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一号红人 > 第479章:毒蝎遍地

第479章:毒蝎遍地

 热门推荐: 一号红人首长官榜提拔官运红途官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到这一幕,他吓得头皮发麻,哪敢继续留在茅房里面,急忙退了出来,心里说,允许你们山区蝎子多,可也不带这样的啊,一个茅房就有这么多,我靠,这要是刚才凌书瑶如厕的时候,这些蝎子全体出动,还不得一下子把她蛰死啊

    刚想到这,忽然听到堂屋那里再次传来了凌书瑶的惨叫声,心头打了个突儿,她不会又被屋里的蝎子蛰了吧。这蝎子既然能在茅房里讨生活,为什么不能在正房里存活呢忙转身往堂屋里跑去。

    推开门的一刹那,眼前现出了一幕他一生也无法忘记的香艳场景凌书瑶单腿着地,另一腿跪在行军床上,上身微微猫腰,下边衣物都褪到了膝盖处,露着白花花的屁股,正在那打着颤,嘴里哀嚎不已,好像正在承受世间最痛苦的折磨。

    李睿虽明知“非礼勿视”的君子之礼,但此时关心凌书瑶的境况超过了心底那股子邪恶,所以也就自动忽视了她那白白的屁股,跑过去扶住她问道“怎么了又怎么了”凌书瑶已经疼得哭出来了,道“疼蛰得慌,我要死了好疼啊,啊啊”李睿心说叫就不疼了吗,问道“又被蛰了还是怎么回事”凌书瑶哭着说“你怎么不去死还咒我被蛰。”李睿陪笑道“我这不问你呢嘛,怎么又叫起来了”凌书瑶抽泣着说“是你带回来的蝎子酒,你你带回来的狗屁药啊,一抹上比蝎子蛰了还疼,疼死我了,我要死了,呜呜”

    李睿道“那我我扶你先趴下你涂上蝎子酒了”凌书瑶道“先扶我趴下,快点,我站不住了。”

    李睿只好先扶着她趴到行军床上,此时发现,那一小瓶蝎子酒已经倒在地上,流了一大半在地上,屋子里满是浓郁的酒气,忙蹲下去把瓶子捡起来,仔细观察,见里面还有小半瓶,这才松了口气,再站起来的时候,目光无意中就又看到凌书瑶那露在外面的屁股,虽不如何肥美,到底勾人眼球,眼睛盯到上面就再也不想挪开,却又必须违心的说“你裤子还没穿上呢。”

    凌书瑶此时才想起,自己在他这个大男人面前光着屁股呢,又是羞愤又是气恼,怒道“你怎么不敲门就闯进来了你要死啊。”李睿解释道“我听到你惨叫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哪还顾得上敲门,直接就闯进来了,还不是为你好看到就看到了呗,不就是屁股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在泳池什么样的屁股看不到”这么说着,还是脱下夹克给她盖在了屁股上。

    凌书瑶羞愤欲绝,咬牙切齿的道“你你”李睿道“别你你的了,怎么样,涂上药酒之后轻了点没”凌书瑶静下心来感觉了一下,道“没有,好像更疼了,这是什么酒啊,蛰得慌,我都快要疼死了。”李睿道“忍一忍吧,这是药酒在发挥药效了。”凌书瑶大口大口喘气,道“我我要回市里,这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再多呆一天我就要死了。”

    听她这么一说,李睿心中满是瞧不起,心说就这你还副处级干部哪,一点小挫折都受不起,工作还没开始做就打退堂鼓了,天底下哪有你这样的领导干部啊你真要是因为这个回了市委,保证被人笑掉大牙。

    凌书瑶见他不吭声,勉强侧过头看他,见他正目光炯炯的盯着自己,道“你你看什么我”李睿不耐烦的道“放心吧,没看你屁股,我都用夹克给你盖上了。你要穿裤子我就先出去。”凌书瑶恨恨地说“你你”

    李睿冷冷的瞧着她,心说你什么你你你的,就你这对屁股,还不如我老婆青曼的屁股丰满圆鼓呢,又有什么好看的就算你白给我看,我都不稀罕,暗道“从此以后,你凌书瑶在我李睿面前再也没有任何秘密可言,看你以后还有什么可嚣张的。”

    他说“你就这么睡吧,我去西屋睡了,有事叫我。”

    村委会这座北房,面积不大,一共两间,堂屋是最大的一间,西边还有一个小间,两人一男一女,正好分开来睡。

    凌书瑶一听不乐意了,道“不行,我去西屋睡,你睡外面,我我害怕。”李睿好笑不已,问道“这里民风淳朴,刚才这瓶蝎子酒就是人家大夫白送的,你还怕什么”凌书瑶哼了一声,道“白送的又怎样又是什么好东西了还不是蛰得我都要死了。”李睿道“那是你先让蝎子蛰了,你就知足吧,不白送要花十五块钱买呢,就这么一小瓶。”

    凌书瑶道“反正我要睡里屋。”李睿不愿意跟她过多纠缠,道“好吧,好吧,那你进去睡吧,我睡外面。”凌书瑶道“可我还没上厕所呢。”李睿道“那你去啊。”说完想起什么,忙道“别去了,我刚才去茅房看过,里面墙缝里全都是大蝎子,数不清,好嘛,白天竟然没发现。”凌书瑶吓得脸色大变,道“那我怎么方便”李睿说“实在不行,就在院子里吧。”凌书瑶悻悻的,也说不出什么来。李睿道“要我扶你起来吗”凌书瑶沉默半响,摇摇头,道“好像不那么疼了,这蝎子酒还挺管用,我试试自己爬起来,你你先出去,我要穿裤子。”

    李睿带上房门走了出去,等了几分钟,门吱呀一声开了,穿好衣服的凌书瑶已经站在门口。

    两人对视一眼,凌书瑶道“我去院子里方便,你你进屋吧。”李睿进屋的时候说“别弄得满地都是,就在垃圾车旁边解吧。”凌书瑶羞恼成怒,叫道“是小便,你瞎说什么哪。”

    李睿回到屋里,等她一瘸一拐的出去后,就把房门关了,将其中一架行军床搬到西屋里面,又特意看了看屋顶与墙壁,确定没有蝎子出没后,回到堂屋,将行军床换了个方向,从行李包里取出一张薄毛毯,也没脱衣服,和衣躺上去,将毯子盖在身上就睡了。行军床上有一个枕头,虽然看上去比较肮脏,却也不管了,下乡扶贫还想过干净日子吗能有个睡觉的地方就不错了。

    过了一会儿,凌书瑶开门回来,见他已经睡了,撇撇嘴,没说什么,进西屋也躺下了。

    两人来到小龙王村的第一天晚上,就在这简陋破败的村委会里面度过了。房是老房,席梦思是破行军床,最可怕的是遍地毒蝎。两人谁都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在这种地方过夜,更是老大不愿意睡在这里,可是任务临头,又有什么办法别说是这种地方了,就算再艰苦再险恶的地方也不能拒绝。唉,只能认命了。

    一宵无话

    第二天早上醒来,李睿只觉脖子与腰特别难受,随便活动下脖子,就能听到颈椎所发出的“咔咔”的轻响,看到表面帆布已经被自己睡出两个坑的行军床,除了苦笑,还能说什么

    他走到院子里上厕所,回到井边洗漱,洗完的时候,凌书瑶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这女人皮肤很好,脸庞平时白净白净的,可是此时,她秀目旁边却出现了两个青黑色的大大眼圈,如同熊猫人一样,既搞笑又可怜。

    李睿看在眼里只想笑,却又不敢笑出来,忍住笑问道“醒啦”凌书瑶嗯了一声,却狠狠瞪他一眼。李睿非常纳闷,不知道自己哪里又说错话了,问道“被蝎子蛰的地方还疼吗”凌书瑶忽然问道“这蝎子酒一天涂几次啊你昨晚也不跟我说清楚,是不是打定主意看我笑话”李睿一拍脑门叫道“哎呀,我倒是忘了问,李大夫也没说,应该应该抹个两三次,或者四五次吧只要疼就抹”凌书瑶瞪他一眼,转身回了西屋,估计是抹药去了。

    两人各自洗漱完毕,李睿带凌书瑶去村小学那边、村里唯一的一个早点摊吃早点。吃饭的时候,凌书瑶只敢半边屁股坐在凳子上,身子摇摇欲坠。李睿看在眼里,除了心里偷笑,也说不出别的什么。

    吃过早饭,正式工作也就开始了。李睿所干的第一件工作,就是开会,召集所有与此次扶贫试点工作有关的领导干部开会,会议成员包括他自己与凌书瑶,寒水县扶贫办分管扶贫项目的副主任,还有项目股股长,乡里一个分管扶贫的副乡长,乡农行、邮政储蓄银行两个所的所长,王铁魁等四五个村干部,最后就是艾国伟他们四个与小龙王村结对的帮扶单位代表。算起来,也有十几号人,算是个中型会议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