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一号红人 > 第384章:老板的难关

第384章:老板的难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孙淑琴说“郭,应该就是姓郭的郭。晓,不是大小的小,就是揭晓的晓。荷,应该是荷花的荷。这是个女人。”

    李睿见她说对了郭晓禾的名字发音,却说错了名字,总算松了口气,看来大错还没铸成,道“我真没听说过。孙老师,你是从哪听到这个名字的宋书记跟你说的那你怎么不去问他呢我是不知道这个人。”说完侧过头,给她看了下自己那无辜的表情。孙淑琴一脸的凄凉之色,落寞地说“我怎么去问他这是他昨晚上做梦的时候说的。我一旦问他,肯定会忍不住发脾气,接着就会吵架,他本来工作就很累很辛苦了,我不想他因为家事烦恼。可可他心里竟然有别的女人,我我又”

    李睿这才算明白她为什么给宋朝阳脸色,原来是这个缘故,心中好笑而又无奈,老板啊老板,你怎么管不住自己的嘴呢,大晚上的好好睡觉不得了,还想着郭晓禾干什么这倒好,当着老婆的面叫出她的名字来了,看你回头怎么解释。

    孙淑琴幽幽地说“其实,他作为男人,又是市委书记,而我又不能陪在他身边,那有时候他他跟别人逢场作戏,我也可以理解。但是,但是他在外边撒野就行了,干吗还要带到家里来呢难道他心里已经有了那个女人”李睿打岔道“你是不是听差了我怀疑他在背诗,不是有句诗写得好嘛,小荷才露尖尖角,正配了郭晓禾后面两个字。”孙淑琴说“我也希望他在背诗,可他不是。我听得真真的,他就是呼唤了这个名字。”说着说着,她眼圈就红了。

    李睿把车停在路边,道“孙老师,你别这样,先别胡思乱想,等我回去观察观察,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没准是你误会宋书记了呢。”孙淑琴点点头,道“嗯,还真有可能是我误会他了。白天有你看着他,我放心;晚上他住在宾馆,也不方便进进出出,更不可能叫女人过去。看来我真是多想了。”李睿说“嗯,你要相信他。”孙淑琴点头道“嗯,我要相信他。”心里却想起自己被万金有剥光衣服捆绑的可耻情景,暗道“我自己都差点被人玷污,还有什么资格要求他呢而且,我以前不也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嘛,为什么碰到这种事还是放不开他那么优秀,根本不是我一个女人可以独占得了的。只要他不过分,不影响到家庭生活,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她在心里劝慰着自己,就没有哭出来,见李睿眼巴巴看着自己,就对他一笑,道“不去学校了,把我放到这吧,我打车回去,你赶紧去青曼家。”李睿惊讶于她的快速转变,问道“那你这两袋子衣服怎么办”孙淑琴笑道“你那么聪明,怎么会不明白,这两袋衣服是我的借口,我要你送我,主要就是问这件事。”李睿心说这女人倒是有些小聪明,道“那好,等我回来的时候,把这些衣服拎回家里。”孙淑琴点点头,道“那我就下车了,你路上开慢点。”

    李睿驾车去吕青曼家里的时候,想到刚才孙淑琴责问自己的事情,也有些发虚,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说梦话的习惯,要是以后跟青曼结婚了,睡在一张席梦思上,也学着宋朝阳的样子叫出了某个女人的名字,估计青曼不会有孙淑琴这么好的脾气会放过自己。想到这,他才想起这事必须要尽快汇报给宋朝阳知道,就放慢车速,给他拨去了电话。

    宋朝阳听说这个情况之后,下意识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仔细回忆昨晚睡觉的过程,自然是记不起这句梦话来。

    李睿又说“孙老师不知道又想到什么,心情忽然恢复了,而且似乎不再追究这件事,现在已经打车回去了,您要做好准备。”宋朝阳说“你帮我想一想,如果她回来问起郭晓禾是谁,我该怎么回答”

    这个问题问出来,李睿就是傻子也知道,宋朝阳是把自己当成了自己人,就急忙开动脑筋,寻找对策,半响说道“老板,否认是不行了,必须承认,但是承认起来要讲究方式方法,您可以玩个曲线救国。譬如,您大可以实话实说,就说郭晓禾是你在高速公路上救起来的女人,只因她长得跟孙老师很像,您对她记忆才深刻一些。”宋朝阳叫道“她跟淑琴哪里长得很像了”李睿忍住笑,道“这只是一个说辞啊,要不然怎么解释您会对她有记忆我觉得以孙老师的态度,她不会追究这件事,更不会去找郭晓禾辨别容貌,您只要给出一个解释的通的借口就行了。当然,您也可以说,郭晓禾跟你某个表妹姨姐长得像,这才记得深刻。”宋朝阳赞道“好,好主意,那我就这样说了。你继续咬定没听过这个名字就对了。”

    快到吕青曼家之前,李睿收到了她的催促电话,告诉她自己马上就到,这才让她稍稍平静下来。

    等车到楼下后,李睿三步并作两步爬上楼去,等门开后,还没看清里面站着的是谁,伸手过去就把那人抱住往怀里搂。

    吕青曼见不到他是想他,可等他真来了,又有些紧张,伸手推开他的手臂,嗔道“讨厌,又忘了又忘了教训了万一家里有人,不就又被人笑话了”李睿还真吓了一跳,进屋后侧耳听了听,笑道“姓高的臭丫头不在家里吧”吕青曼逗他道“你自己找找不就知道了”李睿就傻呼呼的在房子里找了一圈,每个房间都找了一遍。吕青曼跟在他身后看着,要不是忍着笑,早就哈哈的笑了出来。

    等最后一个房间看完后,李睿已经迫不及待了,反身就把吕青曼抱进怀里,不由分说,凑嘴过去就是一顿乱吻。吕青曼使劲推他才躲开他的热吻,哼道“别急,先吃饭。”李睿笑道“还吃什么你就是我最好的早饭,我要吃你吃一辈子。”吕青曼心里很高兴,脸上却不给他好脸,道“必须先吃饭,你不吃饭我还要吃呢。”李睿搂住她的小蛮腰撒娇道“不行,等吃完饭,你这道菜就凉了,我要趁热吃。”吕青曼扑哧笑出声,道“越说越不像话了,我怎么还会凉什么趁热吃,你真把我当菜啦。”

    李睿笑道“反正我要先吃你,吃饭不着急。对了,还有,昨晚上可是说打你屁股的”吕青曼羞红了脸,微微用力推他,道“起开,别没正经。”李睿柔声道“老婆,让我打一顿吧,我会很温柔的。”吕青曼心说,你都用嘴打了,就算不温柔我也不疼啊。李睿见她脸现犹豫之色,就知道她没意见,于是又吻了过去。这一次吕青曼没有推开他,两人互相搂抱,美美的亲起来。

    两人都是洗漱完毕后没有吃任何的餐点,嘴里都充满着牙膏的芳香,捉对厮杀时,凉爽香甜,便另有一番惬意滋味。吕青曼被李睿的时而粗暴时而柔和弄得无法适从,身子慢慢瘫软下去,可她到底是心里有主意的女子,任由李睿轻狂一阵,就用力将他推开,嗔道“昨晚上不来,现在又想欺负人,哪个愿意理你”说完,扭起丰腴的小屁股走向了厨房。

    李睿追上去抱住她,道“老婆,还在生气啊,我这不是来了吗,我今天陪你一天好不好还有,过两天就放十一长假了,到时候我一连陪你三四天,直到你腻烦我了为止。”吕青曼嗔道“哼,那就看你今天怎么表现了。”

    早餐已经做好了,是烤面包片,煎鸡蛋,一人一杯鲜牛奶,虽不丰盛,却很有情调。

    两人对坐在餐桌前,一边吃一边聊,昨晚那点不愉快很快就消失了,暖昧之意开始升温。

    吕青曼说“我问过咱爸了,他这两天不会有时间,要放大假了,很多事情都要处理,忙得他不可开交,所以就没时间见你。”李睿点头道“我理解,那就等十一假期再说吧。”吕青曼道“但是”说着笑出来。李睿笑道“你也学会逗人玩了,说话干嘛不说完,大喘气,逗我很好玩吗”说着,在餐桌下面用两腿夹住她的腿,邪恶的磨蹭起来。吕青曼不理会他下面的骚扰,道“但是他愿意在电话里听听你要汇报的工作。吃完饭我就给他打电话,他有空就跟你谈一谈,没空就等,总之今天肯定会听你汇报的。”

    李睿赞道“你真是我的贤妻呀。”吕青曼哼道“哦,给你帮忙才叫贤妻,不帮忙就不是了”李睿已经吃完,就站起身,到她身后,将她亲密的拥住,在她脸上亲了一口,道“你任何时候都是我的贤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