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一号红人 > 1442命悬一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鸭舌帽男子又骂道:“小丫挺的,就一黄毛丫头,还特么敢跟我老胡玩手段,我老胡玩手段的时候,丫还特么在她妈比里呢。今儿我就让她知道知道爷的手段……”

    这个自称“老胡”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去年年底,大老远从京城赶过来,要从高紫萱手里见识玳瑁宝珠的那位搞文物古董生意的胡一波胡老板。那一次,李睿与高紫萱担心胡一波见宝起意,引发是非,便特意打了颗萤石珠子,鱼目混珠,打算把他糊弄走人。谁知胡一波是文物行儿里的老油条,一眼就看穿了两人的诡计,但他并未当场拆穿,而是事后尾随高紫萱回家,打算是玩暗的,想办法将玳瑁宝珠从高紫萱家里偷出来。可惜高紫萱家所在小区安保级别非常之高,胡一波跟他的保镖三儿,刚在门口一露面,就被保安拦下了,进而被高紫萱发现。

    那之后,高紫萱找警局的朋友,随便找了个借口,把胡一波的保镖三儿抓起来拘留了,也就是变相给了他们主仆一个小小的教训与警告。胡一波见识到高紫萱的势力,深恐自己这条过江龙斗不过她这条地头蛇,便暂时忍气吞声,带着三儿回了北京。

    过去的这小半年时间里,胡一波又多次宴请那位曾经道破高紫萱手中玳瑁宝珠“真面目”的故宫博物院研究员、珠宝鉴定专家,从老头口中套出那颗玳瑁的真容细节与诸多妙处。结果越熟悉越喜爱,越喜爱就越想得到,最终再次引发了觊觎之心,经过深思熟虑,打算再去靖南一趟,这次说什么也要把那颗玳瑁搞到手里。甚至,他在生出这个念头之始,就已经动了杀心--为了抢到那颗宝珠,不惜杀掉高紫萱。毕竟,天下间仅有此一颗玳瑁宝珠,说是价值连城并不为过,很多人为了十几万就能杀人,那为一颗无价宝珠杀人,又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不过,他并非为了报仇而要杀死高紫萱,而是因免除后患而杀人,因为他知道,曾经觊觎高紫萱手里宝珠的人,应该并不会太多,而自己肯定是其中最显眼的那个,毕竟自己之前就曾经做出过不轨的举动并被高紫萱识破,如果只是偷走那颗玳瑁,很可能马上就会被高紫萱报警,警方从高紫萱嘴里了解前情后,也肯定会将自己列为第一怀疑对象,那就不好玩了,所以不如直接干掉高紫萱,再把现场伪装成是入室盗窃杀人,相信警方永远也不会找到自己头上来。

    有道是:这年头儿,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为此,胡一波做出了详尽细致的计划,并组织起一个夺宝团伙,邀请心黑手狠、各怀本事的兄弟朋友入伙。眼下那个司机,就是胡一波的亲信小弟兼私人司机,也是他开的金玉坊文物投资有限公司里一个管事儿,绰号唤作“大龙”,有黑道背景,犯过事儿,进过局子,是个狠角色;那个操作笔记本电脑的瘦削男子,名叫闫洋,是倒腾万能商贸的,所谓万能商贸,就是倒买倒卖一些法律禁止、明面上不许售卖的商品,譬如迷一药、电机棍、黑车、手机监听设备等等,他虽然年纪不大,却跟胡一波有着十来年的过命交情,两人算是铁哥们。

    这个夺宝团伙里去除去大龙与闫洋外,自然还有主事人胡一波自己,另外他的保镖三儿也自然而然的被算到了里面。四个人里,胡一波负责指挥调度;大龙与三儿作为杀手与具体执行者;闫洋负责电子监视与通讯联络。四人各有分工,互相配合,亲密无间,倒也算是个有组织有水平的犯罪团队。

    团伙组织起来以后,胡一波又购买了一些用来作案的用具,随后带队从北京出发,先是直飞上海,在上海落地后,找了家租车公司,租了眼下这辆凯迪拉克,再千里奔袭赶来靖南。之所以兜了这么个大圈子,又搞得这么麻烦,自然是要做好反侦察工作,避免被警方追查到行踪下落。

    三天前,四人赶到靖南,在距离高紫萱家不远的一家酒店里,使用假身份证开房入住。随后,胡一波又找到附近一家房产公司,表明有在高紫萱家所在小区购房的意愿。公司里的中介人员哪里知道他是想借此混入小区,爽快的向他提供了两套房源,并带他进入小区看房。胡一波借此在小区门口保安那里留下了一个购房者、准业主的形象,并凭此获得了之后两天每天进入小区的许可。

    这之后,胡一波用“房子不满意”的借口敷衍走了中介,随后四人便在小区里藏匿,监视找寻高紫萱的存在,很快确定了高紫萱的居处。接下来由闫洋安装监控设备,实现对高紫萱家门口的实时监控,以此掌握她的活动规律,以便寻找最好的机会动手。在这个过程中,胡一波也在积极动脑,看能不能在避免杀掉高紫萱的前提下盗走那颗玳瑁宝珠,毕竟图的是宝贝,不是杀人,能不害人命还是不害人命的好,要不然以后真要是被警方抓到了,就免不了死罪了。但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个好办法,能让高紫萱失去宝珠后不怀疑到自己头上来,为了不留后患,似乎只能杀掉她了。

    今天早上,胡一波已经下定决心,派出保镖三儿去高紫萱家门口,一俟高紫萱离家出门,便控制住她,把她带到家中,威逼她交出玳瑁,等她交出后,便能解决她了。不过胡一波还没敲定,是在她家里杀了她,伪装成入室盗窃杀人的现场,还是把她带到车里,等回上海还车的时候,把她从无锡长江大桥上丢到长江里喂鱼。前者的好处是,灭口及时,不会节外生枝,坏处是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被警方介入;后者的好处是,能够拖延案发时间,坏处却是可能提前暴露夺宝意图,让警方查到端倪。两者各有好处也各有坏处,他一时间很难做出决断,只能是临机再说了。

    最快更新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