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一号红人 > 第1633章:向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向红摆手道:“你不要去买了,买书还要去书店,也不一定能马上买到,我家里还有几本,都是我姑姑送我的签名书,我送给你好了,当然你也可以拿回去送给黄老。我虽然没见过他,但通过他对我姑姑的谊,也能知道他是一个好人……”

    回苏向红家拿到苏云所著的后,李睿二人谢过苏向红,告辞出来。

    坐进车里,李睿暂时没有开车,权当休息,随手掀开其中一部名叫《风雨来》的谍z,找到简介容看了看,不看不知道,看后心中一惊,这本书的主人公是个女子,应该是苏云以抗z时期的自己作为原型加工描写出来的,主人公名字叫作“向华”,在抗z时期,在华北某军事重镇潜伏,搜集民政府的政治军事报,并与日军间谍、军统特务等两方敌对力展开了殊死的较量。

    对于这部的主线节,李睿半点兴趣都没有,感兴趣的是女主人公的名字,向华!要知道黄老的名字可是黄兴华,而向华这个名字,就可以理解成是“一心向着黄兴华”的简称,如果是这个意的话,说明苏云心里对黄老是一直念念不忘的。不过,在没有任何其它证据佐证的前提下,非要这么理解,明显有些一厢愿,有失公允,也没准,“向华”这个名字的意是“一心向着新中华”呢。

    李睿这么想着,决定看看容,说不定能从节里发现这个名字的真正含义,便翻开书页,一目十行的看起来。苏云的文笔功夫相当了得,用词准简单,没有任何废话,节也如水般自然柔和,令人读着很舒服。李睿不知不觉间就已经翻看了三章,等看到第四章开头的时候,突然间就看到了自己想要找的容,微微一笑,道:“果然如此!”

    第四章的开头描述了这样一个节:随着z火日渐蔓延,女主人公向华将要和上级领前往省城潜伏,执行地下任务,而与她相恋的男友、一位大家族的少爷,也因躲bz火而要随家族前往海外。临别之际,两人不舍相拥,男方请求向华和他一起出b祸,并承诺会对她好一辈子。向华却因为心系民危难而拒绝了他,当然这是表面上的原因,实际上,向华也是出于自尊心的考虑,不想就这样委曲低贱的进入男友家庭之中,免得被对方家人轻贱。

    苏云写出这样的节,其实就是将她和黄兴华曾经的史展现在世人面前,也是将她自己的心事展露给外人瞧看,也充分说明,她还是很喜欢黄兴华的。假如当年黄兴华可以回来找她,她肯定会嫁给他。至于书中女主人公之所以取名为向华,原因也很简单了,她心里始终念着黄兴华,便趁着写作的机会,将这股念化成了一个人名与一段故事。

    沈元珠见李睿看书看得笑出来,还说了句没有上下文的话,很是不解,道:“什么果然如此?”李睿将书递给她看,发动车子,向小区外面驶去,道:“苏云老人是一直想着黄老的,连书中女主人公的名字都取名为向华,还把两人的史展现在世人面前,唉,估计苏云去世之前,心里也很郁闷,为什么黄兴华答应了会回来找她,却始终没有出现呢?”

    沈元珠听得皱起眉头,也没再多问,端起书来凝神。

    傍晚五点多,李睿与沈元珠拖着一身的疲惫赶回了青阳,回到市区后,二人尽管只想找张躺上去,好好休息休息,直直腰,却也没敢有任何耽搁,第一时间赶奔了青阳宾馆,毕竟正事要紧。

    李睿之所以没放沈元珠回去,是有两点考虑,一是让黄老知道沈元珠在寻找苏云前后所做出的贡献;二呢,是担心黄老听到消息后悲哀过度,而有沈元珠这么一个能说会道的女人在旁,还能帮着安w安w老人家。

    赶到青阳宾馆贵宾楼,李睿都走到楼梯口了,却又突然想起什么,停下来不动,皱起眉头发呆。

    沈元珠看后不免奇怪,抬手扯他手臂一把,道:“嗨,怎么了?这当儿发什么呆啊?上楼啊。”李睿摇摇头,道:“我在考虑,要不要这么快把苏云去世的消息告诉黄老。他身体还未康复,骤然接到这种消息,我怕他身心交瘁之下,会有不测之虞啊。”沈元珠倒也不以为然,道:“那就听你的,我是无所谓……你最好早拿主意,要是先不告诉他呢,我马上就走,回家躺上睡一觉,奔b一天真是累死我了。”

    < ='-:r'><r>r_('r1');</r></>

    李睿想了想,叹道:“算了,还是上去吧,早晚也得告诉他,那就第一时间告诉他好了,反正他也已经做好了足够的想准备。过会儿他要是伤心了,咱俩就好好安w他,可以拿苏云那本的节说事儿,让他知道,苏云是一直想着他的,说不定他能稍微安心。”沈元珠幽幽叹了口气,道:“为什么相爱的人总是不能在一起呢?”李睿呵呵笑起来,想不到这位警花也有发出这种感慨的时候,笑问:“你是不是也有喜爱的人啊?”

    沈元珠白他一眼,用眼神告诉他:“你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

    二人上楼来到二零二房门口,还没来得及抬手敲门,门自己开了,郑美莉从里面扭扭哒哒的走了出来。李睿与她撞个当面,二人对视一眼,都有些惊讶。

    郑美莉首先开口:“李长,你怎么来了?”李睿不想将黄老找寻旧日恋人的事到散播,毕竟这事不是很光彩,便道:“我来看望黄老。”郑美莉闻言,表变得非常公式化,道:“李长,黄老正在养病,需要好好休息,你要是没什么事儿的话,尽量少去打扰他休息。”李睿听得老大不高兴,什么时候这贱人有权力阻拦自己看望黄老了?谁给她的权力?不怒反笑,道:“这话是怎么说的?”

    郑美莉道:“这话当然不是我说的,我没权力也没那个胆子跟李长你说这话,这是市长吩咐我的,她要我在黄老养病期间,做好服务工作,同时把好黄老的门户,尽量少让外人去打扰他休息。这是市长的美意,相信李长应该可以理解吧,也应该会配合我的工作吧?”

    李睿还是不气,至少表面上不生气,笑道:“市长的话和心意都没问题,我也很理解并且支持你的工作,不过郑专员啊,市长是不让外人随意打扰黄老休息,但我可不是外人啊,黄老的药都是我帮忙给配齐的,又和黄老是忘年交,是好朋友,我应该有点特权进去看望他吧?”

    郑美莉皮笑肉不笑的道:“按理说,李长你是有点特权的,不过你要是没什么事儿,还是尽量别去打扰黄老休息。我话就说到这了,也不勉强你,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也不让开门户,就站在门口挡着。

    李睿心里那个气啊,心说于和平那个老匹夫想把黄老变成他的“脔”,不许外人和他结交进而拿到政治际,也就算了,我不当回事,可你郑美莉甘为他于和平驱遣的一条母狗,也想趁机在我李睿跟前耀武扬威,我要是再能忍,也就不是我了,笑道:“我自己看着办,那就是既然来了,就一定要进去看望下黄老才踏实。其实我找他也不是没正事,我给他送书来了,他想看书,托我买了几本。”说完,将手里拿着的三本书扬起来给她看了看。

    郑美莉这下无论如何不能拦他了,冷着脸走两步站到走廊里,道:“那李长你进去吧,不过看望时间不要太长,免得影响黄老休息。”

    李睿也没再理她,对沈元珠说了声“进去吧”,当先推门而入。

    郑美莉望着二人走进屋里,浓妆抹的脸上浮现出浓浓的怨毒之。

    卧房里,还是只有黄兴华和他的保镖。黄兴华至今没为李睿正式介绍过那位身体结实的保镖,所以李睿也就一直不知道他的名字,不过这也没什么要紧的,不知道名字照样也能交。

    黄兴华见李睿回来,非常高兴,等又看到他身后一身警装的沈元珠,突然就意识到了什么,叫道:“是不是查到了?”说着话,吩咐保镖:“快扶我起来。”

    李睿与沈元珠对视一眼,二人均想,这老爷子心真是太敏感了,一下就猜到了。

    那保镖将黄兴华小心翼翼的扶坐起来,让他靠坐在头。黄兴华刚刚靠好,便迫不及待地转头看向李睿,问道:“快说,是不是查到了?不然为什么会带警察过来?”

    李睿走过去,随手把书放在边,左手握住他枯瘦的老手,右手轻轻拍打两下,安w他道:“黄老,您先别这么激动好不好?太激动了会影响心,心不好了会加重病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