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一号红人 > 第390章:好消息

第390章:好消息

 热门推荐: 一号红人首长官运红途官诱仕途红人官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人经历了这么一个小插曲,感情就不经意的爆发出来,达到了一个小高朝。

    吕青曼内心有愧,思忖了一阵子,暗下决心,豁出了脸皮不要,红着脸撒娇道“老公,你刚才不是说继续吗现在还还要不要”

    李睿面对张子豪这个对手的时候,对方的一切条件要么不输于自己,要么远胜于自己,心理压力还是相当大的,自己唯一比对方强的,就是自己获得了青曼的芳心,饶是如此,心里却也不怎么踏实,要知道,女人是善变的动物,尤其对于感情,很多女人都能做到说翻脸就翻脸,说分手就分手,自己远在青阳,而张子豪却近水楼台,若是他开足马力催动水磨功夫,整天死缠着青曼不放,不是有句古话说的好吗,“烈女怕缠郎”,还真是担心她变心,此刻听到她的暗示,心中也是一动,干脆,就趁今天这个好机会,跟她行了夫妻之礼吧。不管如何,做了夫妻就比不做夫妻要亲密一些,感情也更经得起考验。想到这儿,暖昧的说“当然要啦,不要怎么行,让我做你真正的老公吧。”说着将她横身抱起,往卧室里走去。

    吕青曼陶醉在爱情所带来的幸福里面,羞涩的闭上了眸子,等待着最激动的时刻来临。

    倏地,她想起了什么,挥舞四肢叫道“等等,先把我放下来。”李睿笑道“你要跑吗”吕青曼羞道“我是你老婆,跑什么跑你赶我我都不跑。”李睿说“那你下去干什么”吕青曼嗔道“哎呀,你就放下我吧。”李睿就笑着把她放下来。

    吕青曼双脚落地后就把他推开,走回客厅,拿起张子豪送的那束花就往门口走。

    李睿奇怪的问道“你去干吗”吕青曼说“他送的我嫌恶心,扔掉它。”李睿笑着追上前,把她拦住,道“把对他的厌恶藏在心里就行了。至于他送的东西,你就照单全收,不要白不要。这花多香啊,就留在家里吧,清新下空气也好啊。”吕青曼哼道“我不愿意跟他有一丝一毫的瓜葛,必须扔掉你喜欢这花香,下次你给我送啊,呵呵。”这话说得李睿有些惭愧,人家张子豪为了追求她而送花,自己这个准老公却很少想过这种浪漫勾当,难不成,自以为已经得到了就不再珍惜了不对不对,绝对不是,应该是自己骨子里缺乏那种浪漫因子吧。

    吕青曼把花束放到门外,把门关上,自言自语的说“过会儿下去的时候把它扔到垃圾箱去。”说完抬头看向李睿,跟他对视一眼,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又现出莫名的羞红。李睿嘿嘿笑着扑向她,道“这回总算没事儿了吧,快让老公吃你”

    此时,在吕青曼家所在小区门口的路边,停着一辆银灰色的奔驰轿车。

    张子豪坐在驾驶位上,正在打电话“考虑到他身份特殊,对于你的团队来说,调查跟踪难度很大,因此,事成后,我会多给你一倍的报酬。”电话彼端一个男子发愁的说“不只是难度大,还可能有生命危险啊。”张子豪耐着性子冷冷的说“他又不是什么黑社会老大,也不是杀人犯,你们怎么会有生命危险”那男子笑嘻嘻的说“好嘛,按你说的,他是青阳市委书记的秘书,那可比黑社会老大还恐怖啊。万一我们跟踪过程中被他发现了,他指使当地警方把我们打死,我们不就冤枉死了有难度,有难度啊。”

    张子豪怒道“你有没有职业道德你们在跟踪过程中被他发现,算是你们失手,是你们自己的责任,关我什么事我掏钱雇佣你们,只需要结果,其它任何责任我都不承担。”那男子叹道“别激动,别着急,慢慢谈嘛。我这也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谁叫你给的这个人物来头太大呢。”张子豪冷冷的说“康经理,咱们也算是老相识,你玩的这一套我也见过,你跟别人玩也就罢了,跟我张子豪还玩这一套你不就是想多要点钱吗我刚才已经主动给你加了一倍,你还想怎样”

    康经理笑道“不是钱的问题,钱给得再多,也要能赚到啊。你给的这个任务难度委实太高,我们团队很可能需要全体出动,一个团队,四五个人,人人都要吃喝拉撒睡,唉,还算是异地出差,这费用花销多得不敢想象哦。”张子豪哼了一声,道“好吧,我就再加一倍,一共是三倍价钱。可我也要事先把话说明白,你别拿了钱不办事,你要是找不到我想要的东西,嘿嘿”康经理笑道“放心吧,要是找不到那小子在外面鬼混的证据,那我就一分钱不要”

    打完这个电话之后,张子豪侧过头,望向小区门口,嘿嘿冷笑,自言自语的说“李睿,我看你还能嚣张多久。还有青曼,等我把姓李的踩下去以后,你还逃得过我的手掌心吗哼哼,我张子豪看上的女人,又有哪个得不到了”

    与此同时,在团省委大院的家里,宋朝阳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暗想,吕舟行早上就答应见小睿了,可是这都下午两点多了,怎么小睿那里还是没消息传过来是见了还是没见,总该回个话吧

    说起来,宋朝阳被提拔擢用,最开始要源自于省的书记黄新年一个人的提议,因此,把他归到黄新年的人马队伍里面,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既然如此,他就不应该再对吕舟行的意见如此看重。他本来也不像现在这样看重吕舟行的意见的,可是既然灵机一动已经让李睿去试探那位老大的看法了,心里或多或少都会加以关注。因此,李睿过时不回丁点消息,让他很着急。

    不过,他心里也明白,李睿生性谨慎仔细,如果吕舟行给了什么重要指示的话,他肯定一早就回了电话,既然到现在都没回信,那就是吕舟行没给出什么指示,或者给出的指示不太重要。

    在官场,有的时候,没有消息就是一种消息。

    “唉,我还是太沉不住气了,再等等吧。”

    他可是不知道,此时的李睿,正在跟吕青曼卿卿我我,早就把吕舟行做出的重要指示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卧室房门紧闭,窗帘也都拉上了,没有开灯,屋里的光线比较昏暗。不过,这正适合某种私防事的发生。

    两人正在亲密无间的讨论孩子问题,不时亲吻彼此,就在此时,李睿的私人手机响起了震耳的铃声,伴随的还有震动。

    吕青曼轻轻踢了他一下,道“先接电话。”李睿嗯了一声,从兜里拿出手机,坐起身来,一手把住吕青曼那只丝袜玉足抚摩起来,另外一手接听了电话。电话是庄海霞打来的,她在白天打来电话,这本身就透着不平常。

    彼端很快传来庄海霞那悦耳动听的话语声,不过语气有些凝重“黑窑沟煤矿事件有重大变化”李睿听到重大二字,下意识把手从吕青曼脚丫上收回来,说“什么重大变化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你不是在北京吗难道秦大明又跟你说什么了”庄海霞嗔道“你问题可真多,先听我说完好不好”李睿道“好,你说。”庄海霞严肃地说“我刚刚接到一个同门师姐的电话,她愿意把她所知道的关于李强伟的一切告诉咱们,也愿意把李强伟的下落说出来。”

    李睿惊得从出席梦思上站了起来,道“你的同门师姐是谁她怎么知道李强伟的事情”庄海霞说“你忘了吗还是你亲口告诉我的,就是昨晚上告诉我的,你说市安监局有两个干部,反映李强伟包痒了一个大美女,这个美女之前是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因为不满意台里的潜规则而辞职”李睿叫道“安颖你说的是安颖”庄海霞道“对,她虽然从台里出去了,但也能说成是我的师姐,不是吗”

    李睿大喜,道“是是是,她是你师姐,她她怎么联系上你的她都跟你说了什么”庄海霞说“我也不知道她怎么联系到我的,可能是通过她在台里的朋友吧。她是忽然听李强伟提到我、后悔没有把我干掉,她心里很疑惑,就打电话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就把黑窑沟煤矿事件从头到尾跟她说了一遍。她听说隰县已经为此死了两个政府官员,知道李强伟不会有好下场了,所以想要离开他。这个人还是很有正义感的,在离开他之前,愿意把她所知道的一切告诉咱们,还会说出李强伟的藏身之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