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对手 > 第2981章 重罪

第2981章 重罪

 热门推荐: 一号红人首长官榜提拔官诱官运红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黄易明就挂断了电话,而楚歌辰这时已经从果岭那边走了回来,有点关切的看着周安强:“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刚才接的是谁打给你的电话啊?”

    周安强知道黄易明的人此时正在高尔夫球场上的他和楚歌辰的一举一动呢,如果这个时候稍有一个应对不合适了,让黄易明感觉到异常,他就很有可能和楚歌辰相伴血溅球场了。

    他更不敢直接告诉楚歌辰黄易明想让他杀了他,不告诉楚歌辰,他还有机会在保全楚歌辰或者他的一双儿女之间做选择,告诉了楚歌辰,也就相当于是拒绝了黄易明,那他的一双儿女马上就陷入险境了。

    以黄易明的能力,此时肯定有人已经布置在了他的一双儿女身边。那样子首当其冲的,就是他的一双儿女被杀的惨剧了。而且就算是他放弃这一对儿女,选择跟楚歌辰,楚歌辰恐怕也难逃被杀的命运。黄易明让他在楚歌辰和一双儿女之间做选择,是想借刀杀人,逼着他杀掉楚歌辰。

    如果他不下手,也并不意味着楚歌辰能够逃出生天,楚歌辰现在就在黄易明的视野当中,随便搞一个狙击手,就能把他给做掉。黄易明不想自己人动手,恐怕也是不太想直接跟美国的相关部门冲突吧。

    毕竟美国是这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直接与美国为敌并不明智。由他来下手,最终如果被美国的相关方面查到了他身上,黄易明也是可以把自己甩的很干净的。

    周安强心中暗自苦笑,对他来说,黄易明和美国的相关方面都是强大的,他惹不起的势力,他夹在其中,只能是两头受气的。看来自从他趟了这湾浑水,悲剧的命运就已经是注定了。

    周安强苦笑了一下:“就是一个生意上的朋友,说了一些生意上的事情。我脸色差与这个电话无关,而是我的胃突然就很不舒服,看来这场球我打不下去了,我要赶紧去医院检查一下。”

    楚歌辰疑惑地看了周安强一眼,因为周安强虽然是脸色很差,但显现出来的身体状况并没有那么糟糕,显然周安强脸色难看真正的原因并不是病了,还是电话的内容,一定是电话的内容吓到了他了。

    楚歌辰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职业间谍,是一个耳聪目明极为精明的人物,要不然也不能招募到齐隆宝那样重量级的人物的。他第一时间就意识到周安强刚刚接的这个电话肯定是与傅华有关的。

    如果周安强还跟他是一条心的话,周安强就应该把这个电话的内容告诉他,然后跟他商量如何来解决电话给他带来的威胁。但周安强并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了跟他隐瞒电话的内容。这说明就目下而言,周安强已经生了二心了。

    楚歌辰并没有直接就拆穿周安强,他想看看周安强究竟能够搞出什么花样来。他敢于这么放任周安强,完全是因为局面完全都是在他的掌控之中。他在周安强身边早就安插了自己的棋子

    ,周安强的一举一动都是在他的控制之下的。

    另一方面,他在相关部门的同事在洛杉矶这边以及纽约傅华的身边,早就做好了布控工作。周安强和傅华这两个家伙如果有什么轻举妄动的话,恐怕相关方面第一时间就会把这两人抓捕起来的。

    所以,楚歌辰就觉得他可以给周安强足够的空间去表演,也可以放心大胆的让他去表演,但是周安强只是一只小泥鳅,就算是跳了高折腾,也是折腾不起多大的风浪的。

    楚歌辰就用关切的口吻说道:“既然你身体不舒服,那就赶紧去检查一下吧,别等着小病拖延成了大病,那可就不好了。”

    “那行,我马上就去找一家医院好好检查一下。你怎么办啊?”

    “我没事,自己打完这十八洞就好了,你赶紧去吧。”

    周安强就上了车,匆忙离开了球场,等一出楚歌辰的视线,他马上就拿出电话打给了儿子。在电话上他跟儿子说家里有点事情让他赶紧回家一趟。等儿子答应他了,他又马上就打给了女儿,说的也是跟儿子说的一样的话,让女儿也马上回家。

    到了周安强这个年纪,已经见识过太多的风云变幻了,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比起家庭成员是安全的更为重要了。所以他首先要确认儿子女儿的情况才能安心。打完这两个电话之后,周安强就陷入了沉思之中,他在想着要怎么从眼前这个困局之中脱身。

    黄易明令他恐惧,楚歌辰也好不了多少,甚至楚歌辰比起黄易明来还更加可怕。黄易明还远在香港,有些事情就算是要做,还是有一个时间缓冲的。但是楚歌辰就在他身边,还有在地的美国相关部门的协助,周安强根本就没有那个胆量像黄易明说的那样子,找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楚歌辰。

    恐怕他真的起了这个念头的话,首先会被神不知鬼不觉干掉的是他周安强吧。他也是见识过楚歌辰的手段的,就他个人评定来说,楚歌辰的狡猾和狠毒程度不差于黄易明的。

    所以周安强并不敢心存侥幸的去干掉楚歌辰的,他把一双儿女叫回家,打的主意可是带着一家人赶紧想办法从洛杉矶这边逃离的。黄易明和楚歌辰是一个牛头,一个马面,这种来自地狱的鬼神他都招惹不起,招惹不起他总躲得起吧?

    拥有美国国籍其中的一个好处,就是在许多国家都享有免签证的落地权,按照周安强的想法,他要带着一双儿女尽快地从美国逃离,找一个地方藏匿起来,等傅华的案子尘埃落定了,那个时候他再回来,估计黄易明也是无可奈何的。

    看到周安强匆忙地离开了,远处的一个球场工作人员走到了楚歌辰的身边:“怎么回事啊,周安强为什么这么匆忙的就离开了?”

    这个工作人员就是相

    关部门的人员,是一个金发碧眼个子高高的白种男人,他的级别甚至还比楚歌辰高,他之所以出现在球场上,是相关部门对楚歌辰和周安强采取的安保措施。一方面在这两人周围布控,是防止傅华方面找人暗杀两人。另一方面,也是防止傅华方面的人来影响周安强的态度的。

    美国的相关方面其实自上一次傅华的美国之行,就查明了傅华这家伙背后是跟中国相关方面有着一定的关联。上一次傅华的美国之行,几乎让楚歌辰招募的中国人员全员覆灭了,所以相关方面这一次是一定要把傅华这家伙弄进美国的监狱的。最次也需要让中国方面付出相当的代价才能交换傅华的自由的。

    所以这一次美国的相关方面布局的相当严密,早就设好天罗地网确保让傅华无法逃脱的。

    楚歌辰冷笑着说:“周安强这家伙可能对我们生了二心了,刚才他不知道接了什么人的一个电话,这个电话肯定把他吓得够呛。但是他却不跟我说电话的真实内容。显然这个电话的内容与傅华那家伙的案子有关。”

    那名工作人员说:“我马上就安排人去查这个电话是什么人打来的。”

    那名工作人员就打电话安排人调查周安强刚才的通联纪录。

    楚歌辰在一旁说:“光查电话是谁打来的还不够,我觉得还应该密切注意周安强接下来的动作,他所有的情况都要严加注意,我担心他会对我采取不利的措施。”

    “你是说那个电话是威胁周安强对你下手的吗?”

    楚歌辰点了点头:“肯定是,你要知道我是傅华这个案子的关键人物,如果我突然就失踪了,整个案子可能就不成立了,因为最主要的指控人不存在了。反过来讲,如果不是对方要周安强除掉我这么严重的事情,周安强也不会吓成那个样子的。”

    这时那名工作人员有电话打了过来,接听完之后,他对楚歌辰说:“反馈回来的消息说,周安强刚才那个电话是香港打来的,注册人是周安强以前的生意上的伙伴。”

    “这个注册人一定是个掩护的角色,真正打来电话的可能是傅华在香港的那些朋友,那些朋友可都不是什么善类,他们一个个都心狠手辣做事不择手段。恐怕他们是找到了周安强的软肋,想要借此胁迫周安强对我下手的。”

    “这个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对了,刚才我安排去查周安强通联纪录的人还告诉我,周安强离开球场之后,先后打了两个电话,电话分别是打给他的儿子和女儿的。”

    “这就对了,香港那边打来电话的人一定是用他的儿女的人身安全胁迫了周安强,周安强这才对我们产生了二心。我们一定要安排好人保护好周安强的儿女,到时候可以让周安强作证傅华是怎么胁迫他的。意图谋杀案件当事人这可是重罪,这下子傅华真要在美国把牢底坐穿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