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一号红人 > 第1594章:互相示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睿伏下身,在张子潇红的樱唇上深深一吻,道:“宝贝你继续睡,我要回去上课了。 ?”张子潇两只修长的玉臂箍住他的脖颈,满怀期盼的问道:“那你今晚还来陪我吗?”李睿想也不想便道:“来,我一定过来陪你。”说完又吻下去。张子潇跟他亲了个嘴儿,道:“那我晚上做饭给你吃。”李睿捏捏她的小脸,道:“我吃你就够了。”张子潇嘿笑道:“那我今晚洗白白,等你过来吃,你不来我可不答应……”

    赶奔天香际大酒店的上,李睿回想起昨与张子潇见面以后的种种,嘴边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笑容,尽管心知肚明,自己和她正在往错误的道上越走越远,却又已经难以悬崖勒马,似乎只能走下去了,至于走到最后是平坦大道,还是悬崖峭壁,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唉,这个丫头,虽然年纪已经不小,却依旧顽皮,时不时的让自己驮着她做俯卧撑,在这方面,紫萱都比她成……今晚再过来陪她,可绝对不答应做俯卧撑了,好嘛,比搬了一宿砖还累……”

    赶到天香酒店,李睿往电梯厅走的时候,只觉得双酸软,走飘,心下叫苦不迭,只希望经过这一白天后,身体能有所恢复,要不然,今晚做不做俯卧撑的倒是另说,怕是无法应付对男女之事已经食髓知味的张子潇的无度索求。

    他还没吃早餐,因此先奔了餐厅,刚进餐厅,却正好碰上走出来的张旖??,两人撞了个正脸。

    张旖??还是昨天那身酒红连衣短裙的衣装,华美不失低调,大气不失优雅,修长**上的薄薄肉丝袜又给她额外添了三分感,她青丝如墨,肤如雪,娉娉婷婷的走出来,如同一朵会走的玫瑰花也似,分外惹眼。若给不认识她的人看了去,准以为她是省城商界某位高端女英,谁又知道年轻貌美的她其实是省政府办公厅的副主任?

    李睿本以为,张旖??还会像昨天那样,正眼也不看自己一眼,哪知道她很快投了个若关心若无的眼神过来,看她的表,似乎有话要说,心中一动,难道她终于意识到,自己是为她好的吗?

    张旖??到底没有和他说话,看过他一眼后便往外去了,高跟鞋走在上出有节奏的响声,令人听了心里痒痒的。

    李睿回头看了她一眼,心想,你不跟我说话,那我就主动和你说话,看看你听到我的话以后,会是什么反应。

    他进入餐厅,打了饭菜,自己一个坐在一张小桌上吃起来,脑海中浮现出刚才所见的张旖??的模样,心下赞叹不已,她是真美,清丽冷,如果换上古装扮相绝对是嫦娥仙子一级的水准,自己和张子潇那等大美女耳鬓厮磨了大半,按理说已经对美女产生一定的免疫力了,竟然还能体会到她的美,真是不可议。

    他快的吃完早餐,赶到会议中心开始收作业。他今天来的算晚的,收作业的时候,大部分学员都已经赶到了,这些人一边把作业交给他,一边跟他寒暄着打招呼。

    收来收去,收到了张旖??桌旁。

    “下课后去楼梯间。”

    李睿拿到张旖??交上来的作业后,趁没人留意,低声说了这几个字给她听。

    张旖??微微纳罕,抬头看他。李睿给她一个正经严肃的眼神,便转身奔了讲台。张旖??微蹙秀眉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什么。

    第一节课很快结束了,李睿起身向门口走去,走到门口时回头望了张旖??一眼,却见她正望着自己,心下暗笑,没有任何耽搁,快步走向楼梯间。

    这家酒店的楼梯间不像盛景大酒店那样,设计在电梯厅里,而是在电梯厅之外,与会议中心横向一条线的位置上。李睿找到楼梯间便走了进去,等着张旖??的到来,心里也在想她会不会来,结果没过一会儿,就听外面响起了动听的高跟鞋走声。他心头一跳,将门拉开,正迎上面带疑之的张旖??。

    张旖??看到他没说什么,回头望了一眼来时,快步走进楼梯间。李睿将门轻轻关死,转头看向她,道:“我有事跟你说。”张旖??面无表的道:“我也有事跟你说。”李睿大为诧异,道:“你也有事要跟我说?什么事?”张旖??不答反问:“这两天你是不是没住酒店里面?”李睿心头打了个突儿,失声叫道:“你怎么知道?”张旖??冷淡的道:“那你就是果真没住酒店里了。”李睿解释道:“我住朋友家里了,怎么了?”

    < ='-:r'><r>r_('r1');</r></>

    张旖??道:“有人向省政府办公厅投诉你,说你培训期间,不守纪律,任乖张,天天往外面跑,不归宿,浪费政府资源。”李睿又是震惊又是气恼,只气得反而笑了出来,道:“不守纪律?这次培训哪有什么纪律?谁规定培训期间一定要住酒店里头了?省政府办公厅规定了吗?还有,就算我不住酒店,可我房间里还有一位学员呢,我的房间也没有空置,绝对不算浪费啊。某些小人真是太卑鄙了,这种事都要利用来攻讦我。”

    他说到这的时候,也已经明白了,暗里捅子的人一定是鲁炼钢,因为只有他在一直关注自己,而他通过自己室友杨冬也能实时了解到自己的作息况,想到他先是利用小来陷害污蔑自己,又利用自己的作息况上纲上线投诉自己,恨不得能置自己于死地,卑鄙阴险之极,只气得一股火气冲将上来,眼珠都红了,真恨不得马上回到教室,将他揪出来暴打一顿。

    张旖??见他生恼,心平气和的对他道:“省政府办公厅是没给培训学员规定什么纪律,也没说一定要住酒店里头不可,更不会管谁不住酒店里,但有人投诉了你,况就变得不一样了,至少,办公厅要给投诉者一个说法。”李睿嗤笑道:“给他什么说法,是不是要理我?”张旖??摇头道:“办公厅没有权力理任何一位干部。”李睿道:“那怎么办?通报批评我,还是让我向全体学员认错道歉?”

    张旖??还是摇头,道:“都不是,你这算是犯,办公厅会找你谈话劝诫,再以此回复投诉者。现在谈话已经完成了,回头我让人通知投诉者。”李睿吃了一惊,道:“你……这件事上,你代表办公厅出面?”张旖??道:“这次培训,其实是由我组织举办的,整个培训期间生的大事小,也都由我负责。”李睿听到这,懊恼而又欢喜的抬手拍了下脑门,苦笑道:“我早该猜到的,你是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又是未来的省公共危机管理置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又参加了培训,培训当然会由你全面负责了。”

    这下轮到张旖??吃惊了,奇怪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未来的省公共危机管理置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李睿道:“和我同来的某个领打听你的底细时打听出来的,这已经不是秘密了对吧?”张旖??皱眉道:“谁打听我的底细来着?他打听我底细干什么?”

    李睿不打算回答这个无聊且没有意义的问题,心中只是想,如果从今天开始,自己晚上不能在外过了,那又如何去陪张子潇与高紫萱?难道只能陪二女到深,再打车回酒店来睡觉?一念及此,又是头疼又是愤恨,真恨不得想个法儿狠狠的回击鲁炼钢一次。

    张旖??见他不答,也不追问,只道:“你刚才要跟我说什么?”李睿同的看她一眼,道:“我昨晚和朋友去某个女子养生会所,正好碰上于南……”张旖??听得脸微变,美目中射出两道光。李睿续道:“……也见到了大前天傍晚咱俩躲他时,他电话里提到的那个玉茹,以及玉茹的老公温博。”张旖??面瞬变,时而愤怒时而惊惶,时而怨艾时而无奈。李睿道:“在我离开会所时,恰好听到他们的对话,玉茹设了个毒计,教于南……”

    他把昨天晚上听到那个玉茹所说的计,半点不漏的讲了出来。张旖??听他说完,已经气得咬碎银牙,满脸恨,双手小臂无意识的颤抖起来。

    李睿将她反应看在眼底,暗暗怜惜,道:“这几天你要小心,因为于南这就要向你动手了,千万不能相信他的花言巧语,去什么温泉会所,更不要和他一起吃饭,连他递过来的饮料酒水都不能喝。他连这种毒计都听,还有什么不能对你做的?”

    张旖??深吸了一口气,艰难的将心头怒火平息下去,深深看他一眼,却没再说半个字,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李睿之所以向她示警,并非挟恩图报,只是自于心对她的好感,因此见她骤然离去并不觉得难以接受,叹了口气,心道:“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