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一号红人 > 第1901章:情况复杂

第1901章:情况复杂

 热门推荐: 一号红人官运红途首长仕途红人官诱官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睿略一思索,道:“救还是会救你,但绝对不会像刚才那么冲动,使用暴力,可能会跟他谈判解决争端。”甄洁道:“嗯,其实我是随便那么一问,并不是嘲笑你胆小,我还是觉得你挺勇敢的,心里也挺感激你的,真的。我没想到关键时刻你会为我挺身而出。”李睿笑笑,道:“我也没想到会有人敢在你的地盘欺负你这个女老板。我是要走的时候,忽然听到你喊郭海,有点好,绕来看了看,要不还真碰不你。”

    甄洁不再发笑,语气冷肃的道:“这个魏天王凶残霸道,无知无畏,不按规矩出牌,一手动刀子,很像是亡命徒,真不知道王欢是打哪认识的这样一个狠人。他敢在我的红馆动刀,还动手打我,当我是什么人了?他又以为他是谁?我绝对饶不了他。还叫什么天王,自以为很霸气,其实这名儿是个笑话,我这回非让他变成地鬼不可。”说完又愤恨而委屈地骂道:“靠,都来欺负我,都当我甄洁是好欺负的呀?”

    李睿也没理会她这句牢骚,道:“我刚才听魏天王自言,好像是来自云北,听他口音也不太远,有点北边山区的意思,应该是咱们青阳北边山北省云北市的人。”甄洁道:“云北市的人跑咱们青阳来干什么?”李睿道:“这你别问我,要问问你的手下,譬如那个王欢,郭海肯定也知道些。对了,刚才听魏天王说,这次来找王欢是谈生意,王欢是次和你一起去盛景救我的那个男的吧,他是郭海的级领导对吧?可他作为你的属下,跟魏天王能有什么生意可谈?”

    甄洁沉默半响,道:“我给王欢打电话问问。”说完拿出手机,开始拨打,忽又想到什么,笑道:“你看,咱俩一直在说话,外面也没什么动静,看来魏天王是没追过来。”李睿松了口气,道:“那好,说实在的,刚才看到魏天王动刀,真把我吓着了。我其实不怕狠人,狠人狠亦有道,也按套路出牌,但我怕魏天王这种冲动起来不管不顾的人。我打都没打到他,他要拿首捅我,碰这样的疯子,你说我跟谁说理去?”

    甄洁听了笑,素手轻轻搭在他小臂,表现得非常亲热,道:“放心,我会给你出气的,这回绝对饶不了那个混蛋!”

    她说完这话,电话也接通了,便没再和李睿说笑,转身走到一旁接电话,但也没走几步,更没刻意压低声音,自然是不怕被李睿听了去,也等于是没把李睿当外人。

    李睿看着她夜色下的高挑倩影,心琢磨,王欢和魏天王要做的生意,她是不知道的,否则她不会问王欢,也说明,王欢做的不是红馆所属的正当生意业务,要不然不可能不让她这个老板知情,这要说起来可值得推敲了,难道王欢在背着她搞什么猫腻?

    忽听甄洁怒冲冲的叫道:“你刚回来?那正好!你给我二楼看看,看看你请来的朋友都干了些什么?!还有,你背着我和他们做生意,你们做的是什么生意?最后,我告诉你,今晚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你那几个亡命徒的朋友也别想走了,尤其是那个叫魏天王的……”说到这忽的停口,安静的倾听半响,失声道:“他的生意也不行!他的生意凭什么在我的红馆里头谈?不许走!你不许带他们走,我告诉你王欢,你敢袒护他们我跟你没完……”

    她说到这,突然变得激动起来,也不理会旁边的李睿,挂了电话后迈步朝往外去。

    李睿急忙跟去,低声问道:“你去哪?”甄洁这才意识到他的存在,停步回身,道:“王欢回来了,他要带魏天王他们走!想走,哼,哪有那么容易,那个魏天王打了我还想走?我非得拦住他们不可。”说完续行。

    李睿看她情绪激动的模样,暗暗好笑,心说这位姐平素看起来温和大方,实则也是个不好欺负的人啊,可话说回来,地位超凡的女人,哪个任人欺负后能不当回事的?越是有身份的女人,脾气越不好琢磨,追去道:“先别急,你先搞清楚追去有用吗?”

    甄洁有些怪,回头对他道:“什么追去有用吗?我不追去能拦下他们吗?”李睿道:“光是魏天王一个人,你拦不下来,何况他还有朋友呢,你怎么拦?”甄洁道:“我会让王欢拦住……”李睿截口道:“别指望王欢,王欢不会帮你,魏天王也不会看王欢面子。”甄洁一下子愣住,停下来看着他,道:“你怎么知道的?”

    李睿道:“很容易分析出来啊,王欢既然已经回来了,那他肯定已经从魏天王或者郭海口得知你与魏天王之间的冲突了,这才要带魏天王离开,免得你报复魏天王。这个举动充分表明,他是为魏天王考虑的,而没有为你这个老板考虑。理论,他作为你的手下,知道你挨欺负了,应该帮你对付仇人,可他却选择了带仇人躲开你的报复,这还用说吗,他根本没和你站到一边,又怎么会帮你?”

    甄洁登时沉默,原本气咻咻的,现在也没半点动静了。

    李睿还没说完,又道:“魏天王真要是看王欢的面子,之前打斗的时候,从郭海口得知你是红馆老板,那绝对不会对你下手,可事实他对你做了什么呢?这说明他根本不看王欢的面子,他根本没把王欢放在眼里。所以,综合我前面的分析,你现在真要是跑过去拦住王欢魏天王他们,王欢不会听你的话拦下魏天王,魏天王也不会顾忌任何人的面子,会再次羞辱甚至是欺负你,你只能是自讨没趣。你说我分析得对不对?”

    甄洁启唇说道:“你的聪明超乎我的想象,怪不得你年纪轻轻给市委书记做了秘书。”

    李睿无声的笑笑,道:“说到这儿,你们几人的关系让我非常好,你和王欢表面是老板与员工的关系,可实际好像是各干各的,谁也奈何不了谁;而王欢与魏天王这两个生意伙伴间的关系,也不是那么融洽,至少魏天王完全没把王欢放在眼里。最后,你刚才接电话时提到一个他,王欢与魏天王的生意似乎是属于他的,而你对他也没什么好感,这可更加的错综复杂了。我建议你,最好不要去拦魏天王,忍气吞声了吧。”

    甄洁语气幽幽的道:“你这个人好可怕,不过是一件偶然发生的小冲突,竟然让你分析出来这么多内容。我怀疑,再和你做朋友下去,早晚所有的秘密都会被你知道。”李睿忙道:“对不起,我可没兴趣探查谁的隐私,只是事论事而已。”甄洁道:“你刚才让我忍气吞声,可我为什么要忍气吞声?我又不怕那个他!不过你说得对,我现在跑过去拦也拉不下魏天王,但我也不能这么算了啊。至少,我要知道他们在我的红馆里做的是什么生意。”

    李睿问道:“刚才王欢电话里没告诉你吗?”甄洁哼了一声,悻悻地道:“你都分析出了,我和他只是表面老板与员工的关系,他又怎么会告诉我?”李睿想了想道:“你不妨问问郭海,郭海肯定知道生意内幕,毕竟最早是郭海替王欢接待魏天王他们的。”甄洁眉头挑起,道:“郭海应该会和王欢他们一起离开,而且他应该也不会告诉我……他们都不会跟我说的。”

    李睿沉默下来,也不动弹,夜色下如同塑像一般。

    甄洁看了他一会儿,问道:“我现在该怎么办?你那么聪明,帮我想个办法呀。”

    李睿还是不言语,转目看向她,两只晶亮的眼睛在漆黑的夜色下闪闪发光。

    甄洁扁扁嘴,抬手轻推他一下,道:“你倒是说话啊,想什么呢?到底该怎么办啊?再不去拦,魏天王他们可走掉了。”李睿终于打开了闷葫芦,说的却不是正事了:“我该回家了……”甄洁哭笑不得,抓住他小臂道:“别急走啊,帮完我这个忙再走啊,怎么说也是朋友呢,好朋友!”李睿失笑道:“咱俩认识才几天啊,这么快变成好朋友了?”甄洁笑道:“当然啦,刚刚患难与共过,还不算好朋友吗?”

    李睿哈的一笑,正要说什么,忽听会所楼方向传来脚步声与人语声。

    “……消消气,消消气!哎,魏老大你气性怎么那么大呢?那个人是我们青阳市委一个处长,是官员,再说又没打着你,你跟他生这么大气干什么?别跟他置气了,咱也别留红馆这儿谈生意了,听我的,换个地方谈,我们甄老板也正生你的气呢,你可别让她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