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一号红人 > 第1899章:神秘的女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睿还以为甄洁坐到自己身边要说什么呢,原来还是次那件事,点头道:“我满不满意没关系,只要秀秀她满意了好。 甄老板你有心了,处理得挺好的。”此时与这位美女老板坐得近了,近得能看清她每一根睫毛,越发可以感受到她的丽质芳姿,心说现在美女是不是泛滥了啊,怎么市里那么多美女呢,随便认识一个女人是美女,难道老天爷也认识到人们都崇拜美丽的事物了吗?

    甄洁又道:“我最近也在整治公司员工的纪律与品性,凡是害群之马一律清除,保持公司的清净与纯洁,还请李处以后多多监督哦。”

    李睿道:“好的呀,只是我也不怎么常来,甄老板别指望我能指出什么问题,呵呵。”

    甄洁对他嫣然一笑,起身绕到茶几外面,说了句场面话,便告辞离去。

    她刚走关维伟叫道:“小睿,刚才她跟你嘀嘀咕咕说什么悄悄话来,快给我们老实交代!”

    李睿也不瞒他,将次和红馆员工郭海发生冲突的始末讲了,又讲了甄洁对此事的处置。

    关维伟啧啧赞叹:“市委一秘是市委一秘啊,连甄洁都要对你另眼相看,亲自出手处理这种小事,我算是服了。”

    李睿眉头一挑,道:“哦,伟哥你这话是说,甄洁很了不起吗?”

    关维伟道:“当然,不过她的了不起在你跟前也算不什么,但在我们这样的小人物眼里,是了不起的人啦。她这个人非常低调,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但是交游广阔,市里头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认识,可她从不仗着势力欺负人,却也不随便和人结交。我跟她认识好几年了,常来红馆作客,却也和她没什么太深的交情。老弟你能得她亲自出面,当然是更加的了不起啦。”

    李睿好地问道:“那她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来头?什么出身?如果只是红馆这么一座娱乐场所的老板,我不相信她能凭之结交那么多市里的人物。”

    关维伟皱起眉头,叫道:“哎呀,你要是问起这个,我也有点纳闷了,我从来没想过这一点,只是知道她了不起,可从来没想过她了不起的根由在哪。”

    程松华插口道:“我也从来不知道,更没想过,现在听小睿这么一问,才发现确实有点怪。她一不是官二代,二不是富二代,也没结婚,也不能依靠老公,更没别的产业,突然以红馆老板的身份在市里露面,而且这么多年一直发展得风生水起,确实让人摸不着头脑啊。”

    关维伟琢磨半响,忽然说道:“难道她是市里某个大领导的女人?”

    程松华咧嘴一笑,道:“倒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甚至这种可能性还极大。首先,她没结婚,这是最大的佐证,她真要是给某个大领导做了小老婆,又怎么可能再嫁给别人?只能是保持单身状态;再者,她作为红馆的老板,需要在市里头有点名气,否则很多事都不好办,因此她背后那位大领导把她捧了起来;最后,她的隐秘身份也决定了,她不可能太过招摇,否则会给自己和背后的大领导带来灾祸,因此又需要常年保持低调。哈哈,所以她人脉宽广却又特别低调,而且并不仗势欺人。”

    李睿深以为然,连连点头,心里暗想,如果程松华说的这几点还不够作为有力证据的话,那通过她处理自己与郭海张小艳冲突这件事,能愈发清晰的证明,在那件事,她表现出不愿得罪自己这个官场人,还尽力与自己结交,一心只想解决争端,而不想把事情闹大,岂不正好说明,她怕事情闹大后,会给她背后那位大领导带去麻烦?只不过,真有点没想到,她居然是这样一个女人?另外,她背后站着的大领导又会是谁呢?常委班子里的人,还是另外两套班子里的领导?

    曾翰林忽然叫道:“哎呀,我说你们几个,不能想点好的?人家美女老板好心好意过来给咱们送酒,你们倒好,一个个的把她往坏里想,我都快看不下去了。不说她了,说点别的……”

    这顿酒喝到十点出头,兄弟四人都已尽兴,眼看时间已经不早,便起身走出房间。李睿落在最后面,眼看经过楼梯快到大厅前台时,忽听二楼传来一个熟悉的女子声音:“郭海,你又回来干什么?”

    李睿听到郭海的名字,心头打了个突儿,再听那个女子声音很像是甄洁发出来的,越发惊,不由自主的想去探个究竟,便追到关维伟三人身后,推说自己要去趟洗手间,让他们先走,不用理会自己。关维伟三人不疑有他,答应下来,离去不提。

    李睿目送他们走出楼去,回过身看看通往二楼的楼梯,再望望四下无人,便蹑手蹑脚的跑楼梯,一个呼吸的工夫,已经绕过楼梯拐角,又往爬了几步,视线已经可以看到二层的情景,此时看到,二楼走廊左首入口处,站着两个人,其站得靠外的正是甄洁,而她对面则站着瘦如活鬼的郭海。甄洁一动不动的站着,正听郭海解释,但郭海声音很低,至少在楼梯偷听的李睿根本听不清。

    “阿……嚏!”

    郭海说着说着,忽然打了个剧烈的喷嚏。甄洁急忙闪身避让,背对的方向却也由走廊右首变成了楼梯所在。

    她这一变站位没关系,却把身在楼梯的李睿暴露在了郭海的视线角度,好在李睿没有爬到二层楼梯口,而是站在楼梯拐角几阶的位置,只露出半个头来看,因此郭海第一时间没有发现李睿。李睿吓了一跳,急忙矮身下去,只用耳朵来听。

    只听甄洁语气冷肃无情地说道:“我不管谁叫你来的,总之你不许再出现在红馆里面。现在,马,给我滚!”

    郭海又打了个喷嚏,眼圈红着说道:“老板,不行啊,我还不能走,我还要帮欢哥招待屋里那几位朋友呢。这一次,下不为例,好不好?打明天开始,我再也不回来了,好不好老板,算我求你了?”

    甄洁不为所动,道:“你让王欢过来亲自招待他的朋友,你马给我走人!别让我叫人赶你!”

    郭海哭丧着脸道:“欢哥不在啊,他要是能在,还让我替他招待朋友啊?老板,你通融通融吧,等过会儿欢哥赶过来了,我再走,好不好,一会儿,到时你不赶我走我都自己走,求求你啦,不行让欢哥给你打个电话说说?”

    甄洁有些犹豫不定,正在这时,旁边屋门开了,一个身形剽悍、留着短平头的高大汉子走出屋来,脸色极不耐烦的朝郭海说道:“那个谁……你老大到底还特么能不能来,老子都等得屁股生疮了,擦,哥儿几个大老远跑过来是跟他做生意来了,他倒好,放我们哥儿几个的鸽子,怎么滴,当我们哥儿们外地来的好欺负啊?”口音与青阳相近,却带有明显的山区味道。

    郭海忙陪着笑说道:“不是不是,绝对不是,几位朋友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欢哥他马回来,正往回赶呢。您几位回去坐着再等一会儿,我已经叫人酒了,再找几个漂亮姑娘,好好陪陪几位大哥。”

    那高大汉子目光转到甄洁脸,眼睛瞬间睁得老大,目光快速扫过她的身身下,抬手去揽她肩头,笑道:“也别找别的啦,这个挺不赖,我要她陪着了。走吧美女,跟哥哥喝两杯去……”

    郭海看到他的动作,吓得脸色都白了,失声叫道:“大哥,她可不是……”

    话音未落,“啪”的一声脆响骤然响起。

    那高大汉子身子一滞,低头看向左臂,只见小臂面已经泛起一片红,再看甄洁,见她右臂刚刚垂落。

    甄洁厌恶而又鄙夷地瞪着他,一言不发,仿佛在看着一条癞皮狗。

    “呵呵,打我?竟敢打我?还是个辣妹子啊,老子特么喜欢收拾辣妹子!”

    那高大汉子说了这两句,脸色倏地一沉,抬手去掐甄洁的脖颈,动作快,而且十分暴力。甄洁根本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他大手掐住脖子。那汉子掐住她后往怀里带她,从牙缝里往外蹦字:“还打我呀?啊?怎么特么不打了?啊?你还挺牛逼啊,你信不信老子在这弄死你?”

    甄洁毫无反抗之力,被他活活掐带到怀里,一张脸憋得通红,但她站定后立时拿脚踢打那汉子腿脚,嘴里声嘶力竭的叫道:“放开我,去死……”

    旁边郭海早已惊得面无人色,忙出手去推那汉子的手臂,叫道:“哥们你疯了,快放开她,这是我们老板,不是公主,快放开她……”

    那汉子骂道:“什么特么狗屁老板,老子可不认识,老子谁的帐也不买。妈的贱人,敢特么打老子,老子今天教训教训她,让她知道知道怎么做女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