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一号红人 > 第396上:婕妤献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睿敏感的问道“你要告我什么”刘丽萍嘿嘿笑道“这是秘密哼哼,你干得那些勾当,别以为我不知道”李睿还真是有点心虚,问道“你知道什么啊”刘丽萍哼了一声,道“家里请了个保姆,你以为我不知道就你那点工资,还敢请保姆哼,这就是你贪污受贿的证据,我就要告你这个。”李睿骂道“你特么神经病吧我请个保姆关你屁事了我给市委书记当秘书,整天忙的要死,根本照顾不了我爸,请个保姆帮着操持家务怎么了一个月不到一千块的费用,我付不起吗”刘丽萍道“你不要跟我解释,等着跟纪检委解释吧。哼,我就不信了,有钱请保姆,就没钱给我。你特么给我等着吧”说完怒气冲冲地往车里走去。

    听她只是抓住了保姆小红的问题,李睿反倒舒坦了不少。小红这件事,干哥李明已经跟自己仔细商议过,做上了障眼法,就算纪委的人来查,也不会查到什么。何况,自己在纪委里有一票朋友,跟纪委书记肖大伟关系也还算不错,就算纪委得到刘丽萍的举报,又怎会查自己哼哼,刘丽萍这种举动好有一比,就是螳臂当车

    李睿目送刘丽萍掉头后驾车离去,心里对她产生了几分忌惮,虽说她对自己只能造成不痛不痒的伤害,但如果一直被她咬住不放,谁知道以后会被她发现什么漏洞呢再者,自己即将跟吕青曼成婚,成婚后她应该会来到青阳跟自己一起住,要是刘丽萍整天出现在她面前,自己也不好解释啊。不行,势必要对这个疯女人采取一些手段了,绝对不能再任她如此胡闹下去。

    “不如,先跟她父亲刘树春谈一谈,让刘树春劝诫她一下”

    脑中刚划过这个念头,楼口那里一个高挑的影子走了过来,不是扔垃圾归来的董婕妤又是谁自从两人上次发生关系,已经有日子不见了,此时再次见到她,心内虽然没有生出汹涌波涛,却也是柔情萌动,想到刘丽萍这件事,忍不住想跟她诉诉苦。

    他迈步走向一单元门口,两人正好在台阶下面相遇。

    李睿低声道“我先回去放包,过会儿找你聊聊。”董婕妤除去跟他亲热的时候,在其它任何时候,对他都是不冷不热,闻言只嗯了一声,再不理他,迈开长腿上楼去了。

    若是给外人瞧见两人的对话情景,一定会以为李睿在苦恋她,她却不给他好脸,哪里能够想到两人距离最亲密的关系只差一层窗户纸

    李睿拎着包往回走的时候,又想起刘丽萍刚才说的那句话“看什么看再看也不是你的”,好笑不已,心说,刘丽萍啊刘丽萍,如果我没跟你离婚,确实,再怎么看婕妤她也不会是我的,也就是我跟你离了婚,这才有幸得到她的垂青。唉,造化弄人,莫此为甚啊。

    回到家里,李睿见父亲李建民正在自己卧室里,往衣柜里收拾衣物,还有一大堆胡乱堆在席梦思上,很不像样,不禁大怒,道“爸,这是刘丽萍翻出来的”李建民叹了口气,道“这都离婚了,怎么还是不能安生过日子啊她一趟趟的过来闹腾什么呀”李睿羞惭不已,也不好说什么,忙放下公文包,帮着收拾起来。

    拾掇完,李睿为了哄李建民高兴,特意提起跟吕青曼在省城看婚纱的事情。李建民听了果然很高兴,道“好,那就争取尽早结婚。我看你们结了婚以后,刘丽萍还来不来家里闹。”

    父子俩闲聊几句,李建民就去物业下棋去了。李睿把自己脱个光,身无寸缕的走进洗手间,痛痛快快的洗了个热水澡。

    洗完澡,他换了身干净衣服,把小裤搓洗了晾在阳台上,带上两部手机,出门往董婕妤家去了。

    门竟然没关,虚掩着,李睿一想就知道,肯定是董婕妤特意给自己留的,想到她的心意,脸上浮现出会心的笑意,推门走进去,又反手把门关了。

    客厅里,董婕妤正盘腿坐在沙发上看v电影,影碟里放的正是美国经典大片金刚。李睿随意扫了眼电视画面,就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沙发上的佳人身上去了。

    可能是天气转凉的缘故,董婕妤不像以前那样穿着睡裙,而是穿了一套粉色的棉质睡衣。睡衣不薄,但还是神奇的在心口左右衬出了两个点。睡裤很短,根本盖不住她那两条气死模特的长腿,小腿倒有三寸左右露在外面,纤细的小腿与她秀气的脚丫便生成了一道最动人的风景线。

    李睿将她身子上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如同守财奴在欣赏自己所拥有的为数不多的宝贝之一,打量完毕,暗暗心动,脸上也浮现出幸福的笑意,快步走过去,坐在了她旁边。

    董婕妤眼睛盯着屏幕画面,脸色平静无波,嘴里问道“她怎么又来了你们余情未了”李睿嗤笑出声,道“我跟谁余情未了也不会跟她,是这么一回事”就把刚才刘丽萍索要钱财的事情说了。

    还没等他说完,电影画面上突然起了转折,那是土著野人突然出现,挨个击杀探险队员的情节,神秘、血腥、凶残、暴力充斥着画面。董婕妤吓得啊一声大叫出来,顺手就抓住了旁边他的手臂。

    李睿闹了个啼笑皆非,道“有那么可怕吗”董婕妤抱着他的胳膊靠坐过来,紧紧依靠着他,似乎这样就有了胆量一般,畏畏缩缩的继续看着电影。

    佳人身子就在身边,软温如玉,一股淡雅的幽香扑鼻而来,一切都让李睿产生了不真实的感受,突地,脑海中闪过今天跟吕青曼卿卿我我的场面,觉得很对不起她,暗里给自己定了一条雷池火线“跟董婕妤这样搂搂抱抱已是最大底线,绝对不能再次跟她亲热,更不能再有什么进展”定了这条死规定之后,自己都觉得自己不会照章执行,心里有些发虚,也有些渴望感受到那股情念后,心底一颤,不敢再想,忙老老实实地陪她看电影,问道“我刚才说的你到底听了没有啊帮我出个主意,怎么才能让她消停下来呢”

    董婕妤如若未闻,只是专心看着电影。李睿也没办法,只能等着,看看时间,决定十点之前回家,免得老爸那时候到家里看不到自己又该担心了。

    又看了一会儿,董婕妤换了坐着的姿势,由盘腿变成了侧向坐着,两只小腿斜斜冲着李睿倚过去,两只秀美的白腻脚丫也趁机塞到了他大腿下面。

    李睿看向她,她愁眉苦脸地说“脚冷,帮我焐焐”李睿笑道“你早说啊。”说着话,把手伸了过去,在她脚踝上抚摩起来。

    也就是刚抚摩了一下,他脑海里又闪过吕青曼的纯真笑靥,心头一跳,就把手缩了回来。董婕妤也没理会,仍在聚精会神的看电影。

    李睿说“这部电影太长了,差不多三个钟头吧,我十点就回去。”董婕妤讶异的看他一眼,道“我没不让你回啊。”李睿陪笑道“我刚才问了你一个问题,求你帮忙,怎么能甩脱我前妻。”董婕妤看着他说“前妻前妻,前妻也是妻,这是甩不开的。就像我前夫一样,不也时不时过来”李睿说“你前夫过来是看望你,是好意,可刘丽萍每次回来都跟我折腾,要不就复婚,要不就给我出幺蛾子,我实在受不了了。”董婕妤幽幽的看着他的黑眼珠,说“这是命,也是债,你受不了也得受。”

    李睿暗里骂了一声靠,道“你什么时候这么信命了”董婕妤说“我本来就信命啊,只不过你一直不知道。”李睿叹了口气,道“别给我神神叨叨的,快告诉我,我怎么对付她”董婕妤转开脸看向屏幕,说“你想对付她还不简单真想让她闭嘴,你最少有一百种手段。”李睿苦笑道“我不要那么多,你告诉我一种就行了。”董婕妤淡淡地说“看你想怀柔还是暴力了。”李睿吓了一跳,道“暴力”

    董婕妤说“她再过来找你胡说道,你直接叫人把她抓到派出所去。她在里面住一天,就会再也不敢找你了。她这种女人就是典型的欺软怕硬类型的,就得这么治她。”李睿犹豫的说“这样不好吧。”董婕妤冷哼道“优柔寡断,成得了什么事我要是你啊”说到这,故意欲言又止。李睿问道“你要是我怎么办”董婕妤说“我要是你,不等她找上门,就找人把她抓起来,先教育两天再说。你就是心太软了,对付恶人要用恶手段。你越软弱她越欺负你。”

    李睿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可真要去做,又狠不下那个心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