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不眠之夜 > 第2618章 爱你我说了算9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御龙城的厨子到也老实,直接将他所听到的,看到的都告诉了封大总裁。

  封行朗是真没想到封十五在御龙城里竟然会如此的低调!

  以封十五的身手,想把严无恙控制住,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儿;

  可封十五却选择了对严无恙俯首称臣?!

  应该是封十五动了严无恙的奶酪,所以才会受到严无恙的‘告状’。

  所谓的‘奶酪’就是他封行朗的女儿封林晚吧!

  厨子一口一个‘小严总’,叫得还真够顺口的!

  看来,严无恙早就在御龙城里以‘严总’自居了!

  御龙城是严邦留给严无恙的,被员工们称为‘小严总’,其实也不为过!

  但经历过这件事儿后,封行朗对才十六岁的严无恙,似乎有了些许的异样感觉。

  是不是自己太过宠溺严无恙这孩子了,才使得他如此的嚣张狂妄?

  他嚣张跋扈的老子严邦是怎么死的,难道还要他封行朗再一次的去提醒严无恙那小子吗?!

  人狂必有祸!

  这个道理,他老子不懂;他也不懂?!

  那小子还真以为河屯和他的义子们放过他了?!

  “封总,小严总是您干儿子吧?哈哈,前途无量啊!”

  厨子有着很明显的拍马屁之嫌。

  “严无恙的确是我的干儿子……”

  封行朗淡淡一声,“至于前途是不是无量,还得看他自己的造化!”

  “那是!有封大总裁您的栽培,我们小严总肯定会前途无量的!”

  厨子对严无恙这个小老板,是赞不绝口。

  封行朗没接话,而是走出了厨房。

  拿出手机来,寻思着要不要给严无恙打个电话时……却还是顿住了!

  自己又能怎么教训那小子呢?

  十五六岁的年龄,正值叛逆期。

  可自己不替严邦教训严无恙,又有谁能教训得了他呢?!

  封行朗又想到了丛刚。

  丛刚不是严无恙的师傅么?由他出面教训严无恙,也算出师有名。

  不过此时此刻的封行朗,根本不想去找老喜欢跟自己对着干的丛刚。

  静默片刻,封行朗拨打了河屯的电话。

  封行朗几乎很少主动给河屯打电话的。因为他跟河屯实在是无话可说。

  要不是因为丛刚刚才的话,他也不会主动去给河屯打这个电话。

  可当封行朗好不容易主动一回,河屯的电话竟然没能打通!!

  打不通?!呵,这个河屯竟然给自己摆架子呢?

  有些燥意的封行朗,将手机丢在了一边。

  计算了一下时间,佩特堡的这个时间点,应该是中午一点钟左右。

  这个时间点,妻子应该带着两个孩子在午睡……

  算了,还是不要找骂了!

  要说封行朗怕不怕妻子林雪落,说真的,还的确有点儿!

  只要妻子一发火,封行朗认错的态度便出奇的好!

  无论是不是真有错,封行朗都会主动承认错误。

  不得不说,妻子跟大儿子的母子感情是真好。

  或许是因为在佩特堡有过五年相依为命的母之深情,所以在大儿子年轻得子之后,妻子便‘抛弃’了他这个丈夫,义无反顾的赶去佩特堡照顾大儿子的两个双胞胎孩子!

  明明是有保姆的;想必河屯也会安排好大孙子和曾孙子的生活起居;但林雪落还是放心不下,终究还是丢下丈夫和女儿,亲自赶去给大儿子家带两个孙辈!

  即便大儿子有时候会犯混,但从来都不会忤逆自己的母亲。

  所以说,妻子林雪落跟大儿子的感情,那是真的母子深情!

  有御龙城的厨子在,晚餐不到一个小时就摆上了桌。

  厨子正在解剖蒸好的澳龙;片好的生鱼片,摆盘也是相当的精美。

  还有特制的蘸酱;以及从御龙城里带来的八珍汤。

  “小虫,去喊你晚晚妹妹下楼来吃饭……”

  封行朗似乎有些疲惫。

  稍带那么点儿说不出的孤独感。

  “好咧!小虫上楼喊晚晚妹妹,你去喊大虫虫!”

  封小虫一边朝楼上奔去,一边说道。

  喊丛刚吃饭?

  凭什么?

  凭他偷懒不想做饭,让他未成年的儿子做,他就不配吃饭!

  当封小虫从楼上喊下来妹妹林晚时,就看到渣爹一个人静坐在餐桌前,不知道在冥思苦想些什么。

  “爹地,你怎么了没去喊大虫虫啊?”

  封小虫有些不满的问道。

  “哦,那毛虫子说他吃过了。”

  封行朗不但高智商,而且还高情商。

  当然不会直接说:老子我凭什么喊那只偷懒不做饭的死虫子吃晚饭呢?他不配吃饭!让他饿着才会长记性!

  这样说,肯定会拉仇恨的!

  所以封行朗用上了更加委婉的方式。让小儿子听起来能接受的方式。

  “大虫虫吃过了?他吃什么了?”

  封小虫执着的追问一声。

  “应该是他自己随身携带的一些养生羹汤之类的!他说我们吃的东西不合他胃口,他想当千万不死的黑山老妖!”

  封行朗为了哄儿子,编出来的台词,差点儿连他自己都信了。

  “可大虫虫很喜欢吃蓝旗金枪鱼的……”

  封小虫哼哼一声。

  “哦,也许他是想跟他宝贝女儿一起共进晚餐吧!”

  这一招儿,补谎完美。

  可以说,这个理由简直是天衣无缝。

  不得不说,封行朗这脑子这口才,已经练就到扯谎时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地步。

  “那好吧……大虫虫去陪安安也是应该的。”

  虽然觉得逻辑上有些奇怪,但封小虫还是认可了丛刚去陪小安安吃晚餐的。

  “吃鱼长脑子哦!爹地你多吃点儿吧!”

  封小虫遵从着大虫虫的指令,要照顾好爹地封行朗的饮食起居。

  “你跟晚晚妹妹多吃点儿……爹地的脑子已经够聪明的了!”

  封行朗给女儿林晚添了一块金枪鱼的腹鱼片,口感极好的部位。

  “谢谢爹地。”

  封林晚一边感谢着爹地,一边把生鱼片蘸酱后往嘴里送。

  她的确需要好好的补一补脑子,然后默默的优秀起来,惊艳四年后回来的十五哥哥。

  “大虫虫很喜欢吃金枪鱼赤身的……好可惜哦。”

  夹到一块大肥的赤身,封小虫首先想到的就是丛刚。

  “那毛虫子很吝啬吗?”

  封行朗幽声询问,“你在他那里时,他连个金枪鱼都舍不得经常买?”“大虫虫很注重我跟安安饮食的。他说我因为胎里的问题,需要好好调理长个儿!所以会经常变着花样做美食给我和安安吃的!大虫虫说我要比同龄的孩子晚发育两三年,

  但这一年,我长个长很多了哦!”

  封小虫自顾自的说着丛刚的好。

  那是一种不假思索的真情流露。

  足以证明,丛刚对封小虫是真的很上心,真的很好。

  要远比封行朗这个只会耍嘴皮子的亲爹,更加注重封虫虫成长的每一天。

  还要被封行朗信口开河的冤枉。

  说真的,有时候在恍惚之间,封行朗真有一种小儿子是丛刚亲儿子的错觉。

  “你大虫虫真对你有这么好吗?”

  封行朗温声问。

  真好和假好,一个孩子是装不出来的。即便能装出来,也会被一眼识破。

  “那当然了!大虫虫很爱小虫的!”

  封小虫上扬着嘴角,“有时候小虫甚至觉得,大虫虫爱我比爱自己的女儿小安安还要多哦!”

  “真的假的……”

  封行朗拉长了声音,“那死虫子对你真有这么好么?”

  “爹地,你不要骂大虫虫是‘死虫子’啦!很难听的!”

  封小虫真的很的反感渣爹张口就来的那句‘死虫子’!

  感觉那是对大虫虫极其恶劣的侮辱!

  “哪儿难听了……那是爹地对他独有的爱称!”

  封行朗的话,半真半假。

  “就是很难听了!要是小虫叫你渣爹,死渣爹……你听着会好受吗?”

  这例子举的……让封行朗是火冒三丈呢!

  “行行行,咱们不说那只死虫子!”

  封行朗隐忍着怒火。

  “爹地你又来!你好讨厌!真是渣爹一个!”

  封小虫见爹地又骂‘死虫子’,便顶嘴式的叫了封行朗一声‘渣爹’!

  “……”封行朗想发火,但却发不出来。

  他想到的发泄方式,就是去把丛刚给打一顿解气。

  “乖,跟晚晚妹妹快吃吧!”

  美味当前,封行朗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

  明明自己很慈爱,明明自己很宠溺自己的孩子,可为什么自己竟会落得被两个孩子嫌弃的下场呢?!

  一个被丛刚养熟了;

  一个有了自己的小心思……

  封行朗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当父亲的,是不是做得有点儿失败啊!

  其实此时此刻封行朗还没有意识到:最孝顺他的那个,被他自己活生生的给打走了。

  晚餐过后,封林晚看到院落里的房车中还亮着灯。丛叔叔应该在房车里的。

  于是,她奔去了厨房,向正在收拾厨具的厨子要了一盘子金枪鱼生鱼片和蟹腿肉。

  “爹地,我看房车里亮着灯呢,我把这些生鱼片送去给丛叔叔吃吧。”

  林晚有很多的话想跟丛刚说。

  现在只有丛刚能联系上十五哥哥。

  有一个小儿子当丛刚的脑残粉,封行朗已经够难受的了;现在自己的女儿竟然也要加入无脑拍丛刚马屁的行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