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一号红人 > 第524下:车内纠结

第524下:车内纠结

 热门推荐: 一号红人首长官运红途官诱仕途红人官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已经半醉,大脑思考速度明显变缓,好半天才想到是凌书瑶压过来了,毕竟车身已经严重右一倾,自己都已经侧倒在车门上了,何况凌书瑶坐在驾驶位,处于相对来说较高的位置,自然也要受惯性影响撞过来。

    凌书瑶压到他身上后才又惊呼出声,此时两腿还在驾驶位前舱,大脑先是一片空白,半响才知道车子已经熄火,不会再有什么危险,这才松了口气,后背却已经冒出一身冷汗,刚才小饮一杯得来的酒意全醒了。

    李睿叫道“我靠,你真开到沟里来啦”说完探手在她头上触了触,问道“你没事吧”凌书瑶晕乎乎的说“我刚才躲辆三马儿,可能就右前轱辘滑到沟里了”李睿手摸到她脸上,也没想着这样做是否过分,仔仔细细的摸了一遍,道“你没受伤吧”凌书瑶惊魂稍定,道“我没事,你呢”李睿道“我除了快被你压死了,也没受伤。”

    凌书瑶知道自己身材瘦削苗条,就算全部压在李睿身上也不会有多沉,何况自己两腿还在座位那边呢,心知他这话是逗弄自己,哼道“那你怎么不死”李睿笑道“你得全压上来才行呢。”凌书瑶抬手打了他一下,想从他身上爬起来,可是车身都是右一倾的,她又怎么爬的起来,着急地说“怎么办啊”李睿道“别问我,我已经被你压死了。”凌书瑶扑哧笑出声来,又拧他一把,道“少没正经,快点想办法。”

    李睿找到她的手抓住,道“别拧我了。”凌书瑶道“你想办法我就不拧你。”李睿就牵着她的手想办法。凌书瑶看透了他的鬼心思,两手一起用力把他手推开去,冷冷的说“我给你脸了啊”李睿厚着脸皮道“我怕你拧我啊。”凌书瑶怒哼一声,道“少废话,赶紧想办法。”李睿说“我这边车门都压地上了,肯定出不去,想出去只能从驾驶位出去。你你先钻出去吧。”凌书瑶道“我人都是歪着的,爬都爬不起来,又怎么钻出去”李睿道“可是你压在我身上,我也爬不起来啊。”

    凌书瑶急得直哼哼,道“那怎么办咱俩这就出不去了车子会不会爆炸啊”李睿吓了一跳,道“你可别吓我,车子不是已经熄火了吗,又怎么会爆炸”凌书瑶连连推他,道“快想办法,快点出去。”李睿道“这样,你自己爬,我这边也推着你,你从驾驶位爬出去。”凌书瑶犹疑地说“这样能行吗”李睿说“不试试怎么知道你一手抓住方向盘借力,我这边推你,试一试吧。”

    凌书瑶哦了一声,回头找到方向盘,左手伸过去抓住,用力扯着想把自己身体带过去。李睿左手推向她身侧,哪知她右手臂很滑很有弹性,手刚推上去就滑了出去,说巧不巧,不偏不倚的滑落在她右峰之上,一路碾压过去,最后停在她左峰上,等于瞬间将她月匈摸了个遍。

    凌书瑶哎哟一声惨叫,好像经受了多大的痛苦一样,左手再也抓不住方向盘,整个人再度摔了下来,再次压在李睿身上。这下摔得更狠,因为她两腿也在用力的时候抬到了半空,所以她整个人彻底从驾驶位摔落出来,全部压在了李睿身上。

    李睿吃了一惊,本想跟她道歉呢,见状问道“你你怎么了”凌书瑶疼得痛苦哀嚎,嘴里不停地倒吸凉气。李睿又问了一句“你怎么了你没事吧”凌书瑶痛苦的叫道“你你”李睿说“我怎么了哦,刚才那下我不是故意的,你手臂太滑,我推你的时候不小心就滑落了,结果就真不是故意的。”凌书瑶有气无力的说“你你差点疼死我”李睿奇道“我差点疼死你什么意思说中国话好吗”凌书瑶无比痛苦的道“你你碰到我胸疼”李睿恍悟,道“哦,我明白了,你乳腺增生,我正好碰到你吃痛的地方了。”凌书瑶嗯了一声,不忘伸手在他肋下狠狠拧了一把。

    李睿也痛呼出声,道“哎哟,别拧我了,我不是故意的。”凌书瑶哼道“你要是故意的,我我就拧死你。”李睿问“疼得厉害吗”凌书瑶道“废话我都要疼晕过去了。”李睿下意识接口道“我给你揉揉”凌书瑶骂道“你去死,不要脸,无耻”李睿嘻嘻讪笑道“呃,对不起,忘记你是女性了。”凌书瑶道“我要疼死了,从来没这么疼过,让你害死了,我我真想踢死你”

    两人僵持了一阵,李睿让她给自己腾出空间,勉强踩着副驾驶门往驾驶位爬去。期间两人自然少不了肢体接触。李睿那双手在她腰间臀侧大腿上全部摸过,只是两人本无暖昧之情,此时又非欢好情场,因此摸上去也没什么感觉。

    终于,在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之后,李睿终于打开驾驶门钻了出去,站到地上一看,好嘛,整辆车的右半边全部在沟里陷着,左半边则在路边高高翘起,如同耍杂技一般,又是惊讶又是好笑,道“你是杂技车手出身吧。”凌书瑶在车里哼道“少废话,赶紧救我出去,我感觉要爆炸了呢。”李睿道“少杞人忧天了,来吧,你怎么出来你在里面转个身,自己爬出来,还是我拽着你腿出来”凌书瑶道“我转不了身啊。”李睿道“那就只能我拽你出来了。”凌书瑶道“嗯,你轻点。”

    李睿上半身探入车里,两手抓住她两条瘦削的小腿,轻轻往外拽了一段距离,等她身子拉过来之后,又去抱她的大腿,同样拖拽一段距离,等她上身靠过来后,就直接用两手卡住她的胸侧左近,把她似拖似抱的从车里面抱了出来,等她落地后,柔声问道“你没事吧月匈还疼吗”凌书瑶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先是被他袭月匈,又被他摸腿抱身的摸了个遍,心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了复杂的心理变化,闻言冷冰冰的说“你还有脸问”

    李睿陪笑道“我不是故意的嘛。你别生气。”凌书瑶道“生气就不疼了吗”李睿道“那你自己揉揉。”凌书瑶道“少废话,赶紧把车子正过来。”李睿叫苦道“你车都开到沟里去了,我又不是大力士,怎么弄出来”凌书瑶听了又有几分不好意思,道“那怎么办”李睿想了想,道“我给陈县长打电话,让他从乡里找帮手过来。”凌书瑶落寞的道“也只能这样了。不过你可不许说是我开进沟里的。”李睿笑着拿出手机,问道“为什么啊”凌书瑶悻悻的道“我怕丢人。”

    李睿给陈县长打去电话,将自己醉驾无意入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陈县长非常紧张,问他与凌书瑶有没有受伤,得知二人安好之后,马上让秘书联系乡政府派人去接应二人。

    挂掉电话,李睿笑道“其实你开车技术挺不错的,虽然开到沟里去了,咱俩却一点事都没有。”凌书瑶骂道“滚,少讽刺我。”李睿笑道“我说真心话呢。”凌书瑶道“下回你要是再敢让我开车,我就先把你踢到沟里去。”李睿哈哈大笑起来。

    乡政府派了一车四人过来帮忙,其中一人驾车在前面拖车,李睿坐在车里把握方向,剩余三个壮汉又推又抬。五人一起忙碌,好半响才将这辆普桑弄到了路面上。

    有人打着手电围着普桑转了一圈,检视有没有损伤,看完后啧啧赞道“还得说是普桑,真皮实啊,一点事都没有。”

    李睿谢过四人后,目送他们驶离,这才与凌书瑶上车,驾车回往小龙王村。

    回到家以后,在灯光下,李睿见凌书瑶一脸痛苦,走路都有些不自然,忙问“还疼得厉害”凌书瑶哼道“要你管”李睿道“我误伤你的,我当然要管了。”凌书瑶撇撇嘴,道“你管也管不了,睡你的觉去吧。”说着拿着脸盆往外走。李睿追上去问道“你干什么去”凌书瑶道“你怎么这么多事我爱干什么干什么,你管得着吗”李睿道“我是看你疼得厉害,你要是干什么体力活,我就帮你干了。”凌书瑶道“我去打水洗脸洗脚。”李睿从她手里抢过脸盆,道“你回西屋炕上等着,我去给你打水。”说完走出了屋子。

    凌书瑶看了他一会儿,欲言又止,最后回到了西屋。

    李睿先给她接了洗脸水,又给她接了一缸子刷牙的水,把这些全部送到西屋里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