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不眠之夜 > 第2622章 爱你我说了算10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十二,砸门!”

  事关他儿子的健康和安危,河屯向来都是雷厉风行的。

  “河屯,你一早过来你儿子的家里乱砸,这不太好吧!”

  卡耐知道自己拦不住河屯以及河屯的众多义子,但他还是横在了房车的车门前。

  以老大丛刚的速度,此时应该离开了房车。

  “呵呵,好不好,能是你一个司机说了算的?”

  河屯将目中无人演绎得很好。在他看来,区区开车的卡耐,就是一个家仆而已。

  还没等卡耐反击河屯,邢十二便已经将他一把给揪开了。

  卡耐这才意识到,邢十二这个义子之首,可不是白当的。

  邢十二在甩开卡耐之际,便用力踹开了房车的车门。

  里面的封行朗差不多睡了个饱觉,正要自然醒时,却被邢十二这一踹加速的醒了过来。

  于是,睡眼朦胧的封行朗,便看到了风风火火赶来的河屯。

  “河屯?你……你怎么来了?”

  封行朗看了一眼车窗外的天色,应该还是清晨时分。

  “阿朗,你没事儿吧?你怎么会睡在车里?你哪里不舒服?”

  河屯急切的询问,“颂泰呢?是他把你给软禁在这房车里的?”

  面对河屯这一连串没头没脑的询问,封行朗当时都是懵的。

  于是,就随口回了河屯一句:

  “怎么,睡车里犯法啊!”

  一大早的,被人吵醒,肯定心情不会痛快。

  何况这个人还是封行朗看着就脑瓜子疼的生物学父亲河屯!

  “阿朗,你没事儿吧?颂泰呢?他是不是跑了?”

  感觉到儿子的意识不太清醒,河屯满眼的焦虑之色。

  封行朗环看了一眼四周,还真没见着丛刚的身影。

  那家伙又跑路了?!

  这回又是因为什么?怪自己昨晚打了他?!

  明明昨晚挨打吹亏的人是他封行朗!

  这死虫子竟然也能为了这点儿小事就跑路?!

  “他死了!”

  封行朗没好气的应了河屯一句。

  “死了?这么快!怎么死的?”

  不管颂泰有没有真死,但听儿子这口气,应该是对颂泰深恶痛绝的。

  清醒一些的封行朗,这才清目瞪向河屯:

  “我说河屯,你一大早的跑来我这里,又吵又砸的,你几个意思啊?”

  封行朗有些烦躁的询问,“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着,闲着蛋疼了?!”

  “我得到了消息:颂泰不但软禁了你,而且还给你下了慢性的毒剂!阿朗,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河屯附身过来检查儿子封行朗的瞳孔;

  却被封行朗伸手给打开了!

  “河屯,你没毛病吧?什么软禁?什么毒剂?你听谁胡说八道的!”

  封行朗也是一头的雾水。

  虽说丛刚痛恨自己,还时不时的发难自己;但还没到软禁自己,给自己下毒的地步吧?!

  再说了,丛刚软禁自己干什么?缺大爷伺候?!

  至于下毒……

  封行朗觉得丛刚想要自己死,应该不用那么麻烦的!

  关键还是慢性的毒剂?

  他丛刚不嫌麻烦,封行朗自己还嫌麻烦呢!

  “阿朗,你先别说这么多,你跟我回去,我请了专家,给你做一个系统的身体检查!”

  微顿,河屯又补上一句:“你放心,有爸爸在,不会让颂泰加害于你的!”

  封行朗:“……”

  这老家伙又哪根神经搭错了?

  “邢太子,你先跟我们回浅水湾吧!我义父给你请了解毒方面的专家!”

  邢十二接过义父河屯的话开始劝说神情有些不太正常的邢太子。

  说真的,谁一大早被这么吵醒了,能正常就奇怪了。

  “什么解毒方面的专家啊?老子又没病,看什么解毒专家!!”

  封行朗感觉河屯不是一般的神经兮兮的。

  “邢太子,如果你不配合,就别怪我下手重了!”

  邢十二上前一步。

  “邢十二,你想干什么?”

  看到邢十二微微抬手,封行朗下意识的往后倾了倾上身。

  但邢十二的速度是真快;没等封行朗话落,一记手刀就打在他的颈脖处。

  于是,封行朗干瞪了几下眼睛,最终还是瘫软在了沙发上。

  帅脸上还带着无可奈何的愤怒。

  “十七,你跟十九先把阿朗送上车!我跟十二去找晚晚!”

  成功把儿子‘解救’出来之后,河屯还想把孙女封林晚一并给带走。

  此时的丛刚已经翻跃上了三楼。

  在三楼的公主房门前,丛刚看到了打着地铺守着晚晚妹妹的封小虫。

  封小虫是真的能吃苦受累,即便是打地铺,他也能睡着睡好。

  “小虫……”

  在河屯让邢十二砸门之前,丛刚已经把封小虫给叫醒了。

  “大虫虫,早安……”

  封小虫揉了一下惺忪的睡眼,随即便爬起身来。

  “小虫,赶紧下楼去拦住河屯!别让他带走你爹地!如果实在拦不住,那你就跟着你爹地一起走!”

  丛刚紧声吩咐着封小虫,“记住了,照顾好你爹地,别让河屯把你爹地当小白鼠一样的做实验!”

  “什么?大诺诺的爷爷来了?他不是在佩特堡的么?”

  封小虫从逻辑上分析道,“他是爹地的亲爹,他应该不会伤害爹地的吧!”

  “快下楼去!”丛刚催促一声。

  “收到!”封小虫立刻撒腿就往楼下跑去。

  目送着封小虫下了楼,丛刚立刻朝阁楼跃去。

  其实以丛刚的身手,要解决河屯的几个义子,并不难;可丛刚却不想露面。

  至于原因……因为他不方便跟河屯这个亲爹去抢人家的亲儿子!

  那样动机就不单纯了!

  河屯突然造访,肯定是得到了什么小道消息。

  在暂时没能调查清楚情况之前,封行朗跟他走,应该是没有生命危险的。

  有一点儿丛刚能肯定:河屯宁可自己死,也不会让他的宝贝儿子出什么意外!

  所以,丛刚回避着跟河屯的正面冲突!

  ……

  邢十七扛着邢太子刚走下房车,封小虫就快步冲上前来。

  “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爹地!”

  封小虫直接冲到了邢十七的面前,紧紧的抱住了爹地封行朗的一条劲腿。

  “邢程?原来你也在啊?那就一起跟我回浅水湾吧!”

  看到自己的小孙子,河屯面露欣喜之意。

  看来自己营救得比较及时,儿子和孙子都平安无事。

  “大诺诺的爷爷,你要干什么?为什么要打晕我爹地,还要把我爹地带走?”

  在封小虫的心目中,河屯一直只是大诺诺的爷爷;跟他和晚晚妹妹都是没关系的!

  “我是你诺诺哥哥的爷爷……当然也是你爷爷了!”

  河屯也不生气,上手就想撸小孙子的脑袋。

  “不要动我!快把我爹地放下来!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封小虫很不喜欢别人摸他的脑袋。即便这个人自称是他爷爷。

  “嘿呦,小十二虫,你是不是被丛刚那只大虫子给养傻了啊?”

  邢十二又手贱的上前来撸封小虫的脑袋。

  封小虫很不给面子的也打掉了他的手;

  可只是打掉了邢十二摸过来的左手;邢十二紧随其后的右手,却还是如愿以偿的摸到了小家伙的脑袋。

  “哟呵,长高了呢!不过就是被丛刚给养傻了!!”

  邢十二最喜欢跟封小虫小打小闹了。封小虫自小时,他就十分喜欢这奇葩孩子!

  “邢十二,你再敢摸我的脑袋,我就让河屯剁了你的手!”

  封小虫咋咋呼呼的嚷叫起来。

  “哈哈哈哈……这孩子还是这么的有意思!”

  河屯也挺喜欢这怪胎小孙子的。说出来的话,总那么天真无邪。

  “笑什么笑啊!有什么好笑的!”

  封小虫感觉自己好像跑偏了话题,便立刻言归正传的呵斥,“赶紧放开我爹地!”

  “放心吧,我是你爹地的亲爹地,不会伤害自己亲儿子的!”

  河屯收起脸上的笑容,“你晚晚妹妹呢?我得带着你们兄妹两个一起走!”

  “河屯你要干什么?你不可以带走我爹地和晚晚妹妹的!”

  封小虫一听河屯不但要带着爹地封行朗,而且还要带走他和晚晚妹妹,便着急了起来。

  “有人要加害你爹地,我这个当爷爷的,必须保证你们父子三人的安全!”

  河屯一个示意,邢十九已经奔进别墅里去寻找封林晚。

  “我跟我爹地过得好好的,怎么可能会有危险呢!”

  封小虫紧拽着爹地封行朗的腿,不让邢十七扛着上车。

  “义父,我看这小虫子八成是被丛刚那只大虫子喂熟了!丛刚软禁邢太子,说不定这小子就是帮凶呢!”

  邢十二看着封小虫一直在阻拦,便觉得封小虫应该是跟丛刚一伙的了。

  因为只要明事理就应该知道:义父是邢太子的亲爹,自己的亲爹被亲爹的亲爹带走,肯定很安全的啊!为什么要极力的阻止呢?!

  “嗯……看着像!”

  河屯相信:丛刚是有养熟封邢程,然后用他来对付小家伙的亲爹封行朗的动机和可能!

  因为河屯当年也是这么做的!

  养大大孙子十五,用来对付他的亲爹封行朗!

  但却没想到,封行朗竟然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所以,河屯肯定不会让丛刚阴谋得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