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一号红人 > 第1693章:送金镯

第1693章:送金镯

 热门推荐: 一号红人首长官运红途官诱仕途红人官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睿劝道:“大哥,您就别多想了,我刚才也劝过佩兰,以后给您治疗时要把握自身况,不行了就歇会儿,这种事应该不会再发生了。”黄兴华唉声叹气半响,道:“弟俩为我劳心劳力,还说不要报酬,免费治疗,可那又怎么行?兄弟,你说我应该怎么谢谢他们的好?”李睿沉:“弟俩都是热心仗义的人,大哥你要是用钱谢他们,不仅会玷污他们的好心好意,还会被他们拒绝,因此要选择别的方式感谢……”

    黄兴华截口道:“我今天和杜仲闲聊的时候,从他口中得知,他家虽是名医世家、家资也颇丰厚,但医馆却开在郊区,距离市区中心有一段距离,而杜仲的心愿,就是去市中心开一家大型正规的名医馆,将谢家招牌打响,那不如这样,我出资为弟二人在黄州市中心置一块地面,建设一座大型医馆,满足弟俩的心愿。”

    李睿听到这话,心里自然是为谢佩兰弟二人高兴了,却也不无感慨,有钱人就是好办事,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好嘛,直接在黄州市中心地建馆,不说建馆的投资,光是地,怕不就要几千万,全算下来,可能要一个亿,这是一般人能玩的出来的大手笔吗?天底下怕也只有黄兴华这样的大富豪才能这么做吧?心中对这位大哥的德行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不敢说别的地方,至少他在知恩报恩方面,走在了绝大多数人的前列。

    “大哥,您的想法我非常赞同,只是手笔稍微有些大,怕佩兰弟不会接受。”

    黄兴华一心要报恩,想法可以理解,但并未考虑谢氏弟的想法,弟俩很可能不会接受这么大的豪礼。李睿就是预先考虑到了这一点,现在出言提醒大哥。

    黄兴华笑了笑,道:“会接受的,这应该是我送给他们的最后一份礼物了。”李睿听得暗暗心酸,道:“大哥,您千万别这么想,没准这中医疗法能把您的寿命再延续个几年呢。”黄兴华道:“谁的病谁清楚,我怕是撑不到明年春节了。”

    梁根口道:“要我说老爷,咱们还是赶紧去美治疗吧。”

    黄兴华冲他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提,对李睿道:“兄弟,接下来这段时间,我打算就留在青阳了,但我不好一直住在青阳宾馆里头,等我管家赶到以后,我打算让他去城郊买房子,我搬到那里住,以后就在家里接受治疗。佩兰与杜仲也一起搬过去住,给我治疗也方便些。”李睿点头道:“这个打算肯定是好的,宾馆再好,肯定也不如自家住得舒服,何况贵宾楼里人来人往,环境比较嘈杂喧闹,不利于您休息养病。”

    黄兴华道:“好,那回头就让我管家去办这件事,你对市区环境比较,到时可以指点他买房的位置。”说完,从枕边拿过一个黑真皮的皮夹,长度厚薄都和一个女式钱b差不多,递给他,道:“这些钱你先拿去花销,这段时间为我东奔西跑,寻这找那,开支肯定不小,我也就不给你报销了,这些钱你拿去贴补,剩下的当作零花。”

    李睿想都不想便出手推拒,刚要说话,黄兴华已经瞪眼道:“不要?当哥哥的给弟弟点零花钱,弟弟接受是天经地义,你不要就是没把我当大哥。”李睿哭笑不得,道:“关键是我没花什么钱啊。”黄兴华道:“那你也要收着,你不要的话,以后就再也别来看我了。”

    他话都说到这了,李睿也就不好再拒绝,拿过那个黑皮夹,道:“好吧,那我就不气了。”入手只觉皮夹很轻,估计里面夹着的是支票,也没看数目,直接塞到公文b里,抬眼看向黄兴华的时候,却无意间发现,斜对面的梁根正表古怪的盯着自己。

    梁根窥他被他发现,很有几分不自然,忙转开了视线,却不知道已经晚了,李睿已经从他刚才的目光中发现一丝异也说不清是什么意味,但绝对不是恭喜或者关心的味道,相反很有些无。

    李睿心下暗暗震撼,他怎会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一直以来,他不都是自己的好根哥吗,和自己相得一直非常友好亲密,自己也已经把他当成了好大哥,还打算抽时间跟他学两手咏春拳呢,怎么突然变成了这样?心中犹疑不已,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 ='-:r'>r_('r1');<>

    接下来又聊几句,李睿眼看黄兴华神疲乏,而自己还有火车站之约,便提出告辞,走出青阳宾馆后,在边拦下辆出租车,直奔火车站。

    见到陈晨,是在她的车站值班员办公室里,一间面积不大的屋子,但是里面摆满了电子电器设备,靠墙一排全都是带按钮、拨杆与仪表盘的设备;还有几台电脑,屏幕上面跑着各表,看上去很是高端;墙上挂着两大块监控显示屏,每个显示屏上十六个分画面,令人眼花缭乱;桌上放着两个讲台用的麦克风,很有播报员的意。李睿进屋看到这一幕就惊呆了,感觉和自己的生活相比,这里就是另外一个世界。

    陈晨见他进来,郑重叮嘱道:“屋里的设备,一样你也别碰,你手痒痒了可以碰我,但是绝对不能四乱碰,碰到一个我就完了。”李睿听得?的慌,后退两步走到门外,道:“我看咱们还是站门口说话吧。”陈晨把自己椅子推到门后狭小的空地上,伸手指指椅子,道:“你就坐这上面,哪也不许去。”

    李睿苦笑着摇摇头,再次进屋,反手把门关了,一屁股坐在她的椅子上,道:“说说吧美女,因为什么烦心?”陈晨抬脚踩了他皮鞋鞋尖一下,用这个小动作表现出了对他的亲昵之,哼哼唧唧的说道:“还不就是我现在干的这个车站值班员,要学的知识太多了,怎么学都学不完,更恶心的是怎么学都学不会,昨天学了的,今天就忘,这样下去我被撸了职务还是小事,就怕引发事故,那我就要蹲监狱去啦。”

    李睿低头看着她踩过来的那只脚,上面裹了浅的肉丝袜,里面雪白的肌肤纹理若隐若现,脚下踩着双黑的半高跟鞋,纤细的脚腕与瘦美的脚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越发衬得脚丫纤美玲珑,看后心头一,抬头对她笑道:“那干脆就别干这个值班员了,继续当你的站务员,虽然级别不高,但是轻松悠闲,永远不会承担责任,这就比什么都强。”

    陈晨悻悻的撇撇嘴,道:“你说得简单,可我是真有点舍不得,如果这次主动放弃这个职务,以后再想得到可就难了。”李睿笑道:“你知道舍得这个词的真正含义吗?舍得舍得,有舍才能得,你现在主动舍弃这个职务,以后没准有更好的呢。行了,先别发愁了,干点别的。”陈晨愣了下,好奇的看着他,道:“干什么别的?”李睿笑道:“靠近我,站我跟前,闭上眼。”陈晨大为不解,想了想,横他一眼,道:“你是不是想占我便宜啊?不然干嘛让我闭眼?”

    李睿大喇喇的道:“我想占你便宜还用让你闭眼?你睁着眼我也敢对你下手啊。”陈晨俏脸一沉,又在他鞋上踩了一脚,这一脚比较重。李睿道:“别闹,快闭眼吧,然后把右手伸给我。”陈晨越发奇怪了,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啊?”李睿道:“占你便宜啊,这可是你说的。”陈晨扁扁嘴,道:“哼,谅你也没那个胆子,敢在我办公室里欺负我。今天我就闭眼了,看你想干什么。”说着站到他身前,将右手递给他,同时闭上美目。

    李睿左手抓住她素手,将她五指并拢,右手从兜里摸出白天在省城买的那个金手镯,轻柔的给她了上去。

    按紫萱的意,是让他把这只金镯子拿回来送给青曼,不过他可不想自找麻烦,真要是送给青曼的话,一来无法解释买金镯的钱款来,二来,又非什么重要节日,怎么突然送首饰?生敏感的青曼说不定还得怀疑他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这是补偿她来了。与其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将金镯送给眼前的美女呢,也算是略微答谢她这半年多以来的热心相助。

    陈晨感受到手腕上多了个沉甸甸的物事,第一时间睁开眼睛,一眼看去,又惊又喜,将右手拿到眼前,仔细观察腕上的金镯,看了又看,俊美无匹的脸上已经浮现出浓浓的喜,叫道:“真合适哎,好像是为我量身定做的。”李睿笑道:“就怕你不喜欢,你喜欢就好。”陈晨左手抓住金镯抚摩一阵,欢喜不,但很快想到什么,脸上笑容慢慢散去,犹疑不定的看着他,道:“你突然送我金首饰,什么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