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一号红人 > 第154章:当面打脸

第154章:当面打脸

 热门推荐: 一号红人官运红途仕途红人首长官诱官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睿不耐烦地说“你少废话,赶紧说,找我到底干什么”刘丽萍却故意吊他胃口似的,怎么也不说,叹道“为什么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啊”李睿嘿嘿冷笑,道“那要问你自己。”

    刘丽萍又叹口气,道“我这回过来找你,是想求你帮忙。”李睿没好气的说“帮啥忙”刘丽萍说“我有个朋友,他不小心让人给陷害了,听说你给市委书记当秘书,想请你帮个忙,跟公安局里的人打个招呼。”李睿冷笑道“你朋友他怎么知道我给市委书记当秘书的肯定是你说的”刘丽萍扁了扁嘴,道“是我说的,还不是你现在官大,能帮得上忙吗要是用不着你,我跟人家说起你干什么”李睿冷笑道“你就是这种人,用得着谁了,才想得起来;用不着了,就放一边去了。你把人都当玩具了吗”刘丽萍平淡的说“李睿,咱俩都离婚了,你就别说这种话了。我告诉你,这个忙不让你白帮,你要是帮着把他救出来,有你的好处。”

    李睿冷冷的说“我不帮,多少好处都不帮”刘丽萍幽幽地说“李睿,咱俩好歹夫妻一场,你念在咱俩多年的情分上,帮个忙又怎么了都说了,又不让你白帮,你怎么这么死心眼啊你还在恨我吗”李睿冷笑说“恨你别自作多情了,我可没心思恨你。我倒是挺纳闷的,你都被我捉奸在席梦思了,怎么还有脸回过头来理直气壮地求我帮忙”刘丽萍恼羞成怒,道“那还不是你逼的”李睿怒道“我逼的特么的,你出去偷男人是我逼的天底下还有比这更不要脸的说法吗”刘丽萍哼道“反正一个巴掌拍不响,我所做的一切,你都负有责任。”李睿从席梦思上站起来,指着房门,一字一顿的说“刘丽萍,你现在就给我滚”

    刘丽萍说“我不滚,你先答应帮忙再说。人家说了,你只要愿意帮忙,事成后给你二十万。”李睿听后吓了一跳,反而不生她的气了,非常好奇的说“多大的事要二十万摆平”刘丽萍冷冷的说“你就答应帮不帮吧”李睿说“你先说清楚了我才知道帮的了帮不了啊。”刘丽萍想了想,不大情愿的说道“是这么个事。我们公司搞房产开发的时候,拆迁队一个小子把人家拆迁户给打死了。结果这小子被抓起来以后胡说道,说是我们经理指使他干的,可实际上”李睿嘿嘿笑了两声,截口道“算了,你别说了,我都知道了。你不说我还倒忘了,你就是在韩水房地产开发公司上班的。对了,你经理是不是叫严波”刘丽萍奇道“你怎么知道的”李睿冷笑道“我还猜得到,那个严波就是你那个情夫,对不对”刘丽萍吓了好大一跳,吃惊的张大了嘴巴,道“你你”

    李睿忽然有种报仇成功的快意,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心说老话说得对啊,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刘丽萍瞪大眼睛看着他大笑,更是惊疑不定,也说不出话来。

    李睿笑够了后说道“这真是现世报来的快啊,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嗯,不错,真的很不错。”刘丽萍纳罕之极,道“你疯了啊你笑什么啊”李睿收起笑容,道“刘丽萍,我告诉你,这件事我绝对不会帮他。第一,我不能徇私枉法,更不能让孙小宝白死、让他的家人白白受伤;第二,哦,他偷了我老婆了,如今出了事,求我给他帮忙我特么傻逼啊我帮他这个忙我告诉你,你就死了这个心吧。你回去也告诉他,彻底死心,不要心存幻想。”刘丽萍急道“私事是私事,公事是公事,你不要混为一谈。”李睿气得乐出来,打了几个哈哈,骂道“这特么是什么公事了刘丽萍你脑子有病吧”刘丽萍哀求道“你就帮他这个忙吧,算我求你了。你要是好处费上面不满意,他那边说了,还可以再高,三十万,五十万都没问题,只要帮他从中运作运作,把他从里面捞出来,钱就是你的,就这么简单。你得想想,你得花多少年才能赚五十万”

    李睿冷笑摇头,鄙夷的看着这位前妻,心中快意难以言表,暗道“刘丽萍啊刘丽萍,你也有今天啊”

    刘丽萍见他怎么也不答应,痛苦地说“你真要是不帮忙,他进去了,没人罩着我了,我以后也不好混啊,说不定经理都没得当了。”李睿叹道“刘丽萍,你当初选择他的时候,就应该考虑到跟他在一起的风险与下场。很可惜,我帮不了你。”刘丽萍苦着脸叫道“你就当帮帮我好吗”李睿说“你走吧,别再胡搅蛮缠了。你狗屁不懂,我也不跟你一般见识,快走吧。否则的话,我打电话给公安局,问问他们,你帮严波说情这事,算不算触犯刑法”刘丽萍听后吓得脸色大变,再也不敢说什么,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阵,快步走出了房间。

    等她走后,李睿立时给程松华拨去了电话“程哥,你们是怎么看押严波与韩志高等人的”程松华听到这个责问有些发懵,半响回道“就是按照正常程序啊”李睿问“严波目前在哪里看押”程松华说“市看守所啊。”李睿说“看守所看押的嫌疑犯,能够见外人吗”程松华说“不能,除非是律师。”李睿道“那怎么严波还能见女人呢”程松华微微吃惊,道“不可能吧你是怎么知道的”李睿说“程哥,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我建议还是加强对严波与韩志高等人的监管力度吧。这帮人有钱有势,在市区里都是土霸王一样的存在,手里有钱,什么做不到千万不要给他们串供求情的机会。”程松华叹道“可那是市看守所啊,咱区分局的话人家可不听。”李睿皱眉想了想,道“那就尽快让他们认罪伏法。”程松华说“嗯,我们正在讨论研究这一点。韩志高不是派周子明教陈二狗等人翻供嘛,现在他们也都抓进来了,近期应该会有较大进展。”

    程松华嘴里这个“近期”,一直到两天后的周二,案子才终于有了变化。

    起初,韩志高被抓捕归案后,也是死不承认的,什么都不承认,不承认指使周子明教唆陈二狗等人翻供,也不承认给过周子明好处,更不承认韩水房地产开发公司所组织的拆迁队在近几年发展成了涉黑团伙。但他不承认不要紧,办案干警们有的是办法搜罗证据。

    事实也证明,公安机关这种执法机构,不治你是不治你,并不代表人家没能力治你,等人家想要治你的时候,你哪都跑不了。办案干警们先把这些年来与韩水房产公司有关的刑事民事卷宗找出来,甭管判了的还是没判的,都当做直接证据,认定其公司拆迁队是一伙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长期以来在公司总经理韩志高与副经理严波的指使下,在房地产开发建设与拆迁项目中充当了开路先锋的角色,多次打死打伤无辜群众,社会影响极其不好,群众反映极其强烈。这样一来,首当其冲,韩志高豢养控制黑社会团伙的罪过就先有了。只这一条,他就逃不脱法律的审判了。

    接下来,干警们又根据纪检委那里从周子明嘴里掏出来的违法违纪问题进行了梳理,发现韩志高与周子明狼狈为奸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两人的友谊居然长达七年之久。在这七年的友谊发展过程中,周子明或用自身权力、或帮韩志高引荐其它政府职能部门的负责人。这些人受到韩志高的行贿后,为其项目开发大开绿灯,同时他们自己也肥了腰包。

    于是,韩志高第二项罪名也有了,行贿罪。当然,一开始韩志高并不承认曾经行贿,但纪检委从周子明那里找到了不少证据,而韩志高办公室与家里也有部分证据,其中就包括他送给周子明那辆本田雅阁,购买大票与保险单什么的还在他办公室里放着呢。这下他无可抵赖,只能认罪。

    前面两项罪名韩志高抵挡不住,自知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也就不想着去保铁哥们严波了,就承认了曾经指使周子明去教唆陈二狗等人翻供。只那一次,他就给了周子明五万元的好处费。周子明把五万块现金扔到家里,连存都没存,结果被他儿子偷偷拿出去泡妞了。纪检委的办案人员找这五万块的时候,怎么也找不到,后来才知道是被他儿子偷拿了,知道后都说,有其父必有其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