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不眠之夜 > 第2523章 爱你,我说了算(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丛刚默了声:自己这两天也没惹到那个爷啊!

    怎么又动怒了呢?

    关键这怒意来得气势汹汹的,今晚怕是不太好打发了!

    “Boss,您放心,我跟在封总车后呢!”

    卡耐这孩子还算诚实,“虽然封总的车技一般,但这启北山城的路他已经开过无数次了,早就轻车熟路了!而且封总今晚也没应酬,滴酒未沾!脑子应该是清醒的!”

    挂了电话的丛刚,神情微敛:是不是得考虑着把封行朗的所有车都限个速了?尤其是在晚上开车的时候!

    在触发拦路器到封行朗将超跑急刹在门口,也就十分钟左右的时间。

    要在平地上,这七八十码的速度真不算快;但在山路上,那显得急促了一些。

    封行朗进来的时候,丛刚正在喝茶。

    在跑车在山路上疾驰之际,丛刚一直保持着静默等待的姿势。直到封行朗平安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怎么来了?”丛刚不动声色的问。

    从封行朗那冷眼龇牙且目中无人的面部表情来判断,积聚的怒意不小。

    “老子乐意,你管得着吗?”

    话一出口,便染满了火药味儿,像是要把丛刚给就地火化了一样。

    “是管不着……封大总裁您随意!”

    感觉到这个刺头莫名的怒火,丛刚不想跟封行朗硬碰硬。

    封行朗赏了丛刚一记冷眼,便直接横躺在了那张简易的双人沙发上。

    “怎么舍得丢下你宝贝女儿来我这里视察工作?”

    火气积聚在心里也不是长久之计,丛刚便试探性的想让封行朗自行宣泄出压抑在心中的怒火:“就不怕有人欺负她?”

    “丛刚,你这是在嘲笑我吗?”封行朗横眉怒怼。

    “……”丛刚浅勾了一下唇角,“我就问问……怎么就成嘲笑了呢?再说了,我也没那么大的胆子!”

    “你没胆子?呵呵!”

    封行朗嗤声冷哼,“做为一个近身保镖,你能丢下我这个主子不辞而别,害得老子差点儿暴死异国街头……丛刚,还有什么是你不敢做的?!”

    “……”丛刚无言以对。因为封行朗所言,的确是他的过失!

    静默了几秒后,丛刚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枪,平静的送到了封行朗跟前。

    “要是觉得不解气,可以一枪打爆我的脑袋!应该能解气!”

    “你以为老子不敢?还是以为老子舍不得你?”

    封行朗就是看不惯丛刚说话时那风轻云淡的样子,感觉世俗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身外之物一样!

    封行朗将手枪快速上膛,然后抵在了丛刚的眉心上。

    “老子要让你知道:你它妈在老子心目中,连条狗都算不上!你的命轻如草芥!”

    丛刚没有是避让的意思,只是静静的看着封行朗那张因愤怒而扭曲的俊脸。

    封行朗并不显老,但困倦和疲惫,却还是滋生出了一些细纹。

    ……

    三分钟前,正做着夜宵的封虫虫侧耳细听到汽车的引擎声。

    “好像是我爹地的跑车声。”

    能畅通无阻的车辆没几个,封虫虫早就能丝毫不差的分辨出来。

    “啊?你爹地这么晚来干什么?他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丛安安第一反应就是:小虫子爸爸是来找她算账的!因为是她逼迫着小虫子爸爸写下保证书的!

    “应该不是生你的气!我爹地虽然很霸道,也很烦人,但他也没那么小气啦!”

    封虫虫小朋友虽然这么说着,但内心并没有太多的底气。

    因为渣爹有时候真的很不讲理!

    “安安,你在厨房里先不要出去!我去看看……”

    封虫虫关了火,悄然着脚步走到厨房的门口。然后便听到亲爹封行朗跟大虫虫的争吵声。

    “小虫子,你爹地跟我爹地吵起来了?怎么办啊?”

    丛安安紧张的拽住了封虫虫的手臂。要换了从前,她肯定会不顾一切的冲出去维护自己的爹地。但这次她却有点儿犹豫了。

    因为她不想被爹地再送走一次!

    “别担心!我爹地又打不过大虫虫,他就过过嘴瘾而已!”

    封小虫子说的到是实情:封行朗除了嘴皮子厉害之外,拳脚功夫估计连他自己的小儿子都打不过了!

    丛安安稍稍安心了一些:反正小虫子爸爸也打不过自己的爹地,就让他在嘴巴上凶凶得了!

    直到……直到封行朗拿枪抵在了丛刚的额头上!

    丛安安才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

    她拿不准小虫子爸爸会不会开枪。无论爹地会不会责怪她,她都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小虫子爸爸拿枪指着自己的爹地。

    “爹地!小虫子爸爸,你要干什么?”

    “站住!回厨房去!”

    奔出来的丛安安,被丛刚厉声呵斥在了原地。

    看到丛安安后,原本还凶神恶煞的封行朗,立刻笑意盈盈了起来。

    “哟呵,安安小公主回来了?”

    封行朗把枪口从丛刚的额头上拿离,“玩具枪,别紧张!我跟你爹地闹着玩呢!”

    见小虫子爸爸和颜悦色的,而且也已经拿枪从爹地额头上拿开了,丛安安这才朝封行朗以挤出了一丝笑意。

    “小虫子爸爸你好……能把玩具枪借给我玩玩嘛?”

    丛安安含着笑意朝封行朗走近过来。她想把危险的枪从封行朗手中拿离。

    封行朗关了保险之后,才把手枪递给了丛安安,“虽然是把玩具枪,还是小心点儿玩!”

    “谢谢小虫子爸爸!”

    丛安安接过手枪,随手便把子弹给卸了下来。

    “哟,几天不见,安安小公主乖巧了很多哦!”

    看着低眉顺眼的丛安安,封行朗露出了他公公般的慈爱微笑,“女孩子家的,就应该乖巧点儿!温柔点儿!对我家小虫好点儿!”

    “嗯,嗯!”

    丛安安连连点头,“安安会听小虫子爸爸的话,做一个乖巧温柔的小姑娘!会把小虫当成自己的亲哥哥!”

    “哟呵,这么懂事呢?”

    看来这次教训,到是真让这小蛮丫头乖巧了不少。这也是封行朗最想看到的。

    “小虫子爸爸,你饿不饿?我去给你拿夜宵吃!蟹肉馄炖好不好?小虫子刚刚煮好的,好香好香的!我去给你端过来吧!”

    说完,丛安安便愉快的朝厨房方向飞奔过去。

    目送着丛安安飞奔进厨房的背影,封行朗喃喃一声,“这蛮丫头……简直像变了个人似的!”

    “爹地,你怎么来了?不用在家陪可爱的晚晚妹妹吗?”

    封小虫子开始试探渣爹的话。关键是想打听一下:渣爹究竟什么时候回去。

    “你晚晚妹妹搬去你大伯家,跟她团团姐姐一起住去了!”

    封行朗惆怅的叹了口气,“亲爹今天晚上快成孤家寡人了!老婆老婆抱不到,孩子孩子亲不了……你说我这人生奋斗了还有什么意义?!”

    某人总算是说出了暴躁的原因:原来是被老婆和孩子冷落了!

    丛刚随即便给封虫虫使了个眼色;

    虽说封虫虫不太愿意跟渣爹亲近,但为了渣爹能有一个好心情,也为了小安安不受委屈,他便勉为其难的爬上了渣爹封行朗的大腿,然后他的脸颊上响响的亲了一口。

    “谁说孩子亲不了的?我也是亲爹的孩子啊!”

    这话有多违心,只有封虫虫自己清楚。

    抱着小儿子,封行朗一颗被妻儿冷落了心,才渐渐温暖了一些。

    “臭小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暖心了?亲爹还真有些不适应呢!”

    封行朗蹭了蹭小儿子的脸颊,又亲了亲他的小脑袋,满满的舐犊情深。

    “小虫一直很暖心啊……只是亲爹你平时都只关心晚晚妹妹去了!”

    似乎封虫虫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只要把渣爹哄好了,这个家才能太平!

    “小虫子爸爸,快吃蟹肉馄炖吧!喷喷香!”

    丛安安用移动餐台将蟹肉馄炖送至封行朗的面前,“加过冰块水了,已经不烫嘴了哦!小虫子爸爸你赶紧吃吧!”

    说真的,丛安安突然变得这么乖巧,封行朗还真有些不适应。

    甚至于怀疑,这小蛮妞儿会不会在这蟹肉馄炖里给自己下了泻药?

    即便真有泻药,他封行朗也敢照吃不误。

    因为即便拉身上了,最后给他清洗的,只会是他丛刚!

    于是,他便愉快的吃下了那碗蟹肉馄炖。

    丛刚这里的食材,最大程度的保持了食物原本的口感,味道更是清淡。

    到是很适合养生!

    只是像封行朗这样重口味,且无肉不欢的人,就稍稍有点儿寡淡了。

    “虫子,去弄点儿肉来!”

    封行朗感觉这碗蟹肉馄炖下肚,哪儿哪儿都没填饱。

    五分钟后,一盘嫩牛柳烩面送至封行朗的面前,封行朗直接风卷残云般吃尽。要比那碗寡淡的蟹肉馄炖爽口多了!

    “安安,这些天想我了没有?”

    吃饱之后,封行朗便又开始逗玩正吃着蟹肉馄炖的丛安安。

    “想了!”

    丛安安乖巧的说道:“安安一直在祈祷,希望小虫子和爹地快点儿找到你……希望你不要受伤!希望你能好好的!”

    “真的假的?”

    封行朗下意识的探手过来轻抚了一下丛安安的柔发。

    平时,像这样的触碰,是根本可不能达成的;但这一刻的丛安安,乖巧得不得了!

    “当然是真的了!”丛安安认真的点着头。总感觉这小蛮丫头憋着什么坏,但封行朗暂时还没证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