着不肯吃饭,他只能当大爷一样伺候吧?!

  那不得把河屯给吓死!

  丛刚不是严邦!

  他不会成为第二个严邦!

  丛刚有跟河屯对抗的实力!

  但要因为这件事去跟河屯对杀,显然是不值当的!

  也完全没那个必要!

  更何况,丛刚也要掩盖一些‘罪行’!

  比如说,丛刚真给封行朗扎了一针!不过不是毒药,而是世人都想求得的生物科技高能试验药剂。可以永葆年青,延缓岁月的摧老。

  就这一点儿,丛刚当然是有他自己的私心的!

  而他的私心,是不能被任何人发现的!

  所以只能承认自己给封行朗是喂的毒药,才会导致封行朗这些不良反应。

  “小恶作剧?”

  封小虫有些疑惑不解,“什么意思啊大虫虫?”

  “那个,我真给你爹地下了点儿小小的毒……会让他无征兆嗜睡……不会影响他的生命!等过几天,你爹地就能恢复了!”

  丛刚轻描淡写的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封小虫:“……”

  封小虫着实震惊了一下:这大人也爱玩恶作剧啊?!

  他是真没想到大虫虫真会给自己你爹地下毒呢!

  不过只是恶作剧,他相信大虫是不会伤害爹地生命的!

  “那……那万一被河屯那个老头儿检查出来怎么办?”

  封小虫首先想到的,就是如何帮丛刚遮掩‘罪行’。

  “放心吧,那几个专家,还检查不出来……不过你爹地嗜睡的症状这几天还会一直有!你得留在你爹地身边好好照顾他,别让他发怒!”

  想到什么,丛刚又补上几句,“尤其是你妹妹林晚,看好她,不能由着她做出什么过格的事儿!她如果非要跑出去……你让她来找我!告诉她,只有我知道封十五的下落!”

  让封林晚来找自己,无疑是最安全有效的!

  这样一来,丛刚便可以控制住封林晚的行踪了。

  “好的大虫虫……你也要好好照顾安安哦!”

  封小虫最放心不下的,还是他自己的小女朋友安安。

  “嗯,好。”丛刚应声。

  ……

  河屯已经把书房腾出来给儿子办公用了。

  视频会议开得并不顺利;远没有当场骂人来得痛快。

  也不是封行朗想发火,只是因为衙门朝令夕改的一些规定,让申城的一些皮包公司剧增。

  衙门苦苦哀求让封行朗支持本市的经济发展,可那些企业和金融公司,大多都烂泥扶不上墙。所以就形成了不少的坑。

  衙门为了保护本市的夕阳企业,就一个劲儿的跟封行朗哭穷;得罪是肯定不能得罪的,但要把活儿给做漂亮!

  封行朗之所以发火,是责怪手下办事手段不行:要不得罪衙门,又要把这些烂企业和公司给剔除出去。

  见儿子发了老大一通火儿,河屯看着着实的心疼。

  “阿朗啊,是不是资金方面出问题的啊?爸爸这边还有点儿……你先拿去资金周转吧!”

  只要儿子过得好,不发火、不发燥,能用钱解决的事儿,那根本就不是事儿!

  其实GK风投的资金还是很充实的;刚刚封行朗发火,只是做给手下看的!

  “行了,你那点儿钱,就留着你当棺材本吧!”

  对于河屯的示好,封行朗冷哼了一声。

  他已经捞了河屯不少钱了,没必要把河屯捞尽。

  何况河屯的家底都是要留给大儿子封林诺的。自己这个当父亲的,就没必要跟自己的亲儿子抢了。

  再则,封行朗最近也不缺钱!

  “棺材本的钱,我有!爸爸舍不得看你为公司资金的事儿操心劳烦的!”

  河屯的一颗父爱之心,一直都是满满当当的。

  “对了,雪落和诺诺带着两个婴儿……住在你那里还习惯吗?”

  封行朗放柔了口气问道。

  “可热闹了!那两个孩子啊,跟十五小时候一样……机灵着呢!”

  提及两个曾孙子和曾孙女,河屯就满面红光。

  “姜酒怎么样,还跟诺诺闹腾么?”

  看到河屯如此愉悦,曾经他施加给自己的伤害,也能随之释怀不计较了。

  所以丛刚才会说封行朗太过仁慈!

  “闹腾!不过小夫妻嘛,床头吵架床尾和!”

  河屯咧嘴一笑,“这个姜酒不错,有自己的个性!十五那小子啊,也需要姜酒这样的管着他点儿!”

  提及‘十五’,封行朗不由得心间微怔了一下。

  他知道河屯口中的‘十五’,说的是自己的大儿子封林诺;

  可封行朗想到的,却是义子‘封十五’!

  那小子一定恨死自己了吧?!

  自己下手是不是太重了?

  那也不难怪他封行朗!一个做父亲的,对于试图伤害自己女儿的男人,肯定会下重手的!

  何况自己当时以为封十五欺负了自己的女儿!

  所以他才会那般的怒不可遏!

  还好,只是个臆想的误会!

  也是自己听信了女儿的谎言,所以才会对封十五那般下狠手!

  不过打他一顿也好,要让他知道:他封行朗的女儿,是不能顺便乱觊觎的!

  “对了阿朗,颂泰这个人呢……你得好好提防着他啊!”

  河屯微微吁气,“他十六七岁的时候,就把一个藏在居民区的黑组织全部干掉了!你跟他那种冷血的人,交不得心的!”

  封行朗微眯起了眼,“呵,丛刚那家伙真有这么厉害?那当年怎么还差点儿暴死街头啊?”

  “那是因为他知道了他不知道的真相,所以一心求死吧!”

  河屯叹了口气,“邢二说颂泰那人,心思太重!很难交心!”

  “这就不用你操闲心了!”

  封行朗幽哼一声,“颂泰这个人,早就对我臣服了!”

  对于这一点儿,封行朗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能拿下如此厉害的人物,可不心情愉悦且美好。

  “阿朗,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万一哪天,颂泰为了报复我,拿你当人质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河屯担心的,只是儿子封行朗的安危。

  封行朗斜了河屯一眼,“行了,我会劝他放手,跟你井水不犯河水的!”

  想到什么,“对了,我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虽说感觉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什么毛病,也没有任何的不适;

  但毫无征兆的昏厥症状,让封行朗不得不多想:自己是不是真得什么绝症了!

  “你现在相信那个颂泰给你下毒了?”

  河屯以为儿子相信了呢,“我就说那个颂泰绝对不会是个安分守己的家伙!”

  “我相信什么啊?”

  封行朗低嗤一声,“我宁可相信太阳从西边出,地球会爆炸,宇宙会灭亡,也不相信丛刚会给我下毒的!”

  就这一点儿,封行朗对丛刚是深信不疑的!

  “阿朗,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河屯还想苦口婆心的劝说。

  封行朗白了一眼在自己耳边不停聒噪的河屯:

  “我最应该防的人,应该是你河屯吧?!你连自己的亲儿子都想制成木乃伊,还有什么事儿是你做不出来的!!”

  这就有点儿哪壶不开提哪壶了!

  而且还专门揭河屯的伤疤!

  “阿朗,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爸爸知道对不起你……也对不起雪落和诺诺!”

  提起这茬儿,河屯便开始一个劲儿的道歉。

  “行了,早就原谅你了!”

  封行朗挥了挥手,“丛刚是一直用命陪我走到今天的人,即便他真给我端来毒药,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喝下去!”

  “阿朗,颂泰这个人,就是个冷血无情的杀手……你不能跟他交心的!”

  河屯还在负隅顽抗的劝说儿子封行朗。

  “行了,你出去吧!我还有个视频会议要开!”

  封行朗下了逐客令,他实在不想听到河屯在自己耳边聒噪。

  在浅水湾靠后排的一幢别墅里,丛刚缓缓的放下了手里的耳麦。

  监听器,是河屯闯进房车之前,丛刚安放在封行朗身上的。

  却没想一不小心,就听到了封行朗跟他亲爹的这番谈话。

  【我宁可相信太阳从西边出,地球会爆炸,宇宙会灭亡,也不相信丛刚会给我下毒的!】

  【丛刚是一直用命陪我走到今天的人,即便他真给我端来毒药,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喝下去!】

  说真的,有了封行朗的这番话,他丛刚还求什么呢?

  不过这话可信度听着不高啊……喂个饭他都不好好吃,更别说给他喂毒药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