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不眠之夜 > 第2624章 爱你我说了算10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年他救阿朗,我一直对他心怀感激!”

  河屯长长的叹了口气,“颂泰跟我有仇有怨,只希望他能冲着我一个人来!不要伤及无辜!”

  “要不这样吧义父,等给邢太子检查好身体,我们把一切告诉给邢太子知道!邢太子跟丛刚有过生死之交,想必由邢太子出面去说服丛刚,丛刚应该会被邢太子感化!”

  邢十二觉得,还是化干戈为玉帛的好。

  因为那个颂泰,是真的很难对付!

  “那个颂泰都已经对阿朗下毒手了……还能跟阿朗好好谈吗?”

  河屯心疼的看向一旁昏沉沉的儿子,“我年岁大了,死也够本了!要是能用我的死去化解颂泰的仇恨,从而让阿朗一家免遭颂泰的毒手……我愿意一死!”

  “唔唔唔……”

  一旁的封小虫发不出话来,只以怒怒的瞪着眼。

  封小虫说什么也不相信大虫子会对渣爹下毒的!

  这大诺诺的爷爷,分明就是在诋毁他的大虫!“行了你这个小叛徒、小帮凶,你就不要开口说话了!你应该做的,就是让丛刚化干戈为玉帛,而不是添乱的当小帮凶!封行朗可是你亲爹!你这孩子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

  ?!”

  邢十二揪了揪封小虫的耳朵,“你这是要当逆子么?小毛虫子?!”

  “唔唔唔唔……”

  封小虫:你才是逆子!你全家都是逆子!!

  义父河屯要跟丛刚决一死战,邢十二还真没什么胜算。

  所以,邢十二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邢太子身上。希望他能化解丛刚跟义父河屯之间的陈年旧仇!

  刚到浅水湾,河屯请的毒剂方面的专家就等在了别墅门外。连担架都一并给准备好了。

  邢十二和邢十七刚把邢太子扛出防暴车放上担架之后,那个专家就给封行朗上了吸氧机。

  “你们要干什么?不要动我爹地啦!”

  封小虫嘴巴上的封带,已经被妹妹封林晚给撕掉了。

  得以说话的封小虫,立刻朝那两个折磨自己爹地大声嚷叫起来。

  可任由封小虫如何的叫喊,都阻止不了那些人对爹地封行朗的一通乱听、乱摸、乱扎。

  封行朗醒来的时候,正发现一个金发碧眼的医生,正拿着个针筒在抽他的血;

  “你干什么?”

  封行朗本能的拔掉了扎在他手臂上的针头。

  “阿朗……阿朗,你冷静点儿,多普勒医生只是在给你检查身体!”

  在河屯的示意之下,邢十二跟邢十七立刻上前来按压住邢太子乱动的四肢。

  “河屯,你又发什么精神病呢?老子又没病,检查身体干什么!”

  封行朗低厉一声,言语中满是抵触和排斥。

  “阿朗,你大概还不知道吧……那个颂泰给你下了一种慢性的毒药,导致你出现了易怒、暴躁、且无征兆昏厥的症状!”

  已经到达浅水湾相当安全的地方,所以河屯也就把事实真相告诉了自己的儿子。

  “你说什么?丛刚给我下了慢性毒药?”

  封行朗微微蹙眉:因为河屯所说的那些症状,他还真有出现!

  但封行朗肯定不会相信,是丛刚给自己下的毒!

  “是的!你老实跟我说,这些症状,你是不是这些天都有显现?”河屯反问道。

  的确都有显现!可问题是……

  “河屯,你听谁说丛刚给我下毒的?”

  封行朗微眯起了眼,“白默那个嘴不把门的家伙?!”

  他记得自己在白默面前昏厥过;就在白默的夜莊里。白默以为自己得了什么脑部肿瘤,还将他送去了急救中心抢救。

  “另有其人!她给我看了颂泰给你下毒的全过程!”

  河屯微微换息,“我想颂泰应该是想拿你当人质,以报我杀他母亲之仇!”

  “都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仇啊?丛刚会记这个?”

  封行朗微微敛眉:因为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丛刚真会给自己下什么毒!

  “阿朗,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河屯长长的吁叹了一口气:“虽然这个颂泰平日里跟你兄弟相称,但保不准他会因狼子野心对你动以邪念啊!”

  “河屯,我看你是多虑了!”

  封行朗低嘶,“第一,丛刚并不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当年的事儿,他早就释怀了!第二,丛刚不会给我下毒!这一点儿,我能用人格替他担保!”

  “啊朗,你要我说多少遍:防人之心不可无!”

  河屯苦口婆心的劝说着自己的儿子。

  “行了,我的事就不用你瞎操心了!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封行朗冷哼一声,怒瞪了邢十二和邢十七各一眼后,便从手术台上翻身而下。

  “阿朗,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你暂时还不能离开这里。”

  河屯当然不会把唯一的儿子就这么放走。

  种种迹象表明:丛刚的确有软禁封行朗的意图。而且儿子封行朗也已经出来了服用慢性毒药后的一系列不良症状。

  “河屯,你想干什么?难不成你还想软禁我不成?”

  封行朗低厉一声后,推搡开河屯便走出了理疗室。

  客厅里,封小虫正在跟五大三粗的邢老五玩着上窜下跳的抓捕游戏。

  “爹地……爹地!河屯这个坏老头儿竟然要把我们父子三人关在这里!”

  看到爹地封行朗后,封小虫立刻朝自己的亲爹飞冲过来。

  封行朗直接抱住了朝自己奔过来的小儿子。

  “我们走!看谁敢拦我们父子三个!”

  封行朗一手牵着小儿子,一手牵着女儿,准备强行离开。

  邢十二横在了门口。

  “邢太子,我义父也是为你好!千里迢迢的飞来申城,就是担心你的安危!”

  也只有邢十二敢跟邢太子顶上几句嘴:“不良症状,你有!丛刚的动机,也很明显!邢太子你就以大局为重,在义父处理好这件事之前,您就安心的呆在这里!”

  微顿,不等封行朗开口,邢十二又补充上一句:“我当然也想你发挥聪明才智:最好能劝说丛刚,直接化干戈为玉帛!但你身体的检查结果现在还没出来,也不知道你染的是什么慢性毒药……你还是别到处溜达了!保命

  要紧!”

  “我没病!所以不需要做任何的检查!”

  封行朗冷哼一声,“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

  “邢太子,你就别犟了!你毫无征兆的昏厥过三回了!这铁的事实就摆在你面前,你总不能视而不见吧?!而且你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症状!”

  邢十二从那个小秘书那里调查出:封大总裁已经在公司里昏厥过两回了!

  还有一回是在夜莊里,当着白默的面直挺挺的摔倒的。后来还被白默送去了急救中心。

  说真的,其实封行朗也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症状;丛刚那家伙也没有跟他老实交代过究竟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难道……自己真得什么不治之症了?!

  留在河屯这里,做一个系统体检也好。

  封行朗并不怕死,只是舍不得丢下自己的老婆和三个孩子。

  至于丛刚那个狗东西,他死的时候,一定会把他先带走的!

  生,是伺候他封行朗的人;

  死,只也能是伺候他封行朗的鬼!

  “我可以留下,晚晚总要去上学吧!”

  封行朗冷哼一声。“晚晚是你最宝贝的女儿!丛刚拿你来威胁我义父,和拿晚晚来威胁你,效果是一样的!再说了,以你女儿的聪明才智,几天不上学,完全不会有任何的影响!要实在好学

  ,我们可以给她请家庭教师的!”

  总之,邢十二就是不想让邢太子一家离开保护圈儿。

  “我发誓:大虫虫绝对不会伤害我爹地的!大虫虫为了救我爹地,可以连自己的生命都不要,他又怎么会伤害我爹地呢?!”

  封小虫再一次的嗷嗷直叫起来,“你跟傻河屯是从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了?!一个个傻傻的就相信了?!”

  “嘿呦,瞧瞧这小毛虫子,现在已经完全被丛刚给喂熟了!”

  邢十二哼着声,“或许丛刚不会真要你爹地的命,但利用你爹地来对付你亲爷爷,还是极有可能的!小P孩儿,你不要把丛刚想得太好了!”

  “疯十二你跟你说:如果我大虫虫想对付河屯,根本用不着利用我爹地!”

  封小虫傲慢的说道,“就你们几个没用的义子,我大虫虫要对付你们几个,简直易如反掌!”

  “这熊孩子,还真会拍马屁呢!”

  邢十二被封小虫的这番话气得有些哭笑不得。

  一个个说得好像丛刚真给自己下毒了一样!

  虽说,封行朗能坚信不疑:丛刚是不会给自己下什么毒的;

  但有一点,封行朗还是有所怀疑的:就是丛刚有什么事隐瞒着自己!

  出现在自己身体上的那些症状,肯定是丛刚给他注射药剂后所产生的一系列后遗症。

  现在就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得了什么病,丛刚才给自己注入了那枚奇怪的药剂!

  而且它的副作用也挺诡异的!

  看来,还是先留在河屯这里等待检查结果为上!万一自己真得了什么绝症,也能做到心中有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