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一号红人 > 第1599章:他有这么好心?

第1599章:他有这么好心?

 热门推荐: 一号红人首长官诱官运红途官榜提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睿眼看张旖??这副撒娇嗔的模样既美又动人,不由得口干舌燥,真想低头吻上去,却又不想表现得那么急,更不想让伊人小瞧,便硬生生忍住心邪念,松开她腰肢,小声说道:“这次先放过你,下次还敢骂我,我一定会狠狠打你一顿……还是打屁股。”说完对她挤了挤眼,快步出了屋去。

    张旖??羞愤交加的瞪着他离去,直到看不到他了,伸手下去摸了摸被他打过的部位,红着脸嘟囔道:“他还真敢打……”

    李睿先去餐厅吃了晚饭,吃完回到房写作业,打算把作业写完再去紫萱家里。他已经决定,今晚豁出去了,去紫萱家里过,而不再在酒店开好房间叫紫萱过来,这么做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囊中已然羞涩。现在他所有的私房钱都已经花了出去,b括新近从谭阳等朋友手里赢来的那些小钱,如果再没有补充的话,他别说再给类似张子潇这样的红颜知己买首饰,就连眼下在酒店开个房的钱都掏不起了。

    今晚的作业并不算难,李睿静下心来,下笔如有神,短短的十分钟就写了多半,正写得兴起时,门口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李睿下意识以为是杨冬回来了,起身走到屋门,正要开门,却忽然想起培训第一天里那个小敲门的事,便多留了个心眼,隔着屋门问道:“谁啊?”

    门外并未响起杨冬的话语声,而是另外一个李睿也不陌生的男子声音:“是我,李睿你开门!”

    李睿听出是鲁炼钢的声音,暗皱眉头,他怎么突然找过来了?而且又恰逢杨冬不在,难道又部署了什么针对自己的阴谋诡计?没有第一时间开门,谨慎问道:“不知道鲁秘书长有何贵干?”

    鲁炼钢道:“你把门打开再说。”

    李睿见他始终强调开门,心头打了个突儿,轻轻划开猫眼的盖子,凑过一只眼向外看去,却见门外正中站着鲁炼钢,除他之外,视线范围没有其他人,当然,这并不能保证在门户两旁墙边没有人藏着,道:“鲁秘书长,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正写作业呢,开门会中断。”

    鲁炼钢道:“好吧,我是过来给你赔礼道歉的,希望可以跟你和好……”

    李睿瞬间呆住,难道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升起来的吗,要不然怎么会听到如此匪夷所的话语?他鲁炼钢会跑来跟自己当面道歉赔罪?他什么时候有那么好的人品了?自己又什么时候那么讨他喜欢重视了?这根本不可能嘛,靠,这要不是自己听差了,就是他鲁炼钢另有阴谋。

    鲁炼钢见他不言语,心里有些没底,道:“李睿,你先开门吧,开了门再说,你不开门,我在外面说,让别人看到,我会尴尬的。”

    李睿暗里寻,他一直让自己开门,莫非是在暗安排了打手甚至是杀手,只等自己开门后,便一拥而上,将自己兜头暴打甚至是乱砍伤?如果只是打手的话,自己倒不惧,就怕他早已对自己起了杀心,请来的是手,那自己再能打也要玩完,转念想到杨冬不在,越发起疑,想了想,道:“鲁秘书长,你等下,我穿上衣服再给你开门。”

    他说完这话,也不等鲁炼钢回复,转身奔了卧室,在里面给张旖??打去电话,等她接通后问道:“你在房间吗?”张旖??敏感的叫道;“你想干什么?”李睿哭笑不得,道:“大,你什么意,你以为我能对你干什么?你先别说废话好不好,告诉我你在不在房间。”张旖??道:“在啊,怎么了?”李睿道:“你在就好,你马上出房间,看看走廊里我门口除去鲁炼钢外,还有没有别人。”张旖??奇道:“你在搞什么?”李睿道:“先帮我看!”

    张旖??没再说话,过了差不多十秒钟,电话彼端传来门声响动,又过了十秒钟,张旖??的声音响起:“没有别人,就只有鲁炼钢一个。”李睿心下松了口气,刚要挂电话,忽然又想到什么,问道:“他手里没拿家伙吧?”张旖??奇怪的道:“家伙?什么家伙?”李睿失笑道:“就是武器,忘了你是女人,可能听不懂。”张旖??道:“没有武器,他手里好像什么都没拿。”李睿道:“好,谢谢你,先挂了。”张旖??叫道:“哎,你在搞什么啊……”李睿道:“回头再说。”说完也挂了。

    尽管已经确认门外没有任何危险,但李睿还是穿上皮鞋后才走过去开门,预防的就是鲁炼钢或者他安排的人手突然发难,那时若是穿着酒店的一次拖鞋,可就难以跑开了,而换成皮鞋就不会再有这样的困扰。

    < ='-:r'><r>r_('r1');</r></>

    门开后,外面现出很有领气派的鲁炼钢,只是他鼻子上贴着绷带,面皮好多地方都青肿着,看起来很是滑稽。

    他见李睿终于开门出来,嘴角抿了抿,神也放松了不少,笑道:“让你开门可真不容易啊,有必要这么防着我吗?我又没有恶意。”

    李睿暗想,你有没有恶意,除去你自己外,谁也不清楚,道:“鲁秘书长,我是很想与你和平相的,所以你不用向我道歉,以前的事就算是过去了,以后我们和平相就是了。”

    鲁炼钢看向屋,道:“我能进去说吗?”

    李睿毫不留面的拒绝:“进去就不必了吧,该说的不是已经说清楚了吗?”

    鲁炼钢道:“好吧,那我就不进去了,不过还请你和我回房间一趟,我昨晚回家治伤,带了一箱东州特产名酒‘东州醉’过来,打算送给华教授还有交不错的培训学员,说实话,原本是没你的份儿的,不过我回家的时候周市长批评了我一顿,也让我明白了,我做的事多么卑鄙小气,所以我想送你两瓶,就当是赔罪了。”

    要是把李睿换成一个酒鬼,一听有好酒,可能想都不想就答应了,但偏偏李睿对白酒一点兴趣都没有,除去平时公务场合不得不喝之外,绝大多数时间都不想喝,因此听了他这话,只是一笑,道:“鲁秘书长太气了,你的心意我领了,酒就不用送了。”

    鲁炼钢做出一副不满的样子,道:“哎,就是两瓶酒而已,加起来才两百多块钱,又有什么不好收的,你又跟我气什么?走吧,去和我拿酒。怎么着,难道你还要让我亲自给你送过来吗?我年纪长你这么多,级别又比你高,主动过来给你道歉已经很不错啦,还要让我给你送酒吗?呵呵。”

    这话听着很是亲热随和,李睿听到耳中,对他的提防之心很自然就淡了,但也牢牢记住一条:进他房间之前,一定要先确认他房里没有暗伏打手甚至是杀手,免得着了他的道儿,想到这道:“好吧,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鲁炼钢点点头,转身在前带。李睿拿上房卡,又把屋门关上,跟了上去。

    二人来到鲁炼钢房间门口,屋门是开着的,鲁炼钢停也不停往里走去,道:“进来吧,屋里就我一个人。”

    李睿从门口往里望去,见视线范围空空如也,但还是加着小心,走进屋里后,先看了看洗手间,一看洗手间门也是开着的,里面没人,这才往里去,等走到卧室入口再看,卧室里也空空如也,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

    鲁炼钢笑道:“你先稍坐,我去给你拿酒……”说着向外走去。李睿奇道:“酒不在你房间吗?”鲁炼钢点头道:“在,在的,不过怕被人看到,好说不好听,所以藏到了洗手间里,呵呵。”

    李睿听这话也没毛病,也就没多想,举目四下里乱看。

    鲁炼钢进洗手间待了差不多两分钟都没出来,正当李睿觉得不大对劲的时候,洗手间里忽然传来了马桶抽水的动静。

    “他是进去拿酒,怎么会上厕所呢?”

    李睿心头顿生疑窦,举步走向洗手间,可还没走到呢,就见一个黑影从里面跑出来,直冲自己而来,嘴里叫着:“好疼,李睿,快扶我一把!”

    李睿认出那黑影正是鲁炼钢,只不过他刚才进入洗手间的时候还是好好的,现在却是满面血污,心下大为奇怪,问道:“你怎么了?”

    鲁炼钢也不回答,跌跌撞撞向他奔来,两只手也伸向他身前,似乎想要求救于他。李睿下意识出手搀扶他,哪知道鲁炼钢并未任他搀扶,而是用手抓住了他两手。鲁炼钢手上也都是血,这么一抓,自然也就把血迹传到了李睿手上。

    李睿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只觉很不对劲,匆匆甩开他两手,道:“你到底怎么搞的,怎么了这么多血?”

    鲁炼钢凝目看向他手,见他手上已经全是血迹,咧开大嘴,冲他阴阴一笑,一个字也不说,转身就朝门外走廊跑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