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一号红人 > 第382章:推拒的理由

第382章:推拒的理由

 热门推荐: 一号红人首长官榜官诱提拔官运红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她用如此浅显的道理解释了一番,李睿有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受,就好像脑袋里开了一扇窗,很多以前想不到的事情现在都能想到了,大为兴奋,喃喃自语道“好,让我沿着你的思路试着推理推理。李强伟与那两位厅级领导的关系应该是比较简单的,就是李强伟为自己的煤矿生意找了两棵大树而已,日后一旦遇到什么风雨,就可以在这两棵大树下面避避风头。在这种关系之下,李强伟肯定少不了给两人送钱。李强伟资助蒋立的女儿去英国留学、又认下她为干女儿就是明证。但是呢,这种关系里面存在的利益瓜葛又是比较淡薄的,因为李强伟不可能送两人太多的真金白银。他敢送两位领导也不敢收。也就是说,他们之间一定还存在另外一种深厚的利益关系,就是因为这一个关系,他们才不得已杀人灭口。”

    庄海霞说“我怎么听着你说的都是废话啊,一句都没说到点子上。我已经想到一种可能,说出来你看看合理不合理。”李睿笑道“央视记者的视角肯定是超凡独特的,我洗耳恭听。”庄海霞笑道“你真洗了耳朵吗你不洗我可不说。”李睿笑道“你别淘气,赶紧说。要是你说得有道理,回头我请你吃饭。”庄海霞嘻嘻笑道“这可是你说的。”李睿说“嗯,我说的,快说吧。”庄海霞说“其实你想得过于复杂了,官员与商人之间,哪有那么多的复杂利益关系说白了其实就是一点,钱权交易。你觉得李强伟不可能给两人送太多的钱,可事实上未必。另外,也不用送太多,一人送个几百万,一旦东窗事发,就足以导致两人入狱了。一方面是自己会入狱,会失去所拥有的一切,另一方面是杀掉几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让你选,你会怎么选”

    李睿叹服不已,道“我最佩服你这一点,总是能轻而易举找到事物的本质所在。跟你相比,我想得确实太复杂了。我这边还在绞尽脑汁的思考李强伟与两人的复杂关系,你那边一句权钱交易,直接点明中心思想,我服了。怪不得你能当上央视记者。”庄海霞呵呵笑着说“想不到你也有服软的时候呢,我还以为你一辈子都要跟我对着干呢。”李睿哈哈笑了两声,叹道“可惜啊,就算咱们想得再好再透彻,也拿那两个领导没办法。如果给我那个权力,那我现在就派人调查他们,绝对一查一个准儿。”

    庄海霞说“喂,整天说黑窑沟煤矿这件事,说得我耳朵里都长茧子了,能说点别的吗说点轻松的。”跟这位大记者聊天,除了眼前这个案子,别的还真是没什么好讲的,李睿就讪笑道“说什么也没什么好说的,还不如让我睡”庄海霞嗔道“你又来了,你怎么那么恶心啊”李睿哈哈笑道“我还没说完,后面还有个字呢,是还不如让我睡觉呢。”庄海霞呵呵笑了两声,道“你十一有什么活动安排呀”

    李睿说“打算跟我女朋友出去旅游呢,呃,暂定目的地就是你们北京城。”庄海霞连吃二惊,道“你女朋友来北京旅游”李睿说“初步打算是这样的,也要看到时候的具体安排吧。”庄海霞说“你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我怎么从来没见过”李睿道“你跟我统共见过几次而且我女朋友在省城,你又怎么可能见过”庄海霞问“你女朋友干吗的呀”李睿说“跟我一样,在官场发展,公务员,不过,她比我级别高。呵呵”庄海霞听他提起女朋友就好像换了个人似的,语气变得温柔多了,还嘿嘿傻乐,忍不住的厌烦,道“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来北京啊”

    李睿说“怎么也得三四号去了。”庄海霞算了算时间,道“来了给我打电话,我请你这个救命恩人吃大餐。”李睿知道吕青曼比较敏感,怎么敢带她去见这位年轻美艳的大小姐,便敷衍道“好,到时候看吧,有时间就叨扰你一顿。”

    接下来庄海霞就没了兴趣,懒洋洋的说了几句话就挂了。

    李睿打完这个电话却想起了宋朝阳刚才在路上交给自己的那个任务,忙又给吕青曼拨去电话。

    吕青曼也还没睡,正靠在席梦思头发呆,见他打来电话,脸上现出笑容,接听后不等他说话就说“你改主意啦”李睿苦笑一声,道“我的乖老婆,你就别胡思乱想了,我今晚肯定过不去。”吕青曼哼道“那你还打电话干什么”李睿说“你帮我联系一下吕叔叔吧,看看他明天什么时候有空,我有点市里的事情想跟他汇报一下。”吕青曼很聪明,道“你在青阳又不负责具体工作,哪有什么事情汇报咱爸肯定是宋书记有事要跟咱爸汇报,不方便出面,让你替他汇报,对不对”

    李睿呵呵笑起来,道“老婆,你这么聪明,我压力很大呀。”吕青曼笑道“你有什么压力”李睿说“我怕你觉得我傻,瞧不起我。”吕青曼笑嘻嘻的说“这女人啊,就是要找个傻老公才好,不然太聪明太优秀了,怎么抓得住”李睿假作愠怒,道“好啊,我不过是自谦一下,你还真把我当成傻小子了。等明天见了面,看我怎么收拾你。”吕青曼吃吃笑道“你要怎么收拾我呀”李睿低声道“我要扒掉你的裤子,狠狠打你的屁股。”吕青曼听得面红耳赤,心里却莫名的兴奋,嗔道“你好狠,你舍得打呀”李睿被她暖昧的语气所感染,戏她说“我又没说用手打”

    吕青曼陶醉于这种男女调闹的乐事之中,无意识的问道“那你用什么打”李睿柔柔的说“我用嘴打。”吕青曼脸蛋更红了,心脏也不争气加速跳动起来,哼道“我不许,你变太啊。”李睿说“不许也得许,明天早上我过去就打你,你先洗干净哦。”吕青曼问道“洗干净哪儿啊”李睿说“哪都要洗干净,我要打遍你的全身。”吕青曼实在受不了了,羞涩地说“不跟你说了,我睡觉了,那你明天什么时候过来”李睿说“点前后吧。”吕青曼道“好,我准备早饭。”李睿说“不用了,你就是我的早饭,我早上要吃你。”吕青曼已经动情,全身热烫,闻言既激动又害臊,道“少没正经,我挂了呀。”说完忙将手机扔到了一旁,好像之前握着的是一个烧红的烙铁。

    此时,她再次用心体会身体的变化,首当其冲就感到身子某处非常的别扭,好像什么东西即将不受控制溢流出来一样,若是不用力憋住,就会流出什么。作为过来人的她,当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哪怕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也是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忙去洗手间又洗了一个澡,换了条干净小裤,在搓洗换下去的那条小裤的时候,忍不住的纳闷,自己也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经历过那种成人必经之事,可是以往,不论事前还是事后,自己也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感受,更没有过今天这样狼狈的表现,而今天晚上,仅仅是跟他通了个电话,说了几句亲热话,就产生了这种反应,难道说,自己随着年纪的增大,已经变得放浪下贱起来了吗曾听人说过,对于女人来说,有个虎狼之年,说是什么“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吸土”,难不成,自己已经到了这个年龄段

    回到席梦思上熄灯躺下后,她心里依然是乱七糟的,也不知道都在想些什么,就是心乱如麻,根本就睡不着,忽的想到,明天早上他来了以后,会不会真的脱掉自己的裤子,用他的嘴巴打自己的屁股幻想到那个情景后,更是睡不着了,愤愤的自言自语“这个家伙真讨厌,明明都来省城了,就是不来陪我,偏偏还要找一大套冠冕堂皇的理由,好像在为我着想似的。他真要为我着想,就应该过来陪我。管别人怎么想怎么说干什么”想到这里,忽又想到,他今晚真要是过来陪自己了,两人是不是就要面对那种事啊

    “哎呀,完了,为什么今晚总是想到那种事啊,我是不是真的变得很放荡了好丢人啊幸亏没人知道,嘻嘻哦,对了,还要给老爸打电话,差点忘了,赶紧打”

    次日早上,李睿起了个大早,洗漱收拾完毕后,就想赶去见吕青曼,可是刚到楼下见到孙淑琴与宋朝阳,还没来得及请假,孙淑琴就抢着说“小睿,过会儿帮我运点东西去学校宿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