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妙书斋 > 一号红人 > 1379制止冲突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 https://www.miaoshuzha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那些村民们打了警察,已经发泄了怒火,又听说现在走不会被报复,而留下来肯定跑不了,自然都知道如何抉择,很快三三两两的离开了,甚至有人还是跑着离开的。很快,场中场外只剩刘二奎的家人、李睿、村支书与村主任、被打的五个警察还有外围的警察。

    李睿至此才算是彻底松了口气,对那村支书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过会儿市北区公安分局的领导肯定会赶过来的,说不定区领导还会赶过来安抚你们,到时候你们实话实说就行了,至于刘老村长的冤屈,也一定会被洗清。希望你们两位干部看好乡亲们,不要让他们再闹事了。”

    他说完这话就要走人,却被那个持枪的警察叫住了。

    那持枪警察刚被同事扶起来,又把一直压在身子下面的手枪插到枪套里,也不顾脸上头上的血迹,脚步蹒跚的走到他身旁,道:“李……李处长是吗?刚才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及时劝阻了乡亲们,我们几个真要被活活打死了。我是东水村所属东河街道派出所的副所长,我姓石,李处长真是太谢谢你了……”

    李睿本来不想理这个家伙的,明明是他故意枪杀了刘二奎,却非说刘二奎抢他的枪来,这样的警察能是好东西吗?副所长?副所长又怎么了?副所长干的要不是人事,比普通的小警察还危害大呢,语气淡淡的道:“石所长你好,你不用跟我客气,我不是为了救你们几个,而是担心冲突闹大了,会给市里带来恶劣影响。不过你既然找到我了,我也就问你一句,你摸着良心回答,刘二奎到底有没有抢你的枪?你是因为什么打死他的?”

    那石所长听了这个问题非常尴尬,低下头擦了把脸上的血,再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却没回答问题,而是问道:“李处长,不知道你是哪个单位的处长?这种事涉及到我们公安机关,内情是不方便对外透露的。”

    李睿道:“我是市委办公厅秘书处的处长。”

    石所长陪笑道:“哦,原来是市委办公厅的处长,呵呵,来头可真不小啊。既然您动问,那我就破例违反纪律一次,告诉您刚才的情况--刘二奎本来是被我们限制在家里头的,不许外出,可谁知道他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堂而皇之的跑了出去,还大摇大摆的走回来……”

    李睿摆手道:“这些情况我就不想知道了,我就想知道刘二奎有没有抢枪。”

    石所长愕然,匪夷所思的看着他,仿佛他问的问题是多么白痴的问题一样,道:“当然!他没抢枪并且想要先枪杀我的话,我怎么会为了保护配枪和自己开枪呢?当时的情况我同事们都看到了,他们可以为我作证,刘二奎就是抢枪了,还说抢了枪就打死我,你们是都看到听到了吧?”说完问左右两边的几个警察。

    那几个警察微微一怔,很快都各自点头道:“是啊,是这样的。”“刘二奎就是抢枪来着,我亲眼瞧见了。”“他好凶呢,还说要把咱们全打死……”

    李睿根本没把他们的证词听在耳中,冷肃质问道:“他抢枪就可以随便打死吗?”

    石所长一脸无辜的道:“当然不能随便打死啊,我没说是要打死他的啊,我只是想打伤他……当时的情况是我们的人身安全受到极度严重威胁了,为了保护配枪与自身,不得不开枪自保。我其实是想先鸣枪示警的,可是刘二奎根本不给我机会啊,眼看枪都到他手里了,我再不开枪他就要对我开枪了,只得抢先扣下扳机,但我只是冲着打伤他非要害部位去的,谁知道他突然把枪往上一拽,枪口就歪了……”

    李睿听到这暗暗自嘲,心说李睿你真是缺心眼啊,这种事他明摆着会推卸责任啊,要不然他就要承担故意杀人的罪名了,你还问他刘二奎有没有抢枪,不是白白耽误时间吗?心里有些隐忧,担心市北区公安分局为了保护这个石所长,而一力坚持刘二奎抢枪的事实,尽管现场有其他的目击者,但公安机关想搞定他们几个人太容易了,这就是个人对抗权力机关的悲哀啊,点头道:“好吧,我其实对这件事没什么兴趣,就是随便问问。我先走了。”也没跟他说再见,转身就走。

    “哎,你什么时候变成处长了?刚才怎么没跟我们说?”

    李睿经过外圈两个警察的时候,其中一个警察笑呵呵的开口问他,正是之前在村外检查他身份证的那个腆胸迭肚的家伙。

    李睿只是对他一笑,并没说什么,走回车旁,坐了上去,发动后原地掉头,往村外驶去。

    出村南行不到三里地,迎面就驶来十几辆警车,一辆辆开着警灯鸣着警笛,浩浩荡荡的疾驶过来,带起一股股的土烟,气场十足,倒也威风。

    李睿知道是市北区公安分局支援的大批警力赶来了,心想,他们带队的领导应该谢谢自己,要不然事件就搞大了,还有可能会有警察受重伤甚至是被活活打死,又想,这些警察赶到东水村以后,说不定马上就会为那个石所长洗白,手段无非是好生安抚刘二奎家人,给出大笔的抚恤金,再找到目击者,一一“做工作”,等到了下午,这个枪杀案说不定就会顺利了结,刘二奎就算不被搞成是过错方,至少也是责任方之一……想到这,心头有些堵塞,酸苦不已,暗问自己,如果真是这种结果的话,自己又能为冤死的刘二奎做点什么?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