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超级黑道学生 > 第八十二章 殉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明天是星期天,能好好的睡一觉了,如果明天没事就回舅舅家里去住,呵呵,想表姐了,如果表姐能搬到我这里来住就好了,那样就能天天看着表姐,抱着亲爱的表姐入眠了。fqxs.

    不知道唐仙儿怎么样了,现在是不是闷坏了啊,靠,要是能左边搂着表姐,右边搂着仙儿,那可真是神仙般的日子了。

    唐仙儿这丫头,半天不见也怪想她的,给她打个电话吧,如果明天她没事,就约她一块出来玩,如果有机会,就和她了,那样以后也不能天天顾忌什么次了。

    电话打通:“仙儿,干嘛呢?”

    “睡觉。”那边传来仙儿懒懒的声音。

    “想我了没?”

    “想了,老公,你想我了吗?怎么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仙儿问道。

    “明天能出来玩吗?”

    “不知道,最近老爸老妈管的特严,快烦死了。”唐仙儿声音很小,估计是怕被她爸妈听到。

    “怎么了?是不是季秘书把那次你和我在一起的事情给你爸爸说了?”

    “是啊,我爸还问我这件事了呢,那个季秘书,没想到这么坏。”

    呵呵,小丫头有一点不顺着她就说别人坏。

    “仙儿,今天一天没能出门?”

    “是啊,闷死了,闷死了,闷死了。”仙儿跟念经似的。

    “你爸妈现在在家吗?”

    “妈妈在家。干嘛?”

    “呵呵,要是你自己在家,你给我说地址,我去找你。”

    “来找我干嘛?”

    “你说干嘛?”

    “嘻嘻,不知道。”

    “去摸你屁屁。”

    “坏死了你,屁屁有什么好摸的?”唐仙儿小声笑道。

    “屁屁不好摸,那摸什么?”

    “嘻嘻,你想摸什么也摸不到。”

    “小丫头,下次见到你我就摸,想摸哪里摸哪里。”

    “那下次再说,就怕你不敢。”

    “你看我敢不敢。”

    “嗯,老公,人家老想你了,有你陪着说话我心情好多了。”这丫头现在越来越依赖我了。

    “仙儿,我也想你,想你的小嘴。”

    “想我小嘴?”

    “对啊,你忘了那次吗,在小背篓,舒服吗?”

    “死老公,怎么老是这么色。”呵呵,唐仙儿肯定小鼻子努起来了。

    “好了,仙儿,睡吧,我们在梦里见面。”

    “不要,我要你再陪仙儿聊会,谁让你把人家叫醒的。”晕,现在想睡觉却睡不成了。

    “好老婆,睡觉吧,你明天有空就给我打电话,我带你出去玩。”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我的仙儿啊?”

    “那好吧,老公,亲我一口。”

    “怎么亲啊?”

    “亲就行啊,我听着呢,你不亲我就不睡。”死仙儿又赖上了。

    没办法,只能在电话这边亲了一口。

    “嘻嘻,老公,我爱你,记得在梦里见面哟”

    “呵呵,在梦里我打你屁屁。”

    “哼,我打你屁屁,色老公。”唐仙儿不依不饶的说道。

    “看谁打谁,睡吧,仙儿。”

    “嗯,老公晚安。”

    “仙儿宝贝儿晚安。”

    挂了电话,心里甜蜜蜜的,也许恋爱中的男女都是这么甜蜜吧,包括土匪,虽然这个家伙用心不纯。

    第二天一大早,土匪就起来了,刷牙,洗头,打摩丝,换了好几个人的衣服,才把一身穿的确定下来,最后都捯饬完了,开始洗起脚来了。

    土匪洗脚干嘛啊?

    “土匪,你又不用脚亲嘴,洗脚干嘛?”强子老是爱拿土匪开涮。

    “靠,强哥,不懂了吧,你想啊,上了床,一股子臭脚丫子味儿,那还有兴致办那种事儿吗?”土匪嘿嘿笑着。

    “不是吧,土匪,你还真想今天就把那娘们儿上了啊?”

    “是啊,不然到什么时候?我等这天等了多长时间了,怎么能让机会白白错过。fqxs.”

    “土匪,真的不用我们去?”强子问道。

    “不用不用,瞧瞧你们一个个砢碜样,到时候把我的小白领再吓跑了,再说了,我带这么多人,人家还能跟我去酒店?”

    看来土匪今天是打算破处了。

    吃了早饭,土匪就匆匆的出去约会去了,不知道那个白领长的怎么样,土匪天天夸的跟朵花似的,我就不信,比我的梦菲和仙儿还漂亮?最起码皮肤不会那么好吧。

    “天哥,要不要去看看?”几个兄弟一脸兴奋。

    “去,干嘛不去,可不知道地方啊?”我说道,反正在家里闲着也没事。

    “那问我啊,时间我知道,地点当然也知道了。”阿飞笑着说道。

    一问才知道,原来土匪是在飞龙潭和那个女人见面。

    我们几个坐车来到飞龙潭,为了不让土匪发现,远远的就下了车。

    转了一会,就发现了土匪,土匪正斜靠在飞龙潭的一段护栏前,手里还拿着一朵玫瑰花,一脸焦急的样子,看来那女的还没来。

    “阿飞,你知道怎么见面吗?”我问阿飞。

    “土匪拿一朵玫瑰花,女的背黄色小包,手里拿着一瓶绿茶。”

    “那女的和土匪视频过吗?”

    “没有,只音频过,听声音还不错。”

    “哎,那个是不是,阿飞快看。”强子指着远处停车场一个刚下车的女人说道。

    我们循声望去,靠,那女人身材确实不错,戴着一个墨镜,长发披肩,手里拿着一个小黄包。

    不会吧,这种女人会感情空虚?会对土匪这样的胖子感兴趣?

    “土匪怎么把人家勾引到手的啊。”我问阿飞。

    阿飞看着那个女人:“天哥,还真不错,你不知道土匪这小子和人家聊天的时候,那嘴跟抹了蜜似的,可甜了,那情话,你见了能肉麻死。”

    靠,不知道土匪还有这么一手。

    土匪还没发现这边下车的女人,还是一脸焦急的东张西望,怪不得人家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女人身高在一米六五左右,下了车之后,朝四周看了看,好像发现了站在护栏边的土匪。接着躲到了一个高点的车后面,好像怕土匪看见似的。

    靠,不会是看到了土匪,感到失望了吧?那土匪可糗大了。

    女人在车后面看了看土匪,从包里拿出一个东西,对着自己脖子里,手腕上喷了几下,接着又对着两边腋窝下喷了一会。

    原来是在喷香水,这样看来,不仅不是对土匪感到失望,还特别重视对土匪的这次约会。

    女人又拿出镜子照了照,收起东西,到一个卖饮料的地方买了一瓶绿茶,看来这次没错了,真的是这个女人。

    女人拿着绿茶向土匪走去,土匪显然也看到了正向他而去的女人,身板站的笔直,手里拿着花对着女人呵呵的笑。

    靠,土匪今天算走桃花运了,看来破处在望。

    女人走到离土匪还有十多米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怎么回事?难道要来个慢镜头,再拥抱在一起?

    “天哥,那女人怎么不动了?”阿飞问我。

    “你问我我问谁去啊?”

    土匪看女人不动,好像也有点着急,向女人走去。

    近了,更近了。

    终于,土匪和女人走到了一块,两人不知说了些什么,土匪伸手把花给了女人,女人伸手接了过来,拿在鼻子上闻了闻。

    土匪脸上呵呵笑着,看来和女人谈的不错,接着和女人一起到了护栏边,靠着护栏谈了起来,俨然一对情侣的样子,不过这对情侣,一个成熟大方,一个就显得不那么稳重了,虽然土匪极力显示着自己的成熟。

    “靠,土匪上啊,怎么不去宾馆啊?”王冬在这边干着急道。

    “晕,你怎么比土匪还急啊?”强子笑着问王冬。

    “费那事儿干嘛,要我说,直接就该把地方定在宾馆房间里,去了就办,办完就走,现在流行这个,一夜情。”王冬说道,这家伙知道的还挺多。

    “哎,天哥,你看怎么回事?”阿飞指着土匪那边说道。

    我一看,土匪忽然变了脸色,好像要走的样子,那女人却不断的用手拉土匪,好像很怕土匪走开。

    这才开了点小差,怎么局势大变啊?

    土匪不断甩开那女人的手,女人又紧接着拉住了土匪,女人激动地给土匪说着什么,好像不想让土匪离开的样子。

    怎么了?土匪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难道那女人不是什么白领?可是不是白领对土匪这么重要吗?或者那女人就是个鸡,可鸡有开这么好的车的吗?

    晕了,真晕了,这么美的女人,土匪也能拒绝,怎么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啊?

    忽然女人一下子抱住了土匪,土匪推了推女人,没有推开,看来土匪也没使劲,他那力气我还是知道的,要把女人推开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让我猜着了吧,这娘们儿说不定还真的想把土匪qj了。”强子说道。

    “不会吧,想qj也不能就在这里吧,这女人好这口?再说了,土匪不是说过吗,就是被qj了,也会保持沉默的。”阿飞说道。

    “天哥,要不要上去帮帮土匪?”王冬问道。

    “帮什么?我们几个大老爷们去对付一个女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组团调戏人家呢,看看再说。”我说道。

    那边,女人死死抱住土匪,很多人都望着那里,路边也站了许多人,看来都以为是两个情人闹别扭,也没人好意思上前去劝。

    土匪糗大了,这么多人看着,不知道他该如何收手啊。

    忽然,女人一下子松开了土匪,对着土匪说了几句话,好像特别激动的样子,土匪转身就要走,女人一下子扑了上去,使劲一推,靠!

    令我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女人一下子抱住了土匪,把土匪推到了拐角处那里,那里的栏杆有一段根本没有,也不知是留着做什么用的,女人抱着土匪扑嗵一下跳进了飞龙潭里。

    妈的,这女人要做什么啊?我们几个飞快的向土匪落水的地方跑去,土匪可不会水啊,我们几个跑到那里,土匪和那女的在水里一露头一露头的,女人在水里还死死的抱着土匪,看来是要把土匪拖死在水里。

    我们几个一看这还了得,泡女人结果泡水里了,今天多亏我们几个来,要不然就凭只在上面看热闹的这些人,土匪和女人今天都得成飞龙潭的水鬼了。

    我们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脱,把鞋子一踢,都扑嗵扑嗵跳进了水里,妈的,女人抱的土匪可真紧,眼看着两个人就要沉底了,多亏了这里水够深,不然这样跳下去,要是撞在石头上,我们几个的小命都玩儿完了。

    我们几个使劲掰开了女人抱着土匪的胳膊,不然两个人根本没办法拖到岸上去,两个人架着土匪,另外两个架着那女人,土匪这么胖,女人不停的挣扎,等把两人弄到岸上,累的我们几个那叫一个喘啊。

    土匪躺在岸上,嘴里不断的往外冒水,我把他脸朝下放在阿飞的腿上,在背上顺了顺,土匪慢慢的在吐出一滩水后,终于缓过气儿来了。

    那女人看来也折腾的够呛了,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看样子她喝的水倒是不多,只是累的动不了了。

    一个戴眼睛的家伙拿着个手机对着土匪和女人咔嚓咔嚓的拍照,靠,做好事救人的你不拍,掉水里的你倒是拍的怪带劲。拍了一会,那家伙拨了一个电话,说道:“有新闻了,快过来,这里有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抱着一个小青年要跳河殉情,快点过来,把摄像机也带过来,快点,我在这里等着,飞龙潭。”说完挂了电话,又要拍照。

    妈的,是想炒作新闻啊,刚才救人的时候你狗日的哪里去了。

    “阿飞,冬子,你们几个架着土匪,那女人没事,不用管了。”我说完走到那个拍照的家伙跟前:“嘿,哥们,干什么呢?”

    他看了看我:“对了,你们是不是认识他们,他们都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跳河,你如果能给我们提供线索,我们可以给你部门奖励。”

    “把手机给我。”要是让他把这些都弄电视上去了,那土匪可出名了,关键时刻不能让自己的兄弟丢人啊。

    “啊?”他没明白我的意思。

    “手机给我。”我叫了一声,很多人发现又有了新的热闹,又围到了我们身边。

    “给你干嘛,你有什么事?”他气呼呼的问道。

    “把里面的照片视频都删了。”我瞪着他说道。

    “你谁啊?这么对我说话,你和那男的一伙的吧,我看你们有问题,告诉你,你再这样我就曝光你。”这个家伙看来不大懂事儿。

    “曝你妈了个x。”我一把把他的手机拿了过来,扔到了水里。

    “你?你?”他气的都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刚才救人的时候你他妈在哪里,现在又来曝光,你曝啊。”

    “我没义务救他。”他边说着边要来抓我领子,靠,这种话也能说得出口。

    我一把抓住他的手,往后一拧,噌噌噌几步把他推到了栏杆边,用手抱住他的腿,一下子把他倒悬在在了栏杆外面。

    “妈呀,你干什么?”他惊慌的叫道,嗓音都变了。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救你啊?我们试试吧。”

    “不要,千万不要,求你把我拉上去。”他两只手不断的挥动着,想抓住什么东西,结果却把眼镜弄的丢到了水里。

    “还曝光吗?”

    “不曝了,不曝了,求求你,快把我拉上去。我头晕,求你了。”这小子不会吓得拉裤子里了吧。妈的,那样就不好玩儿了,臭哄哄的。

    我把他拉了上来,扔到了地上,他就跟傻了一样,浑身哆嗦,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我们走。”我对他们几个说道,土匪已经没事了,那女的还没缓过劲儿来,不过看我们要走,挣扎着要站起来,可试了两次都没能成功。

    “你别走,你忘了怎么跟我说的了,你怎么能这样对我?”那女的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看了看土匪,土匪说道:“天哥,快走。”

    靠,到底怎么回事啊?还是回去再说吧。

    看了看四周,这次没人敢拍照了。

    打了两辆车,刚走了几十米,一辆新闻采访车开了过来,妈的,办事效率还挺高,可惜好戏已经结束了。

    到了住处,我们几个都围在土匪身边,问土匪到底怎么回事。

    “土匪,人家长的挺漂亮的,不正是你喜欢的那个类型吗?怎么回事啊?”阿飞问土匪。

    “是啊,那娘们儿多好的身材啊,你土匪要求也太高了吧,这样的都不要,你看那娘们儿急得,都要和你殉情了。”强子也凑热闹。

    “唉!别提了,开始的时候我也挺兴奋,那家伙,那线条,激动的我都不会说话了,尤其是她刚靠近的时候那一股子香气,把我迷的啊,差点晕了过去,可你们知道吗,她喷这么多香水,原来是为了掩盖她的狐臭,妈的,这女人狐臭味儿太大了,我最他妈烦狐臭味儿了,那香水一会就掩盖不住了,臭的我啊,差点吐了。”土匪痛苦的说道。

    “啊,那女人有狐臭,我怎么没闻到啊?”我问土匪。

    “刚从水里出来,肯定味儿会小点啊。”土匪说道。

    “天哥,味儿确实挺大的,我们两个救的她,我们知道。”王冬说道。

    “怪不得,怪不得,土匪,你小子都对人家说过什么啊?”

    “也没什么啊,就是些甜言蜜语,哪曾想她都当真了,看我要走,竟要和我殉情,日了,今天差点就挂了,多亏哥几个啊。”

    “你不是还不让我们跟着吗?”强子笑道。

    “啥也别说了,以后再也不见网友了,我靠。”土匪叫道。

    中午唐仙儿来了电话。

    “老公,你在哪里啊?”

    “在租的房子里啊。怎么?是不是要来找我?”

    “不是,老公,我和妈妈在商场里买东西,妈妈在试衣间里呢。”

    “不是来找我玩吗?”这个丫头,怎么有时间陪她妈妈逛商场,看来我还是不如她妈妈重要啊。

    “老公,不要生气,我妈妈说我如果不跟着她,还要把我关在家里,我逃课的事情他们都知道了,气死我了。”

    “啊?是你老师告的状?”

    “肯定是,老公,人家好想你,可也没办法。”唐仙儿娇滴滴的小声说道,呵呵,要是让他妈妈听到,还不得天天派人跟着她,那她就和郭菲菲一样更没自由了。

    “那你最近要乖,不要老是不上课,不然以后我们见面可就难了,你家里管的这么严。”

    “嗯,老公,我跟我老爸说转校的事情了,他追着我问了半天,吓得我也不敢再求他了。”

    “不是不让你转校吗?怎么这么不听我的话?”我装作生气的说道,这个死丫头,现在这个时候转校,明摆着有事情嘛。

    “老公你生气了?不要嘛,仙儿以后听你的话,乖乖的,不要生气啊,好老公。”仙儿娇滴滴的向我讨好,呵呵,最受不了她这招了。

    “好了,不生你气,以后要乖,知道吗?”

    “知道了,老公,我妈妈出来了,我要挂线了,老公宝贝,拜拜。”唐仙儿说完也不管我这边直接就把电话挂了,这个小丫头片子!

    不能和唐仙儿在一起了,下午怎么过啊?不如去找表姐,不过下午舅舅舅妈肯定在家,有他们在和表姐也做不了什么,还是晚上去吧。

    对了,不如去找欧阳美丽,请她吃顿饭,土匪和我舅舅都是她护理的,就当谢谢她了,顺便问问那个鲍小雪能不能一块去,那个我唯一仔细的看过屁屁的漂亮女人,从见了那一次以后还没有再见过,都快忘了什么样子了,只记得长的很漂亮。

    下午,先睡了一觉,起来后到了中心医院。

    到了护理科,欧阳美丽竟然没上班,郁闷,这丫头,不会又是晚上值班吧?刚要走,一个怯怯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你是找欧阳美丽的吧?”

    我转身一看,原来是那晚上在厕所被我偷看的小护士,现在是白天,小护士看来没有那天晚上那么黄瘦,柔弱中带着一点惬意,正在跟我说话。

    呵呵,你的小屁屁都被我看过了,你还不知道吧?想着不由自主的就向她的屁股看去。

    “是啊,她不在吗?”

    “她好像回家了,你有事吗?要不要我转告给她?”她看我向她的下面望去,脸腾的一下子红了。

    “没事,就是想问她点护理上的事情,她不在就算了。”我说着就要想走。

    “哎,你,你也可以问我啊,她知道的我也知道啊。”小护士低声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